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shū)快遞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新書(shū)快遞

簡(jiǎn)媛《人生緩緩》

來(lái)源:湖南作家網(wǎng)   時(shí)間 : 2024-02-29

 

分享到:


111_conew1.jpg


作者簡(jiǎn)介:

簡(jiǎn)媛,湖南新邵人,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魯迅文學(xué)院第四十屆高研班學(xué)員,現任天心區作協(xié)主席,長(cháng)沙市作協(xié)副主席。自2005年開(kāi)始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已在大型文學(xué)刊物上發(fā)表中短篇小說(shuō)50余萬(wàn)字,有作品被《小說(shuō)選刊》等刊物選載。出版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空巢婚姻》《棘花》、小說(shuō)集《去南方》、散文集《人生緩緩》。入選湖南省文藝人才扶持“三百工程”文藝家。曾獲長(cháng)沙市首屆文藝新人獎、第二屆成都商報讀者口碑榜“中國文藝年度十大新力量”、長(cháng)沙市“五個(gè)一工程”獎、梁斌小說(shuō)獎一等獎等獎項。2024年1月被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授予“‘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shí)踐優(yōu)秀作家”稱(chēng)號?,F居長(cháng)沙。


內容簡(jiǎn)介:

散文集《人生緩緩》是作家簡(jiǎn)緩寫(xiě)給每個(gè)匆匆趕路的人的一部靜心之書(shū)。全書(shū)分為五輯,分別是:心有所念,哪里都是故鄉;歡喜日常,人生難得享清歡;到山中去,覓安靜的力量;且偷閑,安頓好疲倦的靈魂;人生緩緩,時(shí)間自有答案。全書(shū)收錄了《鼠曲粑粑》《妙高峰里享清歡》《靜而不寂》《那一眼的光影》《如果萬(wàn)物不多情》等60篇散文。作家簡(jiǎn)媛用自己的行走告訴我們:其實(shí)生活不是趕路,而是享受路。感到疲倦時(shí),不妨向溫暖的地方流動(dòng)。緊繃的土壤長(cháng)不出耀眼的花,抬頭看的滿(mǎn)天繁星才是生命的能量。慢慢來(lái),時(shí)間雖然從來(lái)不語(yǔ),卻能給我們出乎意料的驚喜。簡(jiǎn)媛的文字自然靈動(dòng),情感濃烈,結構巧妙,可作為初高中生的寫(xiě)作范本,幫助其提升寫(xiě)作能力和文學(xué)的素養,同時(shí)也是一部其成長(cháng)路上的心靈之書(shū)。


《人生緩緩》目錄

輯一

心有所念,哪里都是故鄉

002 銀不等于白

005 小橘貓

009 黑天鵝

011 你好,陌生人

015 曾有一念

019 母親的事業(yè)

023 漫長(cháng)的告別

035 故鄉依舊

038 裱些字畫(huà)帶回老家

042 美食的懷念

046 鼠曲粑粑

049 雪花丸子

053 天下米粉始湖南?

輯二

歡喜日常,人生難得享清歡

062 與書(shū)有約

065 他日臨江待

069 新 舊

073 你好!

076 陪伴者

079 靈山居

084 舀瓢井水慰凡心

088 從六堆子到賜閑湖

093 從城南書(shū)院到南軒書(shū)院

098 妙高峰里享清歡

102 都正街光陰

105 白果園遐思

109 樟樹(shù)花

111 欒 樹(shù)

115 麥苗堆綠菜花黃

輯三

到山中去,覓安靜的力量

126 靜而不寂

129 山歌水調中的神性

133 鞋墊上繡相思

135 人間事

139 飛潭瀑布

143 遠在綏寧的守候

148 鑲嵌在心中的瑤池

151 在藍山漫游的時(shí)光

155 大圍山上五月紅

158 紫鵲界,雨中看日出

161 桂陽(yáng),掛在湘南的星星

輯四

且偷閑,安頓好疲憊的靈魂

170 那一眼的光影

173 從大理客棧出來(lái)

177 美麗的哈尼梯田

180 此心安處是吾鄉

184 且偷閑,不妨身在鎮遠

188 小渠流水人家

191 石 屋

194 石 楠

197 遇見(jiàn)木棉

200 又見(jiàn)丁香

204 墻上的光

輯五

人生緩緩,時(shí)間自有答案

218 古韻安義

223 如果萬(wàn)物不多情

227 闖入者

231 車(chē)緩慢前行

235 底 色

238 獨立、挺拔的土堆

241 銀河之下

244 站在莫高窟16 號洞里流淚

247 美是有厚度的

257 自然之事


222_conew1.jpg

精彩書(shū)摘

靜而不寂

不喜歡寂,覺(jué)得孤獨冷清,還裹挾著(zhù)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兒時(shí)趕集時(shí)慌亂中脫離了母親的手,披著(zhù)滿(mǎn)身的恐懼與對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條終究無(wú)法掙脫的入網(wǎng)之魚(yú),無(wú)力地掙扎在密集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懸在空中,試圖抓住那只布滿(mǎn)厚繭卻依舊溫暖的手,我已經(jīng)發(fā)出了近乎絕望的哭號,一只手——剛觸碰便知那是母親的手——適時(shí)出現,拯救了我。

