新書(shū)快遞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新書(shū)快遞

小北《世界所有山岡的南面》

來(lái)源:湖南作家網(wǎng)   時(shí)間 : 2024-04-03

 

分享到:


111_副本.png


222_副本.png


作者簡(jiǎn)介:

小北,本名羅舜,土家族,湖南桑植人。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湖南省詩(shī)歌學(xué)會(huì )理事,毛澤東文學(xué)院第二十期中青年作家班學(xué)員。2017年開(kāi)始寫(xiě)詩(shī),在《民族文學(xué)》《詩(shī)刊》《星星》《芙蓉》《湘江文藝》《湖南文學(xué)》《詩(shī)潮》《詩(shī)林》《詩(shī)歌月刊》《散文詩(shī)》《江南詩(shī)》《青春》《散文詩(shī)世界》等期刊上發(fā)表有作品。出版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向小北向北》,詩(shī)集《馬桑樹(shù)的故鄉》。曾獲《詩(shī)歌周刊》年度詩(shī)人。


詩(shī)集簡(jiǎn)介:

詩(shī)集《世界所有山岡的南面》為小北2019年至2022年間作品選,作品分【印象斗篷山】【探秘澧水源】【神奇天平山】【序曲】【白果坪】【抵達張家界】【世界所有的山岡】八輯。詩(shī)歌作品風(fēng)格獨特,在語(yǔ)言符號的指代性上具有強烈的地域性,以大湘西為地理標識,詩(shī)人既是行吟者又是棲居者,詩(shī)歌試圖抵達一片心靈與山水的“元”境,“元”是在場(chǎng)性,是通過(guò)抵達,呈現和遇見(jiàn)。


后 記

決定出版一本以山水和鄉愁為主題的詩(shī)集。

山水和鄉愁在一特定的地理區域內,這一區域便是八大公山和白果坪,八大公山的山水,白果坪的山岡。以點(diǎn)帶面,更廣闊一點(diǎn)的是大湘西,在這樣的一個(gè)區域,代表我的詩(shī)歌地理標識,或者叫作地域文化符號,把詩(shī)歌放在這樣一個(gè)區域內,才有歸屬感。

在八大公山的森林里,寫(xiě)八大公山的森林, 在白果坪,寫(xiě)白果坪的山岡,這是我的局限性,也是我的純粹性。我把我的局限性和純粹性給了我的詩(shī)歌,它一如我身處的這片原野,雖時(shí)有火車(chē)穿過(guò),但我叢林里的野獸,我的涓涓小溪,我起伏的山岡,我一生認不完的昆蟲(chóng),我尖葉林上的鋒芒和闊葉林里的遼闊,將是我詩(shī)歌的全部。

為什么寫(xiě)世界所有的山岡,或者說(shuō)更遠的地方,主要基于兩個(gè)方面,一是2019年至2021年,三年時(shí)間且行且吟,詩(shī)歌主要為沿途的自然?!白匀弧睘榇笞匀?,為山水,是寫(xiě)作內容;“自然”為天然,為不嬌柔不做作,是寫(xiě)作風(fēng)格。選取三年來(lái)行吟之作,也是對山水的一個(gè)交代;二是以大湘西這個(gè)面,發(fā)散更遠的線(xiàn),“湘西”是我骨子里的東西,每一條從“湘西”發(fā)散出去的線(xiàn)就是詩(shī)歌奔流和回歸的路,是我路過(guò)的風(fēng)景,也是別人心中的故鄉。這樣:我的山水是別人的遠方,別人的山水亦是我的遠方,我們在彼此的山水里互為鄉愁。

2022年,我沉下心來(lái)寫(xiě)八大公山,世界所有山岡的南面就這樣產(chǎn)生了?!笆澜缢械纳綄辈浑y理解,即:我到過(guò)的山岡,是全部也是部分;“世界所有山岡的南面”難理解一點(diǎn),南面是特定的或特指的,是獨屬于我的那方山水,是心靈的歸宿。詩(shī)歌讓我回歸到最本初的模樣、最本源的風(fēng)貌、最本真的情懷,這是我詩(shī)歌的座右銘。

