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shū)快遞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新書(shū)快遞

龍駿峰《拾光里的湘西》

來(lái)源:湖南作家網(wǎng)   時(shí)間 : 2024-01-31

 

分享到:

111_conew1.png

近日,湘西青年作家龍駿峰新作《拾光里的湘西》散文集由團結出版社出版,由吉首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湖南省民間文藝家協(xié)會(huì )主席,湘西州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原主席田茂軍作序推薦?!妒肮饫锏南嫖鳌肥且槐久鑼?xiě)湘西歷史地理、村寨文化和民族風(fēng)情的散文集,全書(shū)分為六個(gè)章節,內容主要涉及苗疆邊墻、古橋古道、乾州八景、湘西村寨、宗教建筑和書(shū)院文化。書(shū)中故事來(lái)自作者多年田野考察實(shí)地走訪(fǎng)得來(lái)的第一手珍貴資料,通過(guò)白描式的寫(xiě)作手法和劇情式的細節敘述,以質(zhì)樸的文風(fēng)、深情的筆觸,娓娓講述湘西歷史人文之美,生動(dòng)展現湘西美麗的自然風(fēng)光、濃郁的民族風(fēng)情和厚重的文化底蘊,讓讀者可從中獲得豐富的知識積累和美好的閱讀享受。


作者簡(jiǎn)介:

龍駿峰,男,苗族,湖南吉首人?,F在民盟州委機關(guān)工作,系吉首大學(xué)沈從文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湘西州作協(xié)副秘書(shū)長(cháng)、吉首市作協(xié)常務(wù)副主席兼秘書(shū)長(cháng)。喜愛(ài)旅游和寫(xiě)作,喜歡研究地方文史,實(shí)地走訪(fǎng)了武陵山區600多個(gè)村寨,撰寫(xiě)了大量村寨文化文章。參與編纂《湘西民族文庫》《湘西》《湘西州地名錄》《吉首美麗村寨》《吉首民俗》《吉首故事》等叢書(shū)和圖書(shū)共30多種。著(zhù)有散文集《拾光里的湘西》。


新湘西·新作家·新書(shū)寫(xiě)(序)

田茂軍

《拾光里的湘西》是一本值得關(guān)注的新書(shū),因為它是湘西新作家書(shū)寫(xiě)新湘西的嘗試與探索。

作者龍駿峰是湘西的普通寫(xiě)作者,就聲名而言,并不顯赫,因此,當他出現在文學(xué)視閾時(shí),有著(zhù)陌生的名字和嶄新的面孔,但這并不妨礙他持久而又真誠熱烈地書(shū)寫(xiě)故園、歌唱湘西。

湘西是一個(gè)行政區劃,是一個(gè)地理空間概念,但也是一個(gè)文化概念,文化湘西早已超越地理空間的范疇,包含著(zhù)獨特的歷史、文化、藝術(shù)、風(fēng)情內涵以及豐厚外延。

作者嘗試跳躍出湘西地理尤其是純粹風(fēng)景的單一書(shū)寫(xiě),將湘西自然風(fēng)景的描繪與人文風(fēng)情的記錄、探索融合起來(lái),既有主觀(guān)感性的表達,又有理性冷靜深入的思考,以此給讀者呈現出一個(gè)多元立體的、多姿多彩的、置于當下視野的新湘西。

