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

付怡冰:湘繡·家國·成長(cháng)——讀兒童小說(shuō)《繡虎少年》

來(lái)源:湖南作家網(wǎng)   時(shí)間 : 2024-06-21

 

分享到:

將家族鄉土、抗戰歷史等宏大敘事巧妙融入湘繡的主題,以此書(shū)寫(xiě)一個(gè)患有小兒麻痹癥的當代男孩的成長(cháng)故事,《繡虎少年》無(wú)疑是一部有野心的作品。它展現出作家湯素蘭深厚的筆力和不俗的小說(shuō)審美,成功在書(shū)中建構起成人與兒童讀者的雙重視域。

一、越界與融通

著(zhù)名兒童文學(xué)作家湯素蘭搖曳于各類(lèi)文體之間,猶以幻想型寫(xiě)作見(jiàn)長(cháng),純寫(xiě)實(shí)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可追溯至2017年出版的《阿蓮》,不同于這部自傳式的成長(cháng)小說(shuō),《繡虎少年》寫(xiě)肢體殘障的少年梓屹,自小受到家人耳濡目染的熏陶,對湘繡感興趣,后來(lái)學(xué)畫(huà)畫(huà),最終成為湘繡藝人的成長(cháng)歷程,這一和作家生活幾乎無(wú)關(guān)的小說(shuō)則考驗其虛構的本事。

近年來(lái),不乏有兒童文學(xué)作品將敘事焦點(diǎn)落在歷史敘事或是“非遺”的主題寫(xiě)作,不過(guò),這些作品往往在藝術(shù)感覺(jué)的“輕逸”和歷史主題的“沉重”間失去平衡,或是在對“非遺”的渲染中泯沒(méi)了文學(xué)性的本真,又或是在對家族史的建構中脫離了兒童本位的審美情趣。然而,兒童小說(shuō)《繡虎少年》巧妙靈敏地避開(kāi)了這些潛在的寫(xiě)作誤區。湘繡這一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既是作品的重要主題,給小說(shuō)印染出鮮明的湖湘印記,也在行文中起到穿針引線(xiàn)的作用。湘繡既貫穿了主人公的成長(cháng)路徑,也勾連起歷史往事與家族記憶,巧妙地將兒童成長(cháng)、非遺傳承、地方志和家族史融匯成一個(gè)藝術(shù)整體。作者以工筆描摹出楚地福山鎮的路、水、山、樹(shù)、屋等鄉間風(fēng)物,對鄉土人情、人際關(guān)系鐫刻細致,對鄉間吃食、器物極盡白描式的寫(xiě)實(shí)書(shū)寫(xiě),然而小說(shuō)始終充滿(mǎn)著(zhù)童稚的想象和對兒童情趣的深切把握。

二、多重視角下的童年敘事

小說(shuō)以《上學(xué)》開(kāi)篇,寫(xiě)男孩梓屹九歲時(shí)第一天上學(xué)的場(chǎng)景,而之后的章節《病魔》《描花》《姐姐》《雪人》則以回溯的方式,講述患有小兒麻痹癥的男孩梓屹的家庭背景與過(guò)往童年。小說(shuō)視角轉換靈活,除了用第三人稱(chēng)敘述梓屹的家庭生活,有時(shí)又深入另一個(gè)兒童——梓屹姐姐榕方的內心,又或是閃回進(jìn)奶奶的記憶,交叉敘事。

作家的筆調不疾不徐,隱而不發(fā),寫(xiě)王家大屋的家長(cháng)里短,湘楚之地的物候風(fēng)情。然而正是對人物隱秘曲折心理的精準把握,作者在關(guān)鍵處落下的輕輕幾筆,又能予以讀者心靈重擊。如《小黃》一章,梓屹被姐姐不懂事的朋友脫下鞋襪,不慎落水。姐姐榕方跳水救下弟弟,既心疼又自責,回家后把自己關(guān)在房里。梓屹“第一次如此明確地惱恨自己的腳……他看到了姐姐對自己的保護,也看到了比保護自己更復雜的東西?!臍埣矀私憬愕男摹?,然而梓屹在小狗的撫慰下,拋下自己糟糕委屈的情緒,反倒安慰姐姐。他先是通過(guò)小狗和姐姐接近,待姐姐情緒稍微緩和,“梓屹也蹲下來(lái),在榕方耳邊悄悄地說(shuō):‘我沒(méi)有跟奶奶說(shuō)花冬姐姐脫我鞋襪的事?!欧胶貌蝗菀字棺〉臏I又滾了下來(lái)?!痹谂灾髁x思潮逐漸崛起的當下,文學(xué)中農村姐弟關(guān)系的構型常以女性失語(yǔ)的面貌出現?!独C虎少年》卻回歸溫情的倫理傳統,寫(xiě)出質(zhì)樸動(dòng)人的姐弟情誼。姐弟倆都有為彼此付出的覺(jué)知,深切共情對方的心緒,令人讀來(lái)動(dòng)容不已。