詩(shī)集自2022年3月份開(kāi)始籌備出版,得到了八大公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領(lǐng)導和同事的大力支持,得到了烏魯木齊博云視覺(ju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大力幫助,得到了廣大詩(shī)歌讀者和朋友的大力關(guān)心,在此深表感謝。我也要感謝八大公山這方山水人文,感謝詩(shī)歌的廣袤和我詩(shī)歌上的偏僻。

我相信,文化是深層次的,文化自信更是發(fā)自?xún)刃牡?,山水作為人?lèi)永恒的鄉愁,寫(xiě)好她,是當代文藝的大事,更是詩(shī)歌責無(wú)旁貸的事情。

詩(shī)集收集修改了近一年,反反復復,拾起,放下,放下拾起,新冠疫情也讓詩(shī)集出版印刷事宜耽擱良久,終能與讀者見(jiàn)面,是為難得。

是為記。

小北2023年1月31日于桑植


專(zhuān)家評語(yǔ)節選:

小北為自己的作品選擇切入點(diǎn),很見(jiàn)匠心。每次他找準的,不僅是事物的開(kāi)口,也是靈魂的開(kāi)口。幾乎每首作品,他都能坐于其中,把自己隱秘的思想解剖給別人看。剖析的是自己的,其實(shí)是大家的。所以,在世間凡人的價(jià)值層面上,讀者很愿意共鳴作者。

思想的黏合度其實(shí)是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比較稀缺的東西。我們之所以能在很大的程度上肯定詩(shī)人的作品,是因為作者如實(shí)地說(shuō)明著(zhù)世界萬(wàn)物,他的誠懇,他的不加修飾,他所秉承的自我價(jià)值,包括自立、自由、自尊。他不是寫(xiě)菩薩“本是草木心,卻抱著(zhù)一團火”,是寫(xiě)他自己。讀者能感受到他懷抱著(zhù)的那團火。他詩(shī)句通暢,是一種曲折里的通暢,所以念起來(lái)有抑揚頓挫之感,很是過(guò)癮。藝術(shù)的曲筆不是要讓人摸不著(zhù)頭腦,甚至猜謎,而是要讓人一看就能直達骨髓。應該說(shuō),在這一點(diǎn)上,小北做到了,做得很干凈。

——黃亞洲(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第六屆副主席、《詩(shī)歌周刊》顧問(wèn))


我注意到,小北在積極將地域(地理)氣質(zhì)代入個(gè)體精神。但小北的詩(shī)已不是傳統意義的“地域寫(xiě)作”,而是通過(guò)擴展個(gè)體背景從而進(jìn)入獨立人格的一種“出走”。這是擺脫扁平化的都市生活、小我體驗、書(shū)齋冥想,解決當代生活每個(gè)寫(xiě)作者都遭遇同質(zhì)化難題的途徑之一。前人借助這種地域氣質(zhì)嫁接個(gè)體情感的嘗試,陳子昂的《登幽州臺歌》、昌耀的《斯人》,已成不朽典范。感謝小北又替我們找回“地域”這塊胎盤(pán),讓我們通過(guò)他粗礪、駁雜、開(kāi)闊的詩(shī),能夠在更大的坐標系中反觀(guān)自身。

——劉川(著(zhù)名詩(shī)人、《詩(shī)潮》雜志主編)


小北的詩(shī)帶有鑿玉的性質(zhì),卻不是精雕細刻,不是刻意追求圓潤飽滿(mǎn),而是保持著(zhù)自然的形態(tài),把玉質(zhì)的堅硬凸顯在文字的使命里。讀其詩(shī),看到的是人間的悲苦,卻不是人間悲苦的呼號,而是帶有韌性的沉默,在沉默里坐著(zhù)一個(gè)內心起伏的人。讀其詩(shī),看到的不是一塊放在精致的柜臺里,在精心布局的燈光下戴著(zhù)標簽的玉器,而是一塊在自然山野中風(fēng)餐露宿的璞玉。這樣的詩(shī)貼近民間生活的真實(shí)狀態(tài),不是在文字里求生活,而是在生活里求文字的熱力。讀這樣的詩(shī)容易感動(dòng),也容易產(chǎn)生貼近民間生活的欲望。

——吳投文(湖南科技大學(xué)人文學(xué)院教授、文學(xué)博士)


