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shū)快遞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新書(shū)快遞

梁書(shū)正《我把深情寫(xiě)在云端》

來(lái)源:湖南作家網(wǎng)   時(shí)間 : 2024-03-11

 

分享到:


111_conew1.png


作者簡(jiǎn)介:

梁書(shū)正,湖南湘西人,苗族。中國作協(xié)會(huì )員,湖南省作協(xié)會(huì )員,湘西州作協(xié)副主席。作品見(jiàn)《詩(shī)刊》《人民文學(xué)》《民族文學(xué)》《十月》等刊物。獲紫金人民文學(xué)之星詩(shī)歌獎,紅高粱詩(shī)歌獎,沈從文文學(xué)獎等。入選湖南省文藝人才“三百工程”。參加全國少數民族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會(huì )議,《人民文學(xué)》“新浪潮”詩(shī)會(huì ),湖南省第七屆青創(chuàng )會(huì ),曾就讀于魯迅文學(xué)院,毛澤東文學(xué)院,上海大學(xué)創(chuàng )意寫(xiě)作中心。出版詩(shī)集《遍地繁花》《群山祈禱》《唯有悲傷無(wú)人認領(lǐng)》等五部。參加《詩(shī)刊》社第38屆青春詩(shī)會(huì )。

內容簡(jiǎn)介:

《我把深情寫(xiě)在云端》是作者回鄉之后的潛沉之作,語(yǔ)言精致簡(jiǎn)短,純粹空靈;情感飽滿(mǎn)真摯,親切溫暖。在不斷回歸內心觀(guān)望生活的同時(shí),敞開(kāi)胸懷關(guān)照外在,抒寫(xiě)世間萬(wàn)物。深入挖掘拓展生命內在的隱秘聯(lián)系和心靈疆域,對生命、人類(lèi)、自然的宏大主題有深刻的思考和表達,呈現出一種穩重、寬闊而柔和的中年氣象,飽含一個(gè)逐漸走向成熟的中年人對人生、生命和大地等永恒人類(lèi)共性的深入透視。

自序:

在詩(shī)開(kāi)始的地方

每一次開(kāi)車(chē)穿過(guò)那片崇山峻嶺的時(shí)候,我都會(huì )不由 自主地停了下來(lái),看看遠處的天空,天空下的群山、田 野和村莊,就這么靜靜地看一會(huì )兒,然后再上車(chē),繼續風(fēng)馳電掣地奔走。有時(shí)候晚歸,我也一如既往地停下來(lái)。 那星火般的燈盞,點(diǎn)綴在山巒之中,寧靜而明亮,一種 丟失多年的慰藉會(huì )在此刻涌遍全身。

準確地說(shuō),我已經(jīng)離開(kāi)故鄉很多年了,雖然這些年 回到了我的湘西,但基本住在縣城,很少回到故鄉。有 時(shí)候執著(zhù)地驅車(chē)回去,我也只是在屋前屋后轉一轉,菜 園里看一看,或者搬一把凳子,在院子里坐一會(huì )兒,然 后就離開(kāi)了。

我坐在午后陽(yáng)光照耀的院落,望著(zhù)遠處的群山,草 木枯黃,層層疊疊,漫往天邊。近處的田野,苞谷稈成 片地靠在土坎上,稻草成堆,有蜻蜓或麻雀成群地飛翔。 偶爾有一兩個(gè)鄉親在田野里忙碌,像和土地進(jìn)行某種秘密的交流。

關(guān)于這片土地,我承認,這么多年我都沒(méi)有完全深刻地理解。父親的一把鋤頭,在五年前埋掉阿婆之后,他就交給了我。自那以后,我用來(lái)種菜、種花,開(kāi)辟水源,許多泥土被我翻開(kāi),許多種子被我種下??匆?jiàn)花開(kāi),看見(jiàn)果落,站在泥土之上,有時(shí)候我忍不住眼眶發(fā)熱。據我所知,這一把鋤頭,曾經(jīng)埋掉多個(gè)鄉親,也是這一把鋤頭,為村里挖出了多口水井,還是這一把鋤頭,年年耕耘,為村莊播種那些養命的糧食。

泥土,是最好的磨刀石。鋤頭,只有經(jīng)常挖土,才更加锃亮。小時(shí)候,老人們鋤地歸來(lái),把鋤頭放在水塘里,鋤頭根處,會(huì )傳來(lái)“咕咚咕咚”的聲音,這是鋤頭在喝水呢。我相信萬(wàn)物有命,大概是從這些知曉的。這讓我學(xué)會(huì )了用平等和熱愛(ài)的眼光看待一切。它們和我有什么區別呢?萬(wàn)物有情,我們是彼此的輝映。

如此,那些鳥(niǎo)雀、蟲(chóng)蟻、花朵、樹(shù)木,甚至泥巴、石頭,我看到了它們的眼睛、耳朵和嘴巴。它們在看,在傾聽(tīng),在說(shuō)話(huà)。這是構成我沉默的緣由,我接受它們的教誨。