作為湘西本地人,具有苗族純正血統的龍駿峰,喜愛(ài)旅游和寫(xiě)作,熱衷地方文史和民族文化研究,實(shí)地走訪(fǎng)了武陵山區六百多個(gè)村寨,每到一個(gè)村寨,他必定采訪(fǎng)故老,尋訪(fǎng)古跡,探尋逸聞軼事,進(jìn)而積累了豐富的創(chuàng )作素材,發(fā)表了一大批融文學(xué)性與紀實(shí)性于一體的作品。他說(shuō),他從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十余年來(lái),作品隨寫(xiě)隨發(fā),從未作過(guò)專(zhuān)門(mén)統計。駿峰為人低調,矢志用文字守望湘西,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通過(guò)他的文章走進(jìn)湘西、了解湘西、愛(ài)上湘西。他這本《拾光里的湘西》是他的第一本作品集,也是一本描寫(xiě)湘西歷史地理、村寨文化和民族風(fēng)情的文化散文集,以質(zhì)樸的文風(fēng)、深情的筆觸,娓娓講述湘西歷史人文之美。如《乾州八景》就生動(dòng)再現了乾州古城的自然風(fēng)情和歷史榮光。如《排捧苗寨:田野的奇跡》記錄作者和友人走訪(fǎng)兩個(gè)同名排捧苗寨的故事,尋找晚清鄉賢石文魁捐資修建的古橋梁的經(jīng)歷,文中還描寫(xiě)了兩百多年來(lái)吉首、花垣、保靖及周邊苗族地區先民篳路藍縷遷徙跋涉的歷史。作者通過(guò)白描式的寫(xiě)作手法和傳奇性的細節敘述,書(shū)中很多故事來(lái)自作者田野考察實(shí)地走訪(fǎng)得來(lái)的第一手珍貴資料,生動(dòng)展現湘西美麗的自然風(fēng)光、濃郁的民族風(fēng)情和厚重的文化底蘊,具有很強的民俗志書(shū)寫(xiě)與記錄的特征,對于研究湘西地方民俗而言,也是一本值得參考的重要書(shū)籍。

駿峰因生長(cháng)在湘西、生活在湘西,其文其作就自覺(jué)擺脫了“被描寫(xiě)”的狀態(tài),成為錢(qián)理群先生所言的“自己寫(xiě)”,和“他者”走馬觀(guān)花式的寫(xiě)作比較,他的寫(xiě)作無(wú)疑更主動(dòng),更可信,更親切,更深入。讀者從他的《拾光里的湘西》一書(shū)中,可以重新“發(fā)現湘西”,也可以重新“認識湘西”。

(田茂軍,吉首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湖南省民間文藝家協(xié)會(huì )主席,湘西州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原主席)


部分節選:

《碗米坡》

從保靖縣城沿酉水上行,五六十里后即到碗米坡,狹窄幽深的河谷到此顯得開(kāi)闊起來(lái),兩岸有許多人家,小小木屋掩映在蒼翠松林中,露出一角黛瓦,極是美麗可愛(ài)。

河水碧綠而清澈,如翠如翡,在陽(yáng)光下瀲滟著(zhù)鱗鱗銀光。小船往來(lái)水面,劃出道道波紋,將倒映在水里的藍天白云揉弄成碎片。河流從遠山蜿蜒行來(lái),重巒疊嶂,川流不息,那種大開(kāi)大合的氣勢令人心神激蕩,為之傾倒。

這地方原來(lái)叫拔茅,是酉水河上有名的老碼頭,曾經(jīng)幾多繁華。當年從碼頭起步,近兩里長(cháng)的石板街沿山勢一路向上,兩邊布滿(mǎn)錯落有致的古老吊腳樓。每逢趕場(chǎng)日,長(cháng)街上熙熙攘攘,山中老農捕獵的野味,水邊人家網(wǎng)撈的河鮮,還有從下江運來(lái)的日常用品、奇巧百貨,從街頭到街尾,琳瑯滿(mǎn)目,讓拔茅老碼頭成了周邊村寨老百姓眼里的“大地方”。本世紀初,政府在這里修建湘西州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碗米坡水庫,攔江截流,高峽出平湖,拔茅古街被淹沒(méi)湖底,往事如流水,滔滔東逝去。庫區移民搬遷,在上游不遠處另起新址并改名碗米坡鎮,老碼頭開(kāi)啟新歷史。