我特別喜歡三位湖南詩(shī)人的作品,一位是劉年,一位是李不嫁,一位就是小北。當然,還有一些湖南詩(shī)人的作品,我也喜歡,只是,不像這三位詩(shī)人讓我有“特別”之感。這樣說(shuō),難免會(huì )有湖南詩(shī)人罵我胡說(shuō)八道。安徽,是我的出生之地,讀書(shū)和工作之地,作品能讓我特別喜歡的詩(shī)人,也非常之少(皮旦一個(gè),薄小涼也可算一個(gè),但她實(shí)際上是山東人)。這樣說(shuō),肯定會(huì )被安徽詩(shī)人罵。海南,是我現在的生活之地,也將是我的終老之地,特別喜歡的詩(shī)人也極少極少。這樣說(shuō),已經(jīng)做好了被海南朋友罵的準備。其實(shí),我自己的作品,我也不喜歡,因為比起劉年、不嫁、小北,差得太遠。

當然,與劉年,李不嫁兩位“前輩”相比,小北的作品偶爾還會(huì )露出一點(diǎn)破綻,像高臺跳水,過(guò)程很完美,但入水時(shí)的水花有點(diǎn)大,也就是收的還不夠到位,這可能與他產(chǎn)量較大有關(guān)。在此有個(gè)建議,偶有破綻的作品,可以打磨打磨,一時(shí)打磨不好,先放一放,也未嘗不可。

——韓慶成(《詩(shī)歌周刊》主編、《世界詩(shī)歌》主編)


沒(méi)事就騎摩托往桑植方向走,回永順繞三倍的路程也要往桑植走。陳家河、杉木河、五道水、芭茅溪、人潮溪、刷珠溪、上河溪、上洞街、長(cháng)潭村、橋自彎、苦竹寨、斗篷山、杉木界、天平山、天子山,每一個(gè)地方,都有每個(gè)地方的好。那里山大而高,水彎而清,還保留著(zhù)農耕文明的淳樸,還能聽(tīng)到古老的纏綿的山歌。如同八大公山會(huì )生出多情而婉轉的澧水一樣,那片土地長(cháng)出小北這樣多情、干凈的詩(shī)人,是理所當然的,小北寫(xiě)出這樣多情、靈動(dòng)的詩(shī)歌,也是理所當然的。

——劉年(著(zhù)名詩(shī)人、大學(xué)教師)


在小北不算漫長(cháng)卻急劇進(jìn)步的寫(xiě)作史中,他漸漸具備了用無(wú)聲無(wú)色的文字,顯現出有知的意識,有覺(jué)的靈魂。他也在逐漸擺脫當下年輕人的那些通病——饒舌、輕浮、跋扈。他正在走向舒緩而大氣的一種無(wú)姿態(tài)、有態(tài)度的寫(xiě)作!

——張二棍(著(zhù)名詩(shī)人、地質(zhì)工作者)


小北,這位來(lái)自湘西的詩(shī)人,其文本似乎天生與沈從文有某種聯(lián)系。讀他的詩(shī)如讀沈從文的小說(shuō)與散文。他將湘西風(fēng)物、人文歷史、生存現實(shí)、個(gè)人情感彼此介入和滲透,靈性、靈覺(jué)、悟性都非常之高,潛藏著(zhù)詩(shī)人對詩(shī)歌應該是什么樣子的理解度與對現實(shí)生活所具有的認知、領(lǐng)悟與洞察,當然其中的困惑、抗拒、批判等等都飽含了諸多心酸的滋味。他用詩(shī)歌的語(yǔ)言進(jìn)行徐緩的湘西敘事,寄托一種尋根意識或者鄉愁,對故土的愛(ài)和悲憫則是他理想的詩(shī)歌圖景。

——李不嫁(著(zhù)名詩(shī)人、新聞工作者)


小北的詩(shī)讓我想到他的鄉賢沈從文的《從文自傳》和《湘行散記》,他的詩(shī)里有原始蒼茫的情感,有節制而隱忍的世俗智慧,讀來(lái)撼人心魄。

——飛廉(詩(shī)人、《江南詩(shī)》編輯)


