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評論

劉小兵:那些海外遺珍背后的故事

來(lái)源:長(cháng)沙晚報   時(shí)間 : 2024-06-25

 

分享到:

流失海外的中國文物是我國文化遺產(chǎn)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它們都在靜靜地訴說(shuō)著(zhù)中國的故事,也讓世界對中華文化有更多的了解。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院副院長(cháng)霍宏偉的最新力作《望長(cháng)安:海外博物館收藏的中國故事》,致力于向大眾讀者介紹散落海外的中國珍寶的同時(shí),還以細膩的筆觸將這些文物珍品所蘊含的絢爛古代物質(zhì)文化一一道來(lái),凸顯植根中華民族血脈深處的文化基因。

文物是歷史文化的活化石。中華民族有著(zhù)幾千年的文明發(fā)展史,我們的祖先留下了無(wú)數燦若星河的珍寶,然而,自晚清第一次鴉片戰爭以來(lái),大量珍貴文物慘遭搶奪、倒賣(mài)、走私,如游子飄零流落異國他鄉,成為國人心中難以撫平的傷痛?;艉陚ピ谥v述這段悵然歷史時(shí),從一個(gè)人文學(xué)者的視角,結合當時(shí)的時(shí)代背景,深入分析了這些文物在文化、藝術(shù)、美學(xué)方面,呈現出的紛繁之美。在他看來(lái),作為物質(zhì)載體的這批文物已遺失海外,但是,深蓄在這些物件中的自強不息、堅韌挺拔的民族精神,卻并沒(méi)有丟失,一直珍藏在我們共同的記憶中。

寫(xiě)作本書(shū)之前,霍宏偉曾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xué)訪(fǎng)學(xué),對該校博物館所收藏的中國文物做了較為系統的調查。后又參加了由中國國家博物館主持編纂的《海外藏中國古代文物精粹》大型叢書(shū)的撰寫(xiě)工作。這種全球視域下的考古探尋,開(kāi)啟了霍宏偉研究散失文物的新思路——挖掘這些“遺珠”內在的精神質(zhì)地和文明氣象。這就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文化皈依,就是向宏闊的華夏文明致敬。懷著(zhù)這份虔誠的初心,霍宏偉不斷找尋散失域外的顆顆“遺珠”,為它們拭去蒙塵,并逐一揭示岀它們身上獨特的魅力。其中,書(shū)中所涉及的流散海外的中國古代文物,年代自戰國、兩漢直至北魏、唐、宋。品類(lèi)則包括青銅器、玉器、鎏金銅佛像、銀器、三彩俑、石刻等,不一而足。

霍宏偉如數家珍地解讀著(zhù)這些“遺珠”身上寶貴的精神內核:現藏于大英博物館的漢代人像磚柱,鮮明地展現了漢代人的思想觀(guān)念與審美意趣。賓夕法尼亞大學(xué)館藏的北魏至遼金佛教造像,淋漓盡致地呈現出中國古人的信仰與智慧。在美國費城賓大博物館中的昭陵石馬,則以高超的石刻藝術(shù),彰顯了華夏民族海納百川的大國氣度。舊金山亞洲藝術(shù)博物館的唐代騎馬女俑,梳丫髻、著(zhù)男裝,呈現了盛唐開(kāi)放的時(shí)尚風(fēng)氣。日本泉屋博古館藏的戰國漢唐銅鏡,鏡背上各具特色的紋飾與圖像,忠實(shí)記錄時(shí)代的變遷印跡,真切展示岀中國古人掌中的澄澈世界。大英博物館收藏的北宋銀鏡盒,盡管已逾千年,但透過(guò)小小的物件,依然能讓我們直觀(guān)地感受到宋代女性的溫婉氣質(zhì)……這些文物專(zhuān)題之間看似沒(méi)有太多關(guān)聯(lián),卻以不同年代、不同形制、不同材質(zhì)、不同角度,詮釋著(zhù)一個(gè)共同主題,即中國古代物質(zhì)文化的多樣性與古老文明的博大精深。

文明起兮兆東方,古國萬(wàn)年始輝煌。文物作為看得見(jiàn)的民族精氣神、摸得到的文明根與脈,是文化繁榮發(fā)展的根基所在。以昭陵六駿為例,歷史上圍繞著(zhù)這同一主題,卻有著(zhù)各自不同的呈現。唐代用的是高浮雕石刻,北宋是陰線(xiàn)刻石文,金代運用的是繪畫(huà),明代演進(jìn)為版畫(huà),到了清代則變成了照片。而到了當代,藝術(shù)形式又變得更為多元,用石頭復刻昭陵六駿,發(fā)行昭陵六駿郵票,譜寫(xiě)《昭陵六駿》琵琶曲等等。

“西北望長(cháng)安,可憐無(wú)數山?!边@是南宋詞人辛棄疾的名句?;艉陚ミ@樣解釋說(shuō),希望《望長(cháng)安》能夠連接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中國文化遺產(chǎn)與其文化根源,在精神和文化層面上,為那些流散海外的國寶鋪設一條回家的路。望長(cháng)安,既是望見(jiàn)故土,也是照見(jiàn)歷史。當然,隨著(zhù)中國國力不斷增強,相信不久的將來(lái),定將會(huì )有更多的流失文物踏上回家之路。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