行走在王村(芙蓉鎮)縱橫交錯的青石小巷,兩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獨有韻味的赭黑。整齊擺放的各式手工藝品,沒(méi)有一絲焦慮,就這樣安靜地待在屬于它們的領(lǐng)地;沒(méi)有吆喝聲,那般冷清,似有“養在深閨無(wú)人識”的孤寂。

可就在那不經(jīng)意的一瞥中,沿河而筑的青石臺階上,一赤腳男子輕挽褲腿,提著(zhù)從河邊打來(lái)的水拾級而上,與他擦肩而過(guò)的七旬老人,邁著(zhù)微漾的步子,哼著(zhù)水調,輕松而下。石級上面是小巷,小巷深處,一幢年代久遠的二層木樓上,一身藍布衣裳的老奶站在木欄上擦拭雕花木窗上的灰塵,滿(mǎn)頭銀絲在日光下發(fā)出珍珠般的光澤,一支古樸的銀簪將它們一絲不茍地挽在腦后。

小街既靜又幽,老人像撫觸相伴她經(jīng)風(fēng)歷雨的親人,眼里那縷被歲月侵蝕卻依然清澈的神色,讓我心底一暖。行走日曬的疲倦,便消融在她若遠若近似有似無(wú)的凝視中。

古鎮的瀑布就像一個(gè)昔日頑童,揚起碎玉般的水珠撫觸我的臉頰,伴著(zhù)絲絲涼意,時(shí)光帶我穿越到20世紀70年代。我看見(jiàn)一個(gè)女人,一個(gè)每天清早起來(lái),默默地打掃芙蓉鎮青石板街的女人。她不光是在掃街,還是在辨認,辨認著(zhù)青石板上的腳印,她男人的腳印……此刻,路上沒(méi)有一個(gè)行人,四處異常安靜,可她的內心卻不時(shí)響起一陣奔跑聲,那是她心愛(ài)的男人回家的腳步聲。是的,胡玉音的故事已經(jīng)刻入人們的心中,如同刻在小巷青石板路上凹陷的車(chē)轍。

行走在王村,我經(jīng)過(guò)了土司王行宮、分茅嶺銅柱、風(fēng)雨橋;看見(jiàn)了掛滿(mǎn)南瓜的懸梁、沿崖而建的吊腳樓、背背簍的婦人、位處行宮一側似銀帶懸簾的瀑布,輕煙縹緲、漁舟蕩漾的酉水河;聽(tīng)到了風(fēng)雨橋上老人蒼老的擊鼓唱曲聲、女孩們山泉般的歌聲和嬌羞的笑聲、已經(jīng)久遠依然回蕩的木匠們雕窗鑿木的聲響、瀑布著(zhù)地時(shí)發(fā)出的奔騰聲,以及馬蹄叩響青石的“得得”聲。

“巖中響自答,溪里言彌靜?!蔽衣?tīng)到了許多不曾聽(tīng)到的聲音,類(lèi)似于昨夜行走在天門(mén)山下、澧水河畔。白日淹沒(méi)在人嚷車(chē)喧里,此刻卻將它的歡樂(lè )——獨處的歡樂(lè )——呈現在我的腳下,如同那黑夜星空般純粹。

夜真的深了,抬頭便可以看見(jiàn)天門(mén)山上閃耀的星火,好似狐仙在守候她的劉海哥。腳邊有蛐蛐的夜鳴聲,青蛙的唱曲從禾田深處傳來(lái),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動(dòng)物發(fā)出的細碎聲響,而我聽(tīng)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在城市,耳邊時(shí)常充斥聲響,我卻常有內心“孤寂”的恐慌。而此時(shí)的我是充盈的,在遠離喧囂的世界里聽(tīng)到各種聲響,卻又安然于處處聲響里的靜謐。

行于此,行于王村,我有著(zhù)同樣的感受。

是的,城市的喧囂如同一層浮在人心的塵埃,洗卻便好了,而這里正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屬于我的浣洗之處。


小橘貓

像是從天上來(lái)的,它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其實(shí)它提醒了我們。它在踏進(jìn)我家窗臺時(shí),已經(jīng)用它一貫的“喵喵”聲打過(guò)招呼,可我們正沉浸在一場(chǎng)討論當中。我隱約聽(tīng)到了,可也以為只是幻覺(jué)。

可,一切不是幻覺(jué)。一只貓,悄無(wú)聲息地出現在我們面前。第一個(gè)發(fā)出驚呼的是我女兒,她一見(jiàn),心生歡喜,立馬央求我收留它。

見(jiàn)它,我并不陌生。年初,母親來(lái)我家時(shí),它就來(lái)過(guò)。樓上的窗戶(hù)恰巧打開(kāi)了,它應該是從那里來(lái)的。我那時(shí)見(jiàn)它,也像女兒那樣頓生憐愛(ài)??赡赣H說(shuō),這不像野貓,不能收留。像它來(lái)時(shí)那樣,它走時(shí)也很自然。那次的相遇,如風(fēng)過(guò),它從哪里來(lái)又從哪里走了,沒(méi)有我的隔窗駐留,也沒(méi)有它的躊躇不前。