以詩(shī)為媒,認識了小北。溫暖的小北,細膩的小北,憂(yōu)傷的小北,才華橫溢的小北。小北喜歡行走。每一次出走都詩(shī)意噴薄,每一次成詩(shī)又快又好,他的《小北吧》是我經(jīng)常光顧的地方。他去了大西北,去了青藏,去了東北。大多數時(shí)候在他張家界、湘西的山水間跋涉。他喜歡游泳、劃船,喜歡坐在山峰的石頭上看落日、眺望遠方,喜歡躺在大地上把自己放進(jìn)宇宙。所以他的詩(shī)歌有自然山水的清澈,有薄霧般的淡淡憂(yōu)傷,當他如一只螞蟻融入天地的時(shí)候,一種對生命的悲憫油然而生。每每讀他的詩(shī),胸口有一顆棉花般的子彈無(wú)處落定。

小北以前寫(xiě)小說(shuō)。但他天生應該就是詩(shī)人。他一走進(jìn)詩(shī)歌,就如家鄉的一條河流隔空匯入四面八方詩(shī)友們的心靈。他的詩(shī)歌語(yǔ)言輕盈靈動(dòng),極具古典氣息。他常常在不動(dòng)聲色地娓娓道來(lái)中帶來(lái)令人驚訝的詩(shī)筆,將詩(shī)歌厚重的內核瞬間立起。

——王馨梓(詩(shī)人、女子監獄工作者)


小北的詩(shī)有奇異的想象。詞語(yǔ)細膩,繁瑣,精美。筆調帶著(zhù)幽婉哀傷。節奏很慢,很慢。讀下來(lái)就安靜了,就宋詞了,就愛(ài)玲了。我懷疑小北是女扮男裝的宋清小女子,他的詩(shī)歌有迷惑之意,有媚骨。他的詩(shī)歌也有地域特色,很多不知名的地名和人名介入,令描繪出神入化,仿佛天外之客,給人閱讀的陌生化和奇異感。即使表達憤怒,他也是壓抑著(zhù)的,克制著(zhù)的。我想這應該是一個(gè)脾氣很好很好的先生吧。

——薄小涼(詩(shī)人、詩(shī)人)


讀小北的詩(shī),我們能感受到語(yǔ)言與生存體驗激烈的交鋒,他用這個(gè)時(shí)代的語(yǔ)言直面生存現實(shí)和心靈現場(chǎng),因其詩(shī)歌精神內核根植于現實(shí),他的語(yǔ)言在敞開(kāi)個(gè)體生命真實(shí)時(shí)能激發(fā)人強烈的共情。同時(shí),他的詩(shī)歌也具有一定對歷史語(yǔ)境的省察和對現實(shí)世界內心灼熱的觀(guān)察,他在對事物重新作出質(zhì)詢(xún)和命名時(shí)較之一般詩(shī)人有更大的主動(dòng)性,使他的詩(shī)歌擺脫了“美文修辭手藝”或蒙昧式的“口語(yǔ)”,努力完成了詩(shī)性語(yǔ)言對生命的遞進(jìn),而顯得動(dòng)人。

——宗小白(詩(shī)人)


他賦予那些平常甚至粗陋的物體以詩(shī)性,在他眼里,似乎沒(méi)有不堪入詩(shī)的腐朽之物,也沒(méi)有不堪入詩(shī)的庸常之事。他擅長(cháng)從“現實(shí)”這個(gè)龐大的詞庫中挑選檢討現實(shí)的詞語(yǔ),但又不僅僅局限于對現實(shí)事件的描述、查探和批判,他用詩(shī)人獨有的技藝把形而下的體驗帶入幽遠、神秘的境地。

——石棉(詩(shī)人)


小北從2018年5月到中國詩(shī)歌流派網(wǎng),起初發(fā)布兩組詩(shī)就被《詩(shī)歌周刊》“特別推薦”出來(lái),其突出亮點(diǎn)是以家鄉“桑植”文化圖景為契機,在遠古與當下的時(shí)間維度觀(guān)照生靈,并讓人類(lèi)進(jìn)化與文明參與其中,生成奇異的意象系統,似乎很輕易濃縮生命在時(shí)空的存在狀態(tài)。其詩(shī)寫(xiě)對象、手法等亦有諸多變化,獨特感覺(jué)與知性底蘊,顯示出作者獨有的書(shū)寫(xiě)理路。此后,他基于原有風(fēng)格不斷向多方位拓展,從高原、雪山到歷史、遺跡,再到遠近、人文日常,均能另辟蹊徑般感應出詩(shī)意鱗爪。雖然大多屬瞬間感受,但那些令人出乎意料的意象并構與言語(yǔ)推演是其詩(shī)中的個(gè)性所在。

