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評論

高求忠:背負鄉土行走的人

電影《周立波回清溪》有感

來(lái)源:長(cháng)沙晚報   時(shí)間 : 2024-06-20

 

分享到:

“這次回來(lái),看到農民的現狀,我心里很沉重?!薄斑@場(chǎng)變革,會(huì )在這廣袤的山鄉大地引發(fā)什么樣的巨變呢?就讓我的筆來(lái)記錄這個(gè)時(shí)代吧?!庇^(guān)影結束,這些句子一直在我腦海里重復播放,之前在書(shū)本上所看到的周立波,變得立體鮮活起來(lái)。電影講述了周立波回清溪村的一系列故事,呈現了《山鄉巨變》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過(guò),以其豐富的情感內涵和細膩曲折的故事敘述,將觀(guān)眾帶入了時(shí)光隧道。

電影生動(dòng)塑造了“為人民書(shū)寫(xiě),為時(shí)代放歌”的人民作家形象,體現了周立波的三個(gè)側面。作為農民,他挽起褲腳下田,“粗活干不好就寫(xiě)不好文章,”與村民同吃同行同勞動(dòng)。作為干部,他不講究級別,在村上掛職,領(lǐng)導、參與、見(jiàn)證農村的合作社進(jìn)程,提醒村干部們幫扶村民周咬筋,關(guān)心孤兒張賴(lài)皮,合作社進(jìn)程中出現了急躁冒進(jìn)現象時(shí),他不顧個(gè)人得失,毅然給省委書(shū)記寫(xiě)信反映情況,使問(wèn)題得到妥善解決。作為作家,他扎根鄉土,了解農民的喜怒哀樂(lè ),把鄉親們寫(xiě)進(jìn)了小說(shuō),記錄了史詩(shī)般波瀾壯闊的社會(huì )變遷。

周立波回清溪的每一步仿佛踏在觀(guān)眾的心弦上,激起了我們內心深處真摯的情感。他對故鄉的深情、對鄉親們的溫情深深打動(dòng)了觀(guān)眾。片中的夫妻情、父子情、父女情讓人印象深刻。對于兒女,周立波的感情是深沉而內斂的,去城里講課遇上大兒子,他喜出望外,之后急匆匆地趕去送別兒子,陪兒子吃飯,看著(zhù)兒子的目光飽含父愛(ài),如山水相依綿延。片子開(kāi)頭,他伏案寫(xiě)作,廢稿紙在陽(yáng)光下飄散,女兒奶聲奶氣地告訴他掉牙了,要他寫(xiě)累了休息,父女互動(dòng)其樂(lè )融融;片子結尾與開(kāi)頭呼應,風(fēng)吹動(dòng)一張張書(shū)頁(yè),女兒因白血病去世,朦朧的光影里,他守在女兒身邊,喃喃地說(shuō),爸爸忘記把牙齒丟到屋頂上了。命運的琴鍵在他身上彈奏出蒼涼的曲子,這旋律,從銀幕緩緩流淌出來(lái),回蕩在影院。夫妻在油燈下相互依偎的畫(huà)面溫馨感人,妻子雖然戲份不多,但她對周立波理解與支持體現在一舉一動(dòng)中,那句“面對群眾問(wèn)題,你怎么可能坐視不理嘛”,令我眼眶濕潤了。

《周立波回清溪》用心勾勒出一幅幅生動(dòng)傳神的鄉村生活畫(huà)卷,鏡頭語(yǔ)言富有張力,解決雷公藤事件之后的剪影頗具匠心,服化道有年代感,影片中還插入了小說(shuō)中的圖片,書(shū)本與影像的對比吸引眼球,湖湘風(fēng)味的對白讓人倍感親切。其他配角也塑造得活靈活現,個(gè)性鮮明,特別是倔強固執的周咬筋、油滑而帶幾分喜感的張賴(lài)皮、追求夢(mèng)想的滿(mǎn)倉等,都具有濃厚的鄉土氣息。周咬筋與滿(mǎn)倉的父子沖突引起觀(guān)眾的強烈共鳴,觀(guān)影時(shí),坐在我身邊的幾個(gè)老年觀(guān)眾,一邊看,一邊小聲說(shuō),“真像,過(guò)去就是這么回事,高度還原?!薄皾M(mǎn)倉啊滿(mǎn)倉,你還大一點(diǎn)就理解你爺老子(父親)啦!”音效和配樂(lè )相得益彰,優(yōu)美的旋律與秀麗的鄉村風(fēng)光相互映襯,為觀(guān)眾營(yíng)造沉浸式觀(guān)影體驗,與片中人物同頻共振。

周立波對文學(xué)的熱愛(ài)、虔誠、執著(zhù)以及高尚的使命感與強烈的社會(huì )責任感是本片的閃光點(diǎn),正如主題歌里所唱的,“大地給你創(chuàng )作生命”,他扎根人民書(shū)寫(xiě)時(shí)代的精神和情懷,和他的小說(shuō)一樣,經(jīng)過(guò)歲月的淘洗,依舊在人們心中熠熠生輝。老戲骨果靖霖的表演刻畫(huà)入微,成功地把握了角色的情感變化和內心世界,讓我感覺(jué),這就是周立波,想象中的周立波,也是歷史上的周立波,一個(gè)帶著(zhù)農民底色的周立波,一個(gè)與那片鄉土血脈相連的周立波,一個(gè)背負著(zhù)鄉土行走的周立波。

而今,清溪村成了中國文學(xué)第一村,詩(shī)畫(huà)田園、書(shū)香氣息,吸引了各地的游客。還建起了清溪劇院,或許,清溪劇院可以像廬山戀電影院一樣連續播放這部電影。影片中周立波說(shuō):“把自己隱去,直到淹沒(méi)在時(shí)間的沙里,只有作品永生?!彪S著(zhù)電影的上映,周立波和清溪村將走進(jìn)更多人的心中。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