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文訊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新聞資訊>天下文訊

評論家發(fā)聲解放日報“朝花會(huì )客廳”:“文藝評論是對思想現場(chǎng)的觀(guān)照”

來(lái)源:上觀(guān)新聞 | 欒吟之 黃瑋   時(shí)間 : 2024-06-27

 

分享到:

上海當代文藝批評正當其時(shí)、正逢其盛——

從來(lái)沒(méi)有一個(gè)時(shí)代能夠像今天這樣,在文學(xué)、戲劇、影視、美術(shù)、音樂(lè )等不同藝術(shù)領(lǐng)域擁有如此便捷而繁多的文藝評論渠道和如此之多的評論者。今天,我們應該如何在文化大視野下開(kāi)展文藝評論?圍繞這一話(huà)題,昨天在1927·魯迅與內山紀念書(shū)局舉辦的解放日報“朝花會(huì )客廳”第三期活動(dòng)中,相關(guān)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以“文藝評論是對思想現場(chǎng)的觀(guān)照”為題各抒己見(jiàn),進(jìn)行思想的交流與碰撞。

“朝花會(huì )客廳”是擁有68年歷史的解放日報老牌文藝副刊“朝花”的線(xiàn)下文藝評論研討平臺,從2023年上半年開(kāi)始每半年舉辦一次,聚焦文藝創(chuàng )作、文化生態(tài)和文藝批評,廣邀滬上專(zhuān)家、學(xué)者發(fā)表真知灼見(jiàn)。

本期“朝花會(huì )客廳”的與會(huì )專(zhuān)家們認為,近年來(lái)上海文藝作品展現出磅礴的思想內涵,涌現出一批表現優(yōu)秀的作品,諸如電影《攀登者》《1921》《我是醫生》《永不消逝的電波》,電視劇《繁花》《城中之城》,文學(xué)作品《千里江山圖》《戰上?!?,舞臺作品《永不消逝的電波》《一號機密》等。在此背景下,上海當代文藝批評正當其時(shí)、正逢其盛,文藝評論應成為對思想現場(chǎng)的觀(guān)照,思想現場(chǎng)也應成為對文藝評論的支撐。新時(shí)代的文藝評論將與新時(shí)代文藝一起,明確使命、自覺(jué)擔當,在“共同體”的視野中攜手并進(jìn)。

“雖然當下文藝市場(chǎng)活躍、文藝需求旺盛、文藝作品豐富,但能夠振聾發(fā)聵提出某種思想觀(guān)念、美學(xué)原則的文藝批評并不多見(jiàn)?!鄙虾I缈圃何膶W(xué)研究所副研究員劉春認為,文藝批評的破局之路,或許在于深入思考文藝批評的思想底色,超越碎片化的格局,重建整體性的視野。亟須助力建構“共同體想象”的文藝評論,而文藝作品所建構的“想象的共同體”,對外表達中華民族的深層文化內涵,對內加強文化凝聚力與自信心,這一切都需要文藝批評的有力闡發(fā)。因此,文藝批評如何“講好中國故事”的思想內涵,具有重要的理論價(jià)值和現實(shí)意義。

華東師范大學(xué)傳播學(xué)院教授沈嘉熠提出,文藝評論作為文藝工作的重要基礎,不僅是文化思想傳承的載體,更是文化思想鏡像的呈現。好的文藝評論如同一座橋梁,一頭連接著(zhù)作品和思想,另一頭連接著(zhù)創(chuàng )作者和觀(guān)眾。通過(guò)這座橋梁,觀(guān)眾不僅可以感受到藝術(shù)作品之美,也可以從中汲取精神力量。特別是近些年來(lái),出現了不少值得關(guān)注的網(wǎng)劇,其受眾群體多為“新新人類(lèi)”?!搬槍@些作品的文藝評論大有必要,評論家有責任去幫助年輕觀(guān)眾體會(huì )作品中藝術(shù)的專(zhuān)業(yè)性、技巧性以及作品背后創(chuàng )作者所傳達的情感和思想?!?/p>

《探索與爭鳴》主編、編審葉祝弟的觀(guān)點(diǎn)一針見(jiàn)血。他認為一般意義上的文藝評論并不等同于文藝批評,部分文藝評論偏重的是文藝鑒賞,某種程度是在技術(shù)和技巧的維度討論問(wèn)題,而真正的文藝批評則必須站在批評的高度,對評論對象做真實(shí)的“評斷”,才能切近思想現場(chǎng)。優(yōu)秀的文藝評論應該是“林中的響箭”,同樣需要獨立的創(chuàng )造精神。文藝批評家的創(chuàng )作與文藝作品創(chuàng )作者應該是相互映照,互影交光。文藝批評需要在歷史的脈絡(luò )中展開(kāi)論述。

同濟大學(xué)人文學(xué)院中文系副教授、上海電影評論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湯惟杰一路追溯著(zhù)文藝評論的來(lái)路,他檢索《申報》從1872年到1949年期間,“文學(xué)批評”“藝術(shù)批評”等詞匯的出現頻次,發(fā)現文藝評論文章集中出現在1920年以后,在近100年來(lái)開(kāi)始集中出現?!霸谖铱磥?lái),大概在1910年之后,上海聚集了國內最先進(jìn)的文化要素與技術(shù),以及與之相應的人才資源,在新聞出版、印刷等領(lǐng)域遙遙領(lǐng)先于其他地區,成為中國的文化中心城市,而文藝評論的繁榮也是題中應有之義,現代傳媒與文藝作品有了傳媒平臺的支撐,不僅諸種現代文藝樣式逐漸專(zhuān)業(yè)化,文藝評論也同時(shí)進(jìn)入職業(yè)化進(jìn)程。盡管中國的文學(xué)、藝術(shù)的批評史可以上溯到先秦時(shí)期,但那在某種意義上是自發(fā)的、個(gè)體的現象,只有到了近現代、特別是近現代的上海,才出現了真正職業(yè)的文藝評論家及其實(shí)踐空間?!?/p>

美術(shù)史論家、美術(shù)教育家、書(shū)畫(huà)鑒定家徐建融則指出,文藝作品的“底線(xiàn)”是遵守社會(huì )法制、公序良俗和生活常識,聚焦于具體作品的文藝評論當然要以鼓勵的、肯定的為主,批評性的則可以聚焦于現象。文藝評論家應該有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但不要用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否認別人的觀(guān)點(diǎn)?!八^‘歪理千千萬(wàn),真理只有一條’,我的看法是真理千千萬(wàn),歪理只有一條,那就是‘只肯定自己而輕易否定別人’?!?/p>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