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

謝宗玉:愛(ài)晚亭記

來(lái)源:《光明日報》2024.6.21   時(shí)間 : 2024-06-21

 

分享到:

這座亭子,在湖南的曝光率最高。每天一輛輛大巴,載著(zhù)天南地北的游客,呼嘯而來(lái),又呼嘯而去,平均停留半小時(shí)左右。游客繞著(zhù)高低兩口池塘,轉一圈,在愛(ài)晚亭合個(gè)影,然后隔著(zhù)那道矮墻,眺望里面錯落有致的各式屋頂,就算是逛了一回岳麓山與岳麓書(shū)院。

長(cháng)沙本地人逛山,則不用這般火急火燎,一般都會(huì )爬上山巔,最不濟,也會(huì )攀至山腰。爬山的路徑,雖有多種,但多數人還是喜歡從清風(fēng)峽這邊開(kāi)始,愛(ài)晚亭則是起點(diǎn)。沒(méi)有更多的說(shuō)法,只是已成內心習慣。每次看一眼這座亭子,心就安寧了,人就精神了,腿腳就麻利了。即便不從這邊上山,下山時(shí)也會(huì )繞過(guò)來(lái),仿佛不看一眼愛(ài)晚亭,就不算到過(guò)了岳麓山。

毛主席在這里的軼聞,流傳甚廣。說(shuō)他就讀一師時(shí),暑假基本不回韶山,而是留在長(cháng)沙,或發(fā)憤讀書(shū),或調研百業(yè),或與蔡和森、羅學(xué)瓚等摯友縱談時(shí)代風(fēng)云,抒發(fā)革命豪情。這里,便是他們的常聚之地。有時(shí)談興太濃,忘了時(shí)間,干脆就幕天席地,夜宿愛(ài)晚亭了。不知是不是這個(gè)原因,每次靠近愛(ài)晚亭,總感覺(jué)有一股蓬勃的青春氣息,迎面撲來(lái),情緒一下子高漲起來(lái)。

愛(ài)晚亭建于1792年,距今已有兩百余年。這對年輕人來(lái)說(shuō),時(shí)光已有些老舊??蓪ι狭四昙o的人來(lái)說(shuō),當初的建亭人,仿佛就在時(shí)間隔壁,側耳傾聽(tīng),還能聽(tīng)到他們虛渺的笑聲。過(guò)去的時(shí)光,其實(shí)很容易壓縮成一張薄紙,人生百年,不過(guò)一念。童年往事,恍若昨日。所謂的漫長(cháng),只存在于人們的想象之中。

筑亭人是岳麓書(shū)院山長(cháng)羅典。此亭原名紅葉亭,亦名愛(ài)楓亭。自是因為峽谷楓樹(shù)較多。1795年,江蘇人畢沅奉詔前來(lái)湖南平叛,這是他第三次為湖廣總督了。忙里偷閑,賞游至此,見(jiàn)滿(mǎn)谷楓紅,忽然福至心靈,便將此亭更名為愛(ài)晚亭。取杜牧《山行》詩(shī)句“停車(chē)坐愛(ài)楓林晚”之意境。季節愈晚,楓葉愈紅,游人愈愛(ài)。自此,愛(ài)晚亭聲名鵲起,與滁州的醉翁亭、杭州的湖心亭、北京的陶然亭,并稱(chēng)為全國四大名亭。

愛(ài)晚亭最初的模樣,我們已無(wú)法知曉。1868年,湖南巡撫劉崐曾主持修復過(guò)。1911年,湖南高等學(xué)堂學(xué)監程頌萬(wàn)再次修葺???926年的老照片,因亭身過(guò)寬,愛(ài)晚亭看起來(lái)不高,矮矮墩墩的,有些笨拙。雖重檐四披,集脊攢頂,但因為蓋的是青瓦,四角也只是微微翹起,質(zhì)樸中稍嫌呆板,缺乏精、氣、神。