在故鄉,我一直試著(zhù)努力去閱讀和理解土地上的一切。時(shí)間久了,我就慢慢地看到了自己的命途。那和一片葉子上的脈絡(luò )有多大區別?一個(gè)人應該真正地在自然中,真正和萬(wàn)物在一起,讓草木說(shuō)話(huà),讓石頭開(kāi)口。

你看見(jiàn)流水中的光陰,你看見(jiàn)石頭中的碑文,你看見(jiàn)鳥(niǎo)巢中的幼鳥(niǎo),有哪一樣不值得你用盡全力去愛(ài)?那些泥塑的人兒,為什么是孩童手中的玩偶,是巫師們的道具?為什么老人們會(huì )說(shuō):人啊,都是泥巴做成的!

不愿意輕易去提筆,因為萬(wàn)事萬(wàn)物始終是那么沉重而深沉,因為始終還有無(wú)數的事物是我還看不到的。作為一個(gè)不聰明的學(xué)生,我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一點(diǎn)一點(diǎn)慢慢悟。不要快餐式的東西,不要大聲喧嘩的東西。因為,那違背了本心,違背了自然對我的教誨。

去掉個(gè)體式的泛抒情,滿(mǎn)眼裝著(zhù)對人世間的關(guān)照。

去掉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吶喊,安靜地傾聽(tīng)和擁抱。

坐在山巒之上,看山河壯麗。那所謂的開(kāi)闊,不是擁抱宇宙,而是對萬(wàn)物根源的抵達,是深埋于心的無(wú)邊恩澤。我知道,我只是叢林中的一棵樹(shù),山坡上的一根草。我知道,自然之上,任何一種事物開(kāi)口說(shuō)出的話(huà),都比我說(shuō)的話(huà)更有智慧、更樸素、更哲學(xué)。我一直在學(xué)

習,并將永遠學(xué)習。

我學(xué)習用清水洗米,把煮熟的飯,放上高高的神龕;我學(xué)習用灶灰捂住出血的傷口……當你看見(jiàn),那么多潔白的炊煙從青瓦上裊裊升起,那么多的星辰密集地照耀,那是怎樣的一種壯麗!那里,也許就有你的家園、你的菩提。

很多時(shí)候,我常常做著(zhù)一個(gè)夢(mèng)。夢(mèng)里面是盛夏,群山之下的村莊,熱烈的陽(yáng)光,青青的秧苗,無(wú)數的蟬鳴。我被一種莫名的力量感動(dòng)著(zhù)、牽絆著(zhù)。這些年,我去過(guò)很多地方,看過(guò)大江大河,走過(guò)雪山草原。但我始終懷念夢(mèng)里的這個(gè)場(chǎng)景,“它們構成我性格中最溫柔的部分”, 也讓我更加深?lèi)?ài)和虔誠。

出故鄉的時(shí)候,阿婆送我到村口;回故鄉的時(shí)候,阿婆已成一堆矮矮的黃土。時(shí)間改變了很多很多東西。有些事物離我們遠去了,有些事物又迎面而來(lái)。我應該接納,像父親遞給我那把鋤頭一樣,我接過(guò)它,認同它的使命,接納它的賜予。

我再流淚的時(shí)候,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平靜,是心如燈明燭照。

我看到了一切,那一切給我寬慰和澄明。

每一年,我還會(huì )去播種,養花,收割,把那些黃燦燦的玉米掛滿(mǎn)屋檐,那些紅燦燦的辣椒掛滿(mǎn)窗口,還有 那些豐收的糧倉,堆滿(mǎn)稻谷。那些花朵,一直會(huì )戴在兒女們的頭頂,奔跑在鄉間,穿過(guò)時(shí)光的迷霧,他們會(huì )看見(jiàn)一個(gè)白發(fā)蒼蒼、面容慈祥的老父親。

我深深地知道,我所知曉的遠遠不夠,相對于大地的博大,它深埋的東西還很多很多。你會(huì )相信嗎?笛子是月亮的骨頭,琴弦是流水的經(jīng)脈。村莊的一個(gè)小山塘,也許就是一個(gè)人無(wú)邊無(wú)際的苦海。

我愿意如一片枯葉一般,在風(fēng)中打坐,用心傾聽(tīng)。這也許就是詩(shī)的開(kāi)始。

清晨的雞啼,和靜夜里嬰兒的啼哭,這是詩(shī)的開(kāi)始。

春筍的拔節,和果實(shí)的長(cháng)成,這是詩(shī)的開(kāi)始。

不需要太多事例。我慶幸,在這天地之間,我在努力尋找我的源頭,并且,嚴肅而莊重地對待這一切。我深深地相信,大地之上,自然之間,一定會(huì )讓我們擁有一顆真正的赤子之心。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