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

沈念:走出“山豁口”的期冀

讀馬金蓮長(cháng)篇小說(shuō)《親愛(ài)的人們》

來(lái)源:長(cháng)沙晚報   時(shí)間 : 2024-06-25

 

分享到:

“西海固女兒”八零后作家馬金蓮的最新長(cháng)篇小說(shuō)《親愛(ài)的人們》被人們稱(chēng)為“鄉村振興的新樣本”。此書(shū)新近由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全書(shū)共80余萬(wàn)字,該故事是從大西北一個(gè)叫羊圈門(mén)的小村莊邁出步履的。

在羊圈門(mén),農民馬一山帶著(zhù)自己女人,挖著(zhù)挖不完的洋芋,割高粱、割青麥,勞作永無(wú)終結……讀馬金蓮的《親愛(ài)的人們》,我試圖以羊圈門(mén)村民的身姿和心理去感受這片土地,于是從東西部發(fā)展的差異出發(fā),對于這部新時(shí)代農村題材創(chuàng )作的討論,拿《山鄉巨變》《創(chuàng )業(yè)史》來(lái)參照,既是可行的,但又是不足以真正形成鏡像對照的。這部作品,不是以重大事件切入鄉土生活,也不是以歷史視野、百年家族史來(lái)觀(guān)照,而是對現實(shí)生活的一種正面強攻式書(shū)寫(xiě)。

一家四十年山村生活凝固成西海固人創(chuàng )業(yè)史

天地山川草木,造就一方水土和一種生活方式。馬金蓮的“正面強攻”是通過(guò)馬一山一家五口四十年的變遷故事來(lái)展開(kāi)的。農民馬一山,看著(zhù)村里修路、拉電桿、修水壩、挖臺窩,這些屬于羊圈門(mén)滯緩的變化,給他和他女人帶來(lái)的是欣喜和希望。在下一代的身影里,唯一通過(guò)讀書(shū)改變命運當上鄉干部的女兒祖祖、總想著(zhù)外出打工在四處碰壁后終于擁有一技之長(cháng)和愛(ài)情的兒子舍娃、早戀早婚又最早接觸網(wǎng)絡(luò )而成網(wǎng)紅的碎女,他們的經(jīng)歷各有曲折,卻都是時(shí)代枝繁葉茂的一筆一劃,寫(xiě)下的是真正屬于西海固人的“創(chuàng )業(yè)史”。

馬金蓮的寫(xiě)作充滿(mǎn)了對人性、命運和社會(huì )的深度關(guān)注和深刻思考,具有強烈的現實(shí)感。她擅長(cháng)塑造具有鮮明個(gè)性的人物形象,筆下人物性格鮮明、形象豐滿(mǎn),強烈的生活氣息流淌在他們的言語(yǔ)、經(jīng)歷和命運之中。馬一山這位既是最樸素的農民又是愛(ài)謀算的“軍師”,對羊圈門(mén)的發(fā)展和子女的成長(cháng)付出著(zhù)復雜的感情;馬一山女人沒(méi)名沒(méi)姓,愛(ài)嘮叨的她其實(shí)是個(gè)能說(shuō)會(huì )道的善良人,這一代女性天生有著(zhù)對土地的純粹和對家庭的忍辱負重;想外出打工創(chuàng )業(yè)的舍娃,被父親拽拉著(zhù)回村當個(gè)小隊長(cháng)未果,后來(lái)去城里學(xué)技藝,開(kāi)啟了嶄新的人生規劃;祖祖的求學(xué)、工作中的艱辛經(jīng)歷,對羊圈門(mén)和一家人的關(guān)心,顯示著(zhù)她的良善、包容與進(jìn)取向上;碎女對外面世界和發(fā)家生活的向往,讓她不管不顧、敢說(shuō)敢做……羊圈門(mén)各色人等,于言行之間將“改變命運”投射于黃土大地之上,個(gè)體的復雜與多樣,反映著(zhù)一個(gè)群體、地域的生活變遷歷程,也呈現出中國農民這個(gè)命運共同體千百年來(lái)傳承和發(fā)揚的樸實(shí)、忍耐、奮斗等可貴品質(zhì)。在這里,馬金蓮關(guān)注到的社會(huì )問(wèn)題,如貧困、教育、文化沖突等,有著(zhù)盤(pán)根錯節的交織,令人心生無(wú)奈與痛惜,作者與現實(shí)的對視,是因為她對這片土地愛(ài)得深沉。這種基于大西北鄉村現實(shí)生活的廣度和代表性,使她的作品有了很高的社會(huì )學(xué)價(jià)值。