新建的碗米坡鎮在水庫大壩上游數里外,白色樓群坐落水邊,倒影映在碧綠湖面,有小船劃過(guò),波紋遠遠蕩漾開(kāi)來(lái),倒影時(shí)而破碎,時(shí)而復合,畫(huà)面朦朧美麗。對岸山嶺全是蒼翠松林,偶爾露出楮紅色的崖壁,古意蒼然,令人心曠神怡。小鎮不大,有一條“丁”字路,還有個(gè)小公園,公園門(mén)口連著(zhù)酉水碼頭,大大小小的渡船隨意橫放。河邊有兩三家水上飯館,招牌菜就是庫區特產(chǎn)的鮮魚(yú)。碗米坡的魚(yú)在保靖很有名氣,尤其是角角魚(yú)和桂魚(yú),肉質(zhì)鮮嫩肥美,用當地傳統做法烹調,做成鮮魚(yú)火鍋,味道獨特,令人吃了還想再來(lái)。

從碼頭望去,視野開(kāi)闊,兩岸青山相對,一汪碧水東流,目光盡頭不可見(jiàn)處,即是土家族發(fā)祥地首八峒。村子位于黔山腳下,酉水北岸,相傳土家族祖先有八個(gè)兒子,各住一個(gè)區域稱(chēng)為一峒,八個(gè)峒主合稱(chēng)“八部大王”,首八峒是八峒中的第一峒,后人在此修建八部大王廟四時(shí)祭祀。首八峒的先祖是農歷六月初六生日,每年的這個(gè)日子,保靖、龍山乃至重慶酉陽(yáng)等縣的土家族人,都會(huì )聚集于此舉行祭祖大典。首八峒現存有清代乾隆二年(1737年)所建的八部大王廟遺址,又叫首八峒遺址,這是湘西州唯一的八部大王廟遺址,在本地土家族人心目中有至高地位,更是研究酉水流域文化和土家族古代風(fēng)土習俗重要文物。

酉水,又叫北河,在沈從文的文章里寫(xiě)作白河。二十世紀初,沈從文在保靖呆過(guò)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那是他人生中最難忘的青年時(shí)光。當時(shí)他在湘西王陳渠珍手下做文書(shū),陳渠珍以保靖為中心,推行湘西十縣聯(lián)防自治,長(cháng)年駐扎保靖。沈從文就是在保靖期間受陳渠珍熏陶,得到系統學(xué)習中國古典文化和歷史的機會(huì ),同時(shí)又受從長(cháng)沙來(lái)的印刷技師趙龜武影響,接觸到了一批“五四”新文化運動(dòng)的啟蒙刊物,思想迅速發(fā)生改變,產(chǎn)生了想要去大城市闖蕩的念頭??筷惽滟Y助,1924年9月,他從保靖出發(fā)前往北京,最終成長(cháng)為一代文豪。沈從文對保靖懷有深厚感情,留下了《保靖》《學(xué)歷史的地方》《一個(gè)轉機》和《白河流域幾個(gè)碼頭》等散文名篇,并在1986年初秋對從家鄉來(lái)北京看望他的鄉親們說(shuō):“保靖是我走向人生的第一站,倘若老天爺還給我機會(huì ),我還想從沅陵坐船逆酉水而上,到保靖故地重游一趟?!蹦且荒?,沈從文已是84歲高齡。

青年時(shí)期的沈從文,多次坐船在酉水河上來(lái)回奔波,他肯定在拔茅老碼頭泊船作過(guò)停留?;蛟S,還抽空到石板街上打了個(gè)轉,察看小街古樸的風(fēng)土人情,并為水邊的吊腳木樓和兩岸的景色所陶醉。河水清澈,萬(wàn)山蒼翠,不斷有商船溯水而上,成群結隊的纖夫打著(zhù)赤膊在石灘上奮力行走,河谷中回蕩著(zhù)響亮悠揚的酉水 號子。這一切景物,后來(lái)都化成了他筆下優(yōu)美動(dòng)人的文字。

從拔茅到碗米坡,歲月變遷,時(shí)代進(jìn)步,湘西社會(huì )已發(fā)生了巨大變化。但是有些事物從未改變,比如眼前的這條酉水,仍然還保留著(zhù)當年沈從文描寫(xiě)的模樣:那河極美麗,渡船也美麗……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