——張無(wú)為(《詩(shī)歌周刊》副主編、赤峰學(xué)院教授)


小北的詩(shī)是那種一看就忘不掉的、從“死角”而來(lái)的詩(shī),充滿(mǎn)逼視讀者的投射力,是極具異稟且真實(shí)真正的好詩(shī),他詩(shī)歌中所有的詞語(yǔ)都有妥當的安置且具有異質(zhì)性,但都是從泥土里拱出來(lái)的,有根,不虛飄,叫人有一種直覺(jué)的感動(dòng)。思維跳躍幅度大,像孫悟空翻筋斗,上一節與下一節完全不同的境遇,在出人意料中又保持著(zhù)整體內部的邏輯,知覺(jué)飽滿(mǎn),在不可能中實(shí)現可能。他的詩(shī)是向自然、人性、生存、生命、現實(shí)投擲的冰與火,更多關(guān)乎心靈的微妙與真實(shí)的情感,特具悲愴感與蒼涼的況味。他的詩(shī)歌所構建起的獨特的視野與新奇形象會(huì )促使詩(shī)界生發(fā)出某種期待,對于那種更為活力、更為新銳、更為新鮮的力量的期待!

——宮白云(中國詩(shī)歌流派網(wǎng)副總編輯)


小北的詩(shī)從身體寫(xiě)起,從野草寫(xiě)起,從牛羊寫(xiě)起,從身邊的男女寫(xiě)起,將人間的煙火絲絲縷縷引入文字,將低低低低的抽泣和咽回去的淚水轉化為大地上一個(gè)個(gè)結結實(shí)實(shí)的日子??傊?,這是一個(gè)普通的生命對更多同樣普通的生命的理解、寬懷、記憶,仿佛無(wú)意之中來(lái)自虛空的那一瞥。但是,對于自我,詩(shī)人卻又有另一種態(tài)度,恍惚中,詩(shī)人總是扭頭向西——西邊是高處,西邊是世界的神性所在:喜馬拉雅、鹽湖、陽(yáng)關(guān)、青海湖、德令哈、牦牛、青稞……雪,那不聲不響無(wú)始無(wú)終的雪呀,早晚會(huì )將小北的所有的詩(shī)句融化!

——向衛國(南方詩(shī)歌研究所所長(cháng))


小北的詩(shī)來(lái)自生活的深處、心靈的深處,是生活之詩(shī)、心靈之詩(shī)。小北俯下身去,勘察大地起伏變化的紋理,聆聽(tīng)世間微細豐富的聲音,在幽暗處見(jiàn)光亮,于無(wú)聲處聽(tīng)驚雷,他(她)的寫(xiě)作富有人文性和命運感。小北的詩(shī)于在場(chǎng)、及物的同時(shí)有神性、超越性,包含了對苦難的悲憫與救贖,總體而言呈現出一種神性觀(guān)照之下的人間性。

——王士強(文學(xué)博士、中國現代文學(xué)館特邀研究員)


小北致力于在詩(shī)歌的象征森林里尋找屬于自己的回聲,他仰首蒼穹、低頭草莽,在星辰、草木、巖石、瀑布和雪花之類(lèi)的自然之物中,找到與人之間境遇的對應。他詩(shī)里的萬(wàn)物有著(zhù)女性的柔軟肉身,與詩(shī)人有著(zhù)欲望的糾葛和情感的交纏。他用語(yǔ)詞安撫這個(gè)混亂蕪雜的世界,用虔敬來(lái)供奉心頭的神明,筑起與世界的對話(huà)關(guān)系,詩(shī)歌成為他啟發(fā)智慧的方式和感受悲憫的通道。同時(shí),一些戲劇性的乖謬場(chǎng)景和荒誕情境,也使他的詩(shī)歌顯得波折和搖曳。

——高亞斌(蘭州交通大學(xué)教授、文學(xué)博士)