《繡虎少年》以寫(xiě)實(shí)的工筆描摹出鄉村生活綿密的生活流,同時(shí)也穿插了不少生動(dòng)活潑的童謠。童謠既是兒童情趣和思維方式的展現,也是充滿(mǎn)地域特色的文化標志。在《姐姐》一章中,還通過(guò)民間故事和童話(huà)的融入,寫(xiě)姐姐榕方的夢(mèng)境,刻畫(huà)兒童內心世界。此外,動(dòng)物和人的互動(dòng)是兒童文學(xué)中常見(jiàn)的關(guān)系設置,小狗小黃多次在主人公身心崩潰之際出現,治愈溫暖主人公,而與小黃的情誼也滋養了梓屹后來(lái)的刺繡創(chuàng )作。

《繡虎少年》的童年敘事不僅落腳在書(shū)中的兒童,更追溯至奶奶的童年,這也是作者在書(shū)中埋下的另一重要的敘事脈絡(luò )。小說(shuō)從日常生活場(chǎng)景入手,從繡枕巾、繡繃、描花等細節處閃回,深入奶奶的家族身世,勾連起一個(gè)繡莊之家在兵荒馬亂時(shí)代流離失散的不忍往事,捕捉到抗戰背景下城市的斷壁殘垣。湘繡成為奶奶模糊記憶里尋根的唯一物象,也與國運的興衰相疊印。

三、繡虎——直面心中猛虎

繡虎是書(shū)中重要意象。繡獅虎正是梓屹奶奶的老家——錦美繡莊的絕技,總是顯影在奶奶殘缺零星的童年回憶里。雖然奶奶對自己的身世早已記憶不清,但是她卻仍然記得繡莊里的長(cháng)輩如何描線(xiàn)畫(huà)虎。而關(guān)于一針一線(xiàn)的勾連,既成為肌肉記憶糅進(jìn)奶奶的生命里,也讓奶奶的心重新在福山鎮上扎下了根。繡虎也進(jìn)入當下生活,以圖案的形式出現在奶奶為梓屹繡的枕巾上。后來(lái),梓屹更是翻到《記憶湘繡》一書(shū)中一位以繡虎出彩的湘繡藝人的口述,為奶奶找到了她縈繞夢(mèng)回的家鄉和家人。

《繡虎少年》以湘繡串聯(lián)始終,將湘繡世家的興衰、長(cháng)沙文夕大火和抗戰淪陷等歷史背景以人物回憶的方式穿插在小說(shuō)中,書(shū)寫(xiě)一個(gè)患有小兒麻痹癥的當代男孩的成長(cháng)故事。作者既有高屋建瓴的史詩(shī)視角,也始終深入兒童心理的褶皺,刻畫(huà)出一位殘障少年經(jīng)受煎熬掙扎與自我超越的心靈圖景。

孩童的世界不乏殘酷與磨煉,恐懼和自卑常如盤(pán)踞在孩子心中的猛虎,時(shí)常露出張牙舞爪的嘴臉來(lái)。對于殘障少年梓屹而言,心中的怪獸更為兇猛。作家心思細膩,筆力精微,她并非寫(xiě)周遭對梓屹簡(jiǎn)單粗暴的歧視,而是周邊人無(wú)心的殘忍。即使擁有至親無(wú)條件的愛(ài),但是梓屹仍然會(huì )被孩子的無(wú)知、成人的誤解所傷害。作者敢于直面少年內心激烈動(dòng)蕩的至暗時(shí)刻,真正探索兒童的人生,以此展現出童年生命的勇氣和力量?!队暌埂芬徽?,梓屹被外婆誤解打罵后,不慎掉入河中,僅靠一根藤蔓艱難爬上岸,面對著(zhù)湍流不息的蘭溪河,梓屹甚至開(kāi)始思考“活著(zhù),還是死去”的生存問(wèn)題,小狗的及時(shí)出現給予了梓屹溫暖,使他再一次勇敢地面對人生。兒童文學(xué)的底色始終是樂(lè )觀(guān)和充滿(mǎn)希望的,困苦與磨難終究只是兒童實(shí)現成長(cháng)的過(guò)往之路。

隨著(zhù)梓屹的不斷成長(cháng),在家人愛(ài)的庇護下,他的內心也變得愈發(fā)強大,而對美術(shù)的熱愛(ài)和學(xué)習的天賦逐漸讓他從自我厭棄到接納。直到梓屹進(jìn)入高中,看到湘繡作品《虎嘯圖》之后,大為震動(dòng),在嘗試刺繡的過(guò)程中更是確認了自己一生所要追求的事業(yè)。他也真正得以蛻變,成為自信堅定的繡虎少年。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