現在的愛(ài)晚亭,是1952年由湖南大學(xué)校長(cháng)李達主持修建的。作為“毛澤東從事革命的策源地之一”,重修時(shí)特別注重它的精神風(fēng)貌,特有如下舉措:一是讓亭子瘦身增高,由“矮胖”變“修長(cháng)”;二是加大四方翹角幅度,讓它更舒展,更雄麗,狀若大鵬展翅。并在角尖設琉璃降龍脊獸,既莊嚴氣派,又靈動(dòng)精巧。三是請毛澤東題寫(xiě)愛(ài)晚亭匾額。匾為紅底,字為鎏金,字體大氣風(fēng)流,骨韻獨具。四是蓋靛藍琉璃瓦,漆朱丹圓柱,描彩繪藻井,豎葫蘆寶頂。1969年,又刻《沁園春?長(cháng)沙》于亭內窗欞之上。毛體龍飛鳳舞,鐵劃銀鉤,為新亭再添幾分氣韻。這樣一來(lái),新亭360度,便再無(wú)審美死角。

不僅如此,新亭還成了岳麓四季風(fēng)光的最佳點(diǎn)綴。只要將愛(ài)晚亭攝進(jìn)去,拍出來(lái)的照片,就沒(méi)有不精彩的。春夏季節,樟楓新葉瘋長(cháng),滿(mǎn)谷綠意盎然,映襯天空池塘,把整張照片都綠“糊”了,這時(shí)有愛(ài)晚亭一角斜出,便破了這種單調。那塊大紅的匾額,像萬(wàn)綠叢中一點(diǎn)紅,而靛藍色的琉璃瓦蓋,則像華南五針松的顏色,照片由此便有了層次感。靛藍裹紅,再輔以大片的嫩綠。

到了秋天,滿(mǎn)谷紅葉欲燃,那頂靛藍瓦蓋就更顯重要了。它能讓散亂的目光有一個(gè)聚焦點(diǎn),同時(shí)能平靜體內被燃葉煮沸的熱血,讓心靈永保清明。冬景肅殺,谷內多落葉喬木,充滿(mǎn)了陰晦之氣。顏色鮮艷的愛(ài)晚亭,便成了溫暖的亮點(diǎn)。就像女子照相,喜歡以舊墻破壁作背景一樣,置于灰敗寒林的愛(ài)晚亭,也顯得格外的柔美俏麗。若是大雪天,兩重檐瓦都被白雪掩蓋,滿(mǎn)山谷白茫茫的一片,這時(shí)愛(ài)晚亭那塊匾額,就像一簇怒放的紅梅,也像一捧溫暖的心火。

愛(ài)晚亭最初的楹聯(lián)是由筑亭人羅典所撰:

忽訝艷紅輸,五百夭桃新種得;

好將叢翠點(diǎn),一雙馴鶴待籠來(lái)。

這副楹聯(lián)既有性靈的一面,也有寫(xiě)實(shí)的一面。那會(huì )兒,羅典剛在岳麓書(shū)院前臺周?chē)N滿(mǎn)了桃樹(shù),很是自得?!疤覊]烘霞”,便成了岳麓八景之一。上聯(lián)是說(shuō),我驚訝地發(fā)現,有了我新種的五百株桃樹(shù),秋葉再紅,恐怕也得稍遜一二。此聯(lián)的浪漫處,是跨越時(shí)空的春秋對比。世俗處呢,則多少有一些借對聯(lián)給自己表功的味道。

亭子以“紅葉”冠名,意在贊美這一山秋色,而現在你卻說(shuō),春花紅于晚秋葉,呵呵,這不是打臉么?很顯然,上聯(lián)并不適合這座亭子。下聯(lián)跟亭子也無(wú)多大關(guān)系。羅典想重點(diǎn)突出的,還是他養的那雙馴鶴。意思是說(shuō),這層層疊疊的翠綠,有些單調了,還需我這一雙馴鶴來(lái)畫(huà)龍點(diǎn)睛。以黛青色的山林為背景,白鶴飛舞其間,自然非常打眼,說(shuō)是畫(huà)龍點(diǎn)睛也不為過(guò)。