蘊藏的是對中華兒女走出“山豁口”的期冀

在《親愛(ài)的人們》一書(shū)中,作者馬金蓮如農人般細致勞作,對大西北鄉村生活深度開(kāi)掘,字里行間,折射出她身上那種接地氣、扎得深的寫(xiě)作方法,拓展了她寫(xiě)作風(fēng)格上的厚重與結實(shí)。

作者的寫(xiě)作技法依舊是典型的現實(shí)主義手法,是踩著(zhù)黃土地行走,面對面與人物說(shuō)話(huà)。人物也都擁有著(zhù)真實(shí)可信的命運感,開(kāi)啟新生活的舍娃和擺蘭香夫妻、向外界傳送著(zhù)不可復制的風(fēng)景與鄉情鄉愁的馬碎女等,是年輕一代西北新型農民和務(wù)工者的縮影。

馬金蓮對故鄉的情感和對作品人物的愛(ài)惜,充滿(mǎn)深情厚意。出生地和成長(cháng)地的一事一物,成為作家個(gè)體與作品中人物人生的見(jiàn)證者。那些和成長(cháng)經(jīng)驗相關(guān)的事物,就自然成了每個(gè)人精神自傳的重要材料。她寫(xiě)到的數十個(gè)人物,幾乎都是能吃苦、耐苦之人,她對每一個(gè)人物有一種尊重、憐愛(ài)、呵護?!坝H愛(ài)的人們”就成為了充滿(mǎn)情意的象征,既代表馬金蓮深?lèi)?ài)的親愛(ài)的家鄉父老,也代表生生不息的中華兒女。馬金蓮是為在西北大地上的每一位活過(guò)的人撐起一把傘,既可以遮烈日,又可以擋風(fēng)雨。這些撲面而來(lái)的溫情暖意,是能流進(jìn)讀者內心的?;臎龊拓汃さ奈鞅贝蟮厣?,那些風(fēng)吹日曬,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人需要這種溫暖的情意。而他們眼前由傳統塑造的大西北生活景觀(guān),也正跟隨新時(shí)代悄然發(fā)生質(zhì)的變化。我的心中不禁涌起這樣的感受:看來(lái),偉大的生活,是被摧殘多少回,卻依然意志堅定地活著(zhù)的人們所創(chuàng )造。

“作為個(gè)體的生命歷程,我把我所能做到的都放進(jìn)了這部作品中,包括特別真摯的情感,對愛(ài)、善良、真情的呼喚,對生活的堅守,對理想的追求,不放棄?!边@是馬金蓮的創(chuàng )作自述,也可視作是離鄉后的她在回眸、重返故鄉的深情吟唱。閱讀過(guò)程中,我的腦海里一直盤(pán)旋著(zhù)鱉蓋山上那座似乎不停在移動(dòng)著(zhù)的山豁口。因為“羊圈門(mén)人外出,首先要走出村西的山豁口,下山,過(guò)一道溝,再上山,翻越了高高的鱉蓋山,才能看到川道地區的公路和街鎮,才算是和外頭的世界有了聯(lián)系?!毖蛉﹂T(mén)走出的人,從高高的山梁、長(cháng)長(cháng)的山川出發(fā),我希望看到他們一個(gè)個(gè)順利地越過(guò)各自人生的山豁口,聽(tīng)到他們對生活的真情吟唱,那是每一世代都在流傳的聲聲不息的大地之歌。我想,《親愛(ài)的人們》所蘊藏的,就是對中華兒女走出“山豁口”的期冀,以及奔赴美好生活的赤心與良愿。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