小北的詩(shī)充滿(mǎn)對純凈崇高生命原點(diǎn)與精神家園的虔敬持守。他在西部雪原寂靜神圣的山川草甸戈壁湖泊之間問(wèn)尋凡俗人性最終的皈依。他與雪山、鹽湖、沙漠、皓星、叢林、露珠、清溪、犬吠、牧人融為一體,忘卻塵世的涼薄與勞累奔波,溺于碧水青草藍天之中,體驗詩(shī)意深沉,內心滌蕩歸于純凈。小北的詩(shī)也會(huì )趨向現實(shí)人生,詩(shī)中充滿(mǎn)對西部農村留守老幼的同情與慰問(wèn),對終將逝去的家園依依難舍,對未知的新生活惶惑難安。星空倒扣的西部村莊盡管封閉貧窮,但村民對土地充滿(mǎn)依戀感恩,這種安定與姓氏中的血緣親情可以讓游子永遠安心。小北的詩(shī)是藝術(shù)想象的風(fēng)暴,猩月性愛(ài)泛濫,隱喻著(zhù)世俗欲望和獨省的拒絕。落日渾圓萬(wàn)物光輝都是他帶發(fā)修行的袈裟。詩(shī)人面對塵世萬(wàn)物皆能禪定醒悟,歸依天人而一的凈界。這在物化的都市寫(xiě)作中呈現出獨異的詩(shī)意光芒。

——任毅(閩南師范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文學(xué)博士)


小北詩(shī)歌的涉獵面是很廣的,上至山川廣宇下至草木螻蟻,這種開(kāi)闊無(wú)垠的視野沒(méi)有滑向漫汗空泛全賴(lài)一顆詩(shī)心精致剔透的收束和透視。他的詩(shī)歌不在語(yǔ)言上多糾纏,而是自然直白地敘寫(xiě)天地萬(wàn)象人間物事,多著(zhù)力于境界的烘托或意味的修成。他有釣者的野心,四處撒網(wǎng),不貪圖魚(yú)滿(mǎn)倉,見(jiàn)好就收。目之所及,筆之所依,皆是人間情懷。他有浮生自嘲自諷的曠達,更有對生靈微命泥雕面塑般的悲憫。自我與萬(wàn)物的關(guān)系,就是叩擊與回音的關(guān)系。在恰到好處的現代長(cháng)短句的分行節奏里,隱約看出中國古典詩(shī)歌的精魂在現代時(shí)間軸上的驚鴻一瞥甚或綿延賡續。

——黃土層(《旅館》詩(shī)刊主編)


一首詩(shī)歌所產(chǎn)生的沖擊力給予人心的震撼,絕不亞于雷電之于大地的撼動(dòng)。這種表象柔軟實(shí)則鋒利的沖擊,是詩(shī)歌的利器。小北的詩(shī)幾乎每一首都彰顯出這種無(wú)可抵擋的沖擊和震撼,并以這種閃電似的沖擊剖開(kāi)人間的暗疾,引起世人警覺(jué),以此盡力去堅守真善的人性,并以愛(ài)去回饋養育自己的土地。此外,小北的詩(shī)歌中還充滿(mǎn)了大量的鮮活靈動(dòng)的細節,使他的詩(shī)歌具有了更加感人的魅力。

——王法(中國詩(shī)歌流派網(wǎng)副總編輯)


自然萬(wàn)物和人間萬(wàn)象的準確定位連接,所表達出來(lái)的時(shí)代特征及現實(shí)意義,讓詩(shī)歌的現場(chǎng)感更加強烈。個(gè)體的渺小和世界形態(tài)的龐大,兩者的拉近,給人一種身處夾縫之中求生存的迫切愿望。小北的詩(shī),同時(shí)帶有詩(shī)歌語(yǔ)言的獨特表現?!爸讣獾脑慈?,“雪山、吊瓶”,“聲音燃燒后的寂靜”,“供奉香火,用雨水生養孩子”等,能夠讀出很新鮮的氣息,感受詩(shī)歌強勁的脈搏。主題表達方面,重點(diǎn)素材的挑選和關(guān)鍵詞語(yǔ)的柔美,彰顯小北理性寫(xiě)作的重要性,能夠順暢地帶領(lǐng)讀者做一些形而上的思索。

——陳紅為(中國詩(shī)歌流派網(wǎng)編輯委員)