只是那些“學(xué)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的學(xué)子讀到此聯(lián),心中會(huì )不會(huì )產(chǎn)生某些異想來(lái),就不得而知了。是啊,要想過(guò)衣食無(wú)憂(yōu)的生活,就得甘心呆在帝王的籠子里。不過(guò),這個(gè)“籠子”也可以理解為法紀規章,這樣心里的不適感,可能會(huì )減輕一些。但無(wú)論如何,此聯(lián)的立意,遠不如吹香亭那副“放鶴去尋三島客,任人來(lái)看四時(shí)花”的楹聯(lián)。上聯(lián)是指學(xué)子可放飛自由心靈,下聯(lián)意指書(shū)院人才輩出。

1911年,學(xué)監程頌萬(wàn)在修葺愛(ài)晚亭時(shí),將此聯(lián)改為:

山徑晚紅舒,五百夭桃新種得;

峽云深翠滴,一雙馴鶴待籠來(lái)。

這么一改,讓人丈二和尚摸不著(zhù)頭腦,“山徑晚紅”與“五百夭桃”,失去了關(guān)聯(lián)性,變得前言不搭后語(yǔ)。下聯(lián)“峽云深翠滴”,在意境的營(yíng)造上,也互相齟齬。峽谷既然云霧繚繞,就無(wú)法呈現青翠欲滴的情境來(lái)。峽云與深翠,不宜混搭。

程頌萬(wàn)早年科舉屢試不第,后棄文從理,才名傳于世。其人酷愛(ài)詩(shī)詞,晚年漸工,被湘人稱(chēng)道??纱寺?lián)改得差強人意,不如原聯(lián)好。奇怪的是,1952年愛(ài)晚亭推倒重建,竟讓程氏改為的楹聯(lián)保存下來(lái)了,或許只是取其紀念意義吧?畢竟,若沒(méi)有這副對聯(lián),愛(ài)晚亭就再也找不到與歷史關(guān)連的東西了。

盛世華年,愛(ài)晚亭成了中外游客的打卡地,也積累了不少新的佳作,其中衡山人汪濤為愛(ài)晚亭撰寫(xiě)的一副嵌字聯(lián),成了岳麓山迄今為止最長(cháng)的楹聯(lián),共192字:

愛(ài)日喜雨,蒸潤著(zhù)錦繡山河,匯八百里洞庭,聳七二峰衡岳,歸樓聽(tīng)葉,古寺飛鐘,林下停車(chē),亭前放鶴。尋漢魏最初勝跡,覽湖湘首著(zhù)名城,大可搜芷搴蘭,豈惟賞心憩足,歲月莫蹉跎。值茲風(fēng)和景淑,且登臨看東流帆轉,南浦雁回,北麓斗橫,西巒光霽;

晚煙朝霞,烘籠過(guò)繁華廈宇,溯三千年歷史,數廿四代英豪,泄恨鞭尸,離騷憂(yōu)國,遺書(shū)匡世,評論興邦。乃周秦以還哲賢,皆吳楚群知碩彥,當驕地靈人杰,應惜寸時(shí)分陰,平生須砥礪。到此游目騁懷,安能負這春圃桃紅,夏池蓮脂,冬閣梅素,秋嶺楓丹。

長(cháng)聯(lián)氣勢恢宏,情感豐沛,韻律宛轉,聯(lián)前嵌“愛(ài)晚”二字,以岳麓風(fēng)景,引出瀟湘人物,呼吁后輩將先哲前賢作為榜樣,莫辜負了這大好山河,珍惜光陰,砥礪品性,不管是攬勝還是事功,都要將歲月之弦拉成滿(mǎn)弓才好??傊?,花堪折時(shí)直須折,莫待年老嘆無(wú)成。

不過(guò),此聯(lián)也存在煉字不夠精達、對仗不夠工整、抒情過(guò)于勉強、旨意浮于表層之不足。下聯(lián)“春夏秋冬”句,若換成對歷史、社會(huì )、哲學(xué)的一種思索,既可升華聯(lián)意,也避免了上下聯(lián)寫(xiě)景的重復。