“媽媽?zhuān)粝滤?!”女兒又在央求我,“這么晚了,一定是它的主人不要它了?!?/p>

先生說(shuō):“這是當下討喜的小橘貓,看它毛發(fā)光潔,身形圓潤,渾身干干凈凈的,不像是棄貓?!?/p>

再見(jiàn),相比初遇,多了重逢的喜悅。它是否也有同樣的心思呢?它像個(gè)知根知底的老朋友,在我家樓上樓下、桌前門(mén)后、床下窗上,爬來(lái)爬去,無(wú)一絲畏懼。

“媽媽?zhuān)赡苁丘I了?!迸畠哼@樣說(shuō)時(shí),它正試圖攀爬上我家的餐桌。

“它能吃什么呢?”我犯難了。

“還是百度一下吧?!迸畠毫ⅠR問(wèn)了度娘?;卮鹗强梢猿责z頭和粥。

“這晚上十一點(diǎn)多了,家里哪有現成的粥和饅頭???再問(wèn)問(wèn),能喝牛奶、吃面包嗎?”

女兒是何等喜歡它呀!她竟然用了我喜歡的咖啡托盤(pán)給它盛奶。我阻攔。女兒說(shuō):“那盤(pán)你幾乎沒(méi)用過(guò),擺在那只是一種心理安慰罷了,今天讓它體現真正的價(jià)值,何樂(lè )而不為呢?”

面包和牛奶擺在那。我們都變成了貓,“喵喵”地叫喚它,聲音含有討好央求之意??伤駛€(gè)頑童,滿(mǎn)屋子轉來(lái)轉去。我們跟著(zhù)它,滿(mǎn)屋子轉來(lái)轉去。之前正在討論什么,我們忘記了,一切也不重要了,沉浸在此刻與它的不期而遇中。

“媽媽?zhuān)芎灭B的,也不亂拉屎;睡覺(jué),只要給它一個(gè)柜子就行了?!迸畠阂荒樒惹?,說(shuō)得我心神向往,恨不能立即將它攬入懷中,占為己有。

“可是,它留下了,它的主人會(huì )著(zhù)急呀?”我說(shuō)得畏縮,這般沒(méi)有力氣的說(shuō)辭,似乎是在說(shuō)服自己,留下它吧。

“先讓它吃點(diǎn)東西吧?!毕壬幌虼植?,此刻的細膩讓我感動(dòng)。

它喝了幾口牛奶,用嘴唇碰了碰面包,并不動(dòng)它。似乎,它更喜歡玩耍,尤其當我們追它時(shí),它更是興奮,叫聲也比剛進(jìn)來(lái)時(shí)響亮,仿佛這片天地原本就屬于它。

“抱抱它吧?!蔽覒Z恿女兒。

“媽媽?zhuān)魅艘欢ê芟矚g抱它?!迸畠嚎粗?zhù)我說(shuō),“它的爪子是剪過(guò)的?!?/p>

女兒這樣說(shuō)時(shí),仿佛說(shuō)破了一種心思,不舍與無(wú)奈都格外明顯。

“讓它走吧?!毕壬I(lǐng)它上了樓。

窗外是萬(wàn)家燈火,我不知它從哪扇窗里來(lái),可它來(lái)到了我們家,與我二度相遇,成了此刻的小慶幸。它并不懂得那扇打開(kāi)的窗是為了驅趕它離去,也并不知曉片刻后,這扇窗就會(huì )緊緊地關(guān)上。

把它送到窗口,它三度出去,又三度進(jìn)來(lái)。窗關(guān)了,又開(kāi)了,我們站在那,舍與不舍,像把鈍口的鋼鋸,在我們日趨麻木的神經(jīng)上拉扯出此刻的溫柔與感動(dòng)。

女兒分明不舍,我又何嘗不是。感動(dòng)不知源自何處,是那聲不經(jīng)意的叫喚,是它偶然的出現,或是這無(wú)所求的相遇。這一切都是淺淺的緣分,可它在我心底,存在了,我會(huì )在某個(gè)深夜,回想起這聲叫喚,想象著(zhù)它突然從窗口躍入。人世間,人來(lái)人往,南來(lái)北去,許多人和事,并不能長(cháng)久擁有,可美好,在一個(gè)眼神或一個(gè)短暫的擁抱中停駐成為永恒。

小橘貓,感謝你來(lái),慶幸與你相遇。

我們站在窗邊,站了好久;它站在窗外,也站了好外,叫聲似能撕裂人心。

最后,它長(cháng)“喵”一聲,順著(zhù)瓦槽消失在黑夜。

“媽媽?zhuān)阑丶覇??”女兒倚?zhù)我這樣說(shuō)時(shí),我看向窗外,耳邊是那最想聽(tīng)到的“喵喵”聲。它來(lái)了嗎?我左右顧盼。

窗外只有夜色沉浸的黑瓦,它走了??晌抑?,我家樓上那扇窗,不會(huì )再緊閉,會(huì )有一只貓的距離。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