小北是一個(gè)極其細膩的詩(shī)人,他慣于假萬(wàn)物為肉身而孑孑行走于蒼茫人世間,他尊重文字、敬畏雨雪和山峰,通過(guò)豐富理解的緯度,建構自我獨特詩(shī)性的語(yǔ)言系統;他幾乎傾其所有,以拙為巧,以柔寓剛,傾訴和焚燒自己來(lái)揭示事物的神性和折射反抗式的自我存在;他有卑微的存在,卻能仰望星空,以思為本,在形而上的狂歡中解脫肉身,寄托靈魂;他不是一個(gè)天才,卻“吟安一個(gè)字,捻斷數根須”,也終能鍛打出開(kāi)合有度、大匠無(wú)痕的大境界。

——王恩榮(《詩(shī)眼睛》主編)


細細品讀小北的詩(shī),感覺(jué)作者在情與景、敘述與呈現、明朗與含蓄的把握上還是比較成熟的,由生活的真,上升到藝術(shù)的真,由切身的感提升到理性的思,這一切都落實(shí)在具體的細節及鮮活的意象上,不失為一位獨具個(gè)性的優(yōu)秀詩(shī)人。相對而言,我更喜歡作者的一些集隱喻、象征及獨創(chuàng )意象于一體的短小精悍的詩(shī),如《草木人間》《此生寂靜》。

——老家夢(mèng)泉(中國詩(shī)歌流派網(wǎng)編輯委員)


小北的詩(shī)純凈、溫婉,富于想象力,又不乏某些深?的帶有一定鋒芒的思考。純凈是優(yōu)秀詩(shī)人必備的品質(zhì),他們“在冰上行走……最接近藍天”,任詩(shī)情遨游于不受塵俗羈絆的自在之境。詩(shī)人在表達上含蓄蘊藉,溫婉多姿,想象脫俗?!奥吨槭遣菽井a(chǎn)下的卵”“吠聲讓夜色有了裂痕”,給人新奇之感。詩(shī)人顯然不止于此。當詩(shī)藝脫離了思想的根基,它就會(huì )變得虛浮、孱弱,不能與此在構成深層次的對話(huà)、交響與碰撞。在詩(shī)人的一些詩(shī)中,我看到了閃耀于暗夜深處的思想鋒芒,它切入心靈,以疼痛的方式喚醒我們對這個(gè)時(shí)代的警覺(jué)與敏銳。

——冷銅聲(中國詩(shī)歌流派網(wǎng)群組副主編)


青年詩(shī)人小北2018年春節一個(gè)人坐火車(chē)去西藏又于2019年去青海的行吟詩(shī)章,化為人生,心靈和詞語(yǔ)的替代物也即表達物,出此一行,詩(shī)人的靈魂得到了洗禮,襟懷,神道,存在之思在語(yǔ)言中呈現。此即高格?!澳隳軓娜紵募S堆里看見(jiàn)你自己/你就見(jiàn)到了佛”(《高原上》),世界就是一團關(guān)系。而《把吊瓶舉過(guò)頭頂,它一定要高過(guò)一座雪山》,表達的則是信仰高于知識或經(jīng)驗即詩(shī),此首似乎即為詩(shī)人的全部作品定調,提供一條解讀線(xiàn)索。

——方文竹(中國人民大學(xué)哲學(xué)碩士,詩(shī)人,評論家)


在流派,在原創(chuàng ),小北是被推薦周刊較多的詩(shī)人,盡管他算不上高產(chǎn),也不算太活躍,但我更愿意說(shuō)他是“一座行走的大山”——包容,寬廣,穩健。他看日出日落,他過(guò)城鎮,宿村莊,一草一木都是詩(shī)。俯瞰大地,仰頭望天,山川是他詩(shī)里的脊骨,河流是他詩(shī)里的血液。詩(shī)人寫(xiě)詩(shī)必須有所作為,對于塵世不僅僅是經(jīng)過(guò),他在場(chǎng),他見(jiàn)證,他揭示,他承擔,然后他抵達,完成了一個(gè)詩(shī)人的使命。每一首詩(shī),看似不羈,散漫,卻是章法天成,他恣意的語(yǔ)言語(yǔ)境,多變的風(fēng)格,使他在眾多詩(shī)人中凸顯而出。

——忘了也好(《詩(shī)歌周刊》“原創(chuàng )詩(shī)歌”執行編輯)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