汪濤先生是一個(gè)落魄的黃埔生,一生事業(yè)平淡無(wú)奇,愛(ài)好書(shū)法與楹聯(lián),曾給不少勝地撰寫(xiě)過(guò)楹聯(lián),但書(shū)刻出來(lái)的不多。這副長(cháng)聯(lián)也只是見(jiàn)于紙上,并沒(méi)有在岳麓山刊刻出來(lái)。

清代學(xué)者歐陽(yáng)厚基,湖南安仁人??疵?,就知道他應該是岳麓書(shū)院山長(cháng)歐陽(yáng)厚均的堂兄或堂弟。他寫(xiě)了一首名為《岳麓愛(ài)晚亭》的古詩(shī),功力相當不凡:

一亭幽絕費平章,峽口清風(fēng)贈晚涼。

前度桃花斗紅紫,今來(lái)楓葉染丹黃。

饒將春色輸秋色,迎過(guò)朝陽(yáng)送夕陽(yáng)。

此地四時(shí)可乘興,待誰(shuí)招鶴共翱翔。

詩(shī)歌讀來(lái)朗朗上口,頗為通俗,意境卻相當雅致,并且能見(jiàn)性情、見(jiàn)胸襟,格局開(kāi)闊,情感明暢。尾聯(lián)氣勢陡生,韻味天成。名詩(shī)的標配,它都具備了??上У氖?,詩(shī)中意象幾乎全來(lái)自羅典那副對聯(lián)。更可惜的是,由此詩(shī)我識得此人,但查遍網(wǎng)絡(luò ),竟再也找不到他別的詩(shī)文了。這位沅江府教諭,甚至連生平也難尋蛛跡。

相對岳麓山漫長(cháng)的文明史來(lái)說(shuō),愛(ài)晚亭只能算作初生兒了。但自它出現后,就一直是文人騷客的歌詠對象。其中也有不少好句。比如郭祖翼的“絕壑蒼煙鎖,孤亭夕照開(kāi)”句,就勾勒了一副絕美的山麓夕照圖。愛(ài)晚亭身后的清風(fēng)峽還煙霧繚繞,云層卻乍開(kāi)一縫,金色的夕陽(yáng)直射下來(lái),籠罩愛(ài)晚亭,就如幽暗舞臺,一縷燈光探下,籠罩臺上主角。想想看,這是多奇特的景致啊。溟濛的背景,恰似水墨畫(huà),而夕陽(yáng)籠照的主景,又如燦爛油畫(huà)。

俞敬枝的“馴鶴依依如我靜,此時(shí)身在畫(huà)圖中”句,讓人想起了辛波斯卡的詩(shī)句,“萬(wàn)物靜默如謎”。春去花還在,人來(lái)鳥(niǎo)不驚,美景如畫(huà),畫(huà)如美景,此句還真有一些莊生夢(mèng)蝶之趣。周世釗的“小雨初收斜陽(yáng)晚,滿(mǎn)山都是讀書(shū)聲”句,則描寫(xiě)了麓山大學(xué)群興起后,學(xué)子們在愛(ài)晚亭附近勤學(xué)苦讀的情景,把建國初期大學(xué)生們只爭朝夕的用功勁兒,刻畫(huà)得淋漓盡致。如今的岳麓山,也有捧書(shū)低頭,進(jìn)入忘我境界的學(xué)子,但已經(jīng)很少了。李淑一的“翠柏凌枯草,丹楓映晚霞”句,既有色彩對比,又有情境共融,會(huì )讓人不由想起王勃的名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天共長(cháng)天一色”。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鹿兒島市與長(cháng)沙結為友好城市后,居然將愛(ài)晚亭原版復制過(guò)去了。只是不再叫愛(ài)晚亭,而叫共月亭。亭柱有聯(lián)曰:神飛櫻島千重浪;夢(mèng)繞麓山一片云。想一想,還是挺有意思的。若有長(cháng)沙人留學(xué)日本,在鹿兒島市見(jiàn)得此亭,一定會(huì )感慨萬(wàn)千吧?也不知此聯(lián)是何人所作,若將“神飛”改作“魂牽”,意境會(huì )不會(huì )更好一些呢?就是說(shuō),看千重浪,夢(mèng)麓山云;飲長(cháng)沙水,思鹿島櫻。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