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

張雄文:云端庭院

來(lái)源: 人民日報文藝   時(shí)間 : 2024-06-25

 

分享到:

院子里極靜。

白云在山腰堆疊、纏繞、奔涌,似乎能聽(tīng)見(jiàn)海浪般翻騰的聲響。峰巒之上的平曠地帶綿延舒展,是一幅幽謐山居圖。近處,單門(mén)獨戶(hù)的屋檐下,幾只土雞在地坪草間啄食,坪前菜地竹籬上,爬滿(mǎn)南瓜藤,搖曳著(zhù)幾朵喇叭形黃花;遠處,田地依次鋪陳,柏油村道平坦潔凈,三兩棟屋舍,依竹而立;更遠處,天空渺遠空闊,鋪滿(mǎn)最純的藍靛,偶爾有一兩只鷹隼盤(pán)旋,靜靜俯瞰這方土地。

院子并非一般庭院,是整個(gè)山頭的全稱(chēng),面積達80多平方公里。此處是湘贛邊界的羅霄山中段一部分,屬湖南炎陵縣,平均海拔1350米,林海幽深,古木蒼翠。

村道拐過(guò)竹木扶疏的幾道彎,延入主街。雖是房屋最稠密的丁字路口,卻依舊靜謐。街邊黑瓦青磚或紅磚的屋舍,刻滿(mǎn)歲月印痕。二三老者聚坐一戶(hù)人家門(mén)前,并不言語(yǔ),安詳地吹著(zhù)山上的清風(fēng)。進(jìn)到僅有的超市買(mǎi)水,主人是中年漢子,溫言細語(yǔ),似乎生恐打破街面寧靜。隔街不遠有溪流淌過(guò),水極清洌。

穿過(guò)林海深處的紅豆杉群、南方鐵杉群、冷杉群,便先后現出陡然而下的幽谷,名字也頗相宜——西坑、東坑。兩邊峰巒壁立,古木蒼遒,林間保存原生狀態(tài),灌木與荊棘濃密,幾乎伸不進(jìn)腳。

谷底有三三兩兩人家,屋舍多依山臨溪而建,也有雖不多卻足以自給的田地。這是院子更幽謐處,被陡峰四面緊緊包圍。若想走大路出山,得先攀爬10里,上到峰頂,到主街后才可得路。長(cháng)年鎖于深谷,古木更見(jiàn)葳蕤蒼勁,一株紅豆杉樹(shù)齡便有1500多年。多少歲月逝去,這株紅豆杉仍在。鄉民也頗存古風(fēng),陌生人登門(mén)討碗水,主家憨厚與淳樸的笑意綿綿不斷。

院子里又頗喧騰。

東坑臥于深谷,小溪匯聚眾多山澗,奔淌聲音響徹谷中。溪名頗富詩(shī)意——鏡花溪,令造訪(fǎng)者浮想聯(lián)翩。溪中娃娃魚(yú)也不懼人,能與伸入水中的手相嬉戲,直到感覺(jué)手將用力捕捉,才倏然躍開(kāi)。沿溪行一二里,巨聲驟然轟響,似乎山崩地裂,空氣中飄散無(wú)數細碎飛沫,神農飛瀑旋即現入眼簾。瀑布落差極大,直瀉而下,谷底深潭掀起巨大浪花。此刻,山鳴谷應,林木顫抖,冷風(fēng)撲面,造訪(fǎng)者訝異之余,不免生出“初驚河漢落,半灑云天里”的感慨。

山上的水尋??梢?jiàn),溪澗多達百余條。從白鷴谷淌出的溪流奔騰于平疇綠野間,水寬浪急,嘩然作響。溯溪尋路,輾轉而入白鷴谷,野竹挨擠,古藤粗碩,橫柯上蔽,未曾漏下一絲陽(yáng)光。但谷間始終回蕩著(zhù)急湍聲,水流撞擊形狀不一的怪石,訇然作響。運氣好時(shí),能在谷間遇到白鷴。這種鳥(niǎo)上體與雙翅皆銀白,從后頸或上背起密布黑紋,拖著(zhù)長(cháng)長(cháng)的尾巴,漫步于溪間石上,閑適優(yōu)雅。偶爾會(huì )警覺(jué)展翅,長(cháng)唳一聲,沖出密林,掠過(guò)樹(shù)梢,只留一抹素淡背影。

因處邊界要道,這里曾云集湘粵贛3省的客商??蜕虃兣噬皆綆X,通湖南,去江西,赴廣東,往來(lái)不斷,販運緊俏的山貨、石灰、茶葉、藥材與油鹽。于是,這里不僅有互通有無(wú)的圩場(chǎng),還有眾多油鹽行、米行與旅店。

這些繁盛與喧囂的見(jiàn)證者,是至今隱在林蔭深處的“茶鹽古道”。古道建于明末清初,直通一山相連的江西遂川縣與井岡山,由約1億塊石板鋪就。石板或大或小,或方或長(cháng),無(wú)不因勢就形,各得其所。因加工精細,小心砌鋪,古道不僅平整,且經(jīng)3個(gè)世紀風(fēng)雨侵蝕,至今完好如初,踏上去,四野幽寂,山風(fēng)撲面,似乎能聽(tīng)見(jiàn)當年無(wú)數腳步的回響……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