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湘軍動(dòng)態(tài)

江月衛:酒緣

來(lái)源:長(cháng)沙晚報   時(shí)間 : 2024-06-27

 

分享到:

老師文采不凡,但他好酒,每喝必醉。師母勸他說(shuō),八十多歲的人了,不要再喝了。老師卻說(shuō),老婆啊,我喝了幾十年的酒,哪天你勸我說(shuō),老公啊,今天有好菜你喝一杯不?我搖頭說(shuō),不行,喝不得了,這個(gè)時(shí)候你就感到悲哀了!

本來(lái)師母是勸老師不喝的,經(jīng)老師這么一說(shuō),師母反而變成每餐都勸老師喝一杯。

我老家在湘西的山里,從小就聽(tīng)大人們說(shuō),為人不喝酒,難在世上走。這地方有很多關(guān)于吃的習俗,比如小孩子出生滿(mǎn)100天要開(kāi)齋,雖然還吃不了嚼的東西,也要用筷子在雞鴨魚(yú)等上沾一沾,再送往小孩子嘴里,以示他吃了,表示他這一輩子生活過(guò)得好,天天有肉吃。特別要說(shuō)明的,還要用筷子蘸一兩滴燒酒到孩子嘴里,如果孩子不哭不鬧就是長(cháng)大了有酒量。

村子里的孩子是放養的,相互串門(mén)。突然有一天,鄰居家三歲的孩子跑到我家來(lái),趁大人不注意,孩子端起桌上滿(mǎn)滿(mǎn)一杯子米酒,一口喝了。急得我直喊小孩父母。小孩母親說(shuō),沒(méi)關(guān)系,他天天陪他爺爺喝。我五歲時(shí)的一天下午,去八爺家玩,他家正在吃飯,沒(méi)勸我吃肉,竟勸我喝了一大杯米酒,我迷迷糊糊回到家睡到第二天中午,如果開(kāi)齋算第一次沾酒,這是我第二次接觸酒。

我初中畢業(yè)那年,睡覺(jué)睡不好,精力集中不起來(lái),記憶力下降。我爹訪(fǎng)了位中醫,開(kāi)了一服藥回來(lái)泡酒,要我早上起床喝一兩,晚上睡覺(jué)喝一兩。效果果然不錯,一天到晚不僅精力好,覺(jué)也睡得好,成績(jì)直線(xiàn)上升?,F在回想起來(lái),那個(gè)“醫”字的繁體下面有個(gè)酒壺,看樣子有些病是離不開(kāi)酒來(lái)治的。

村人習俗,喝酒圖醉,你到我家喝酒不醉,就證明我家不客氣。于是,衍生出許多規矩和禮數來(lái)勸酒。你敬我一杯,我勸你一杯,一來(lái)二去,到后來(lái)微醺便猜拳行令。上小學(xué)的時(shí)候,我就學(xué)會(huì )了猜拳,放學(xué)回家的路上,我們一路猜拳回家,哪個(gè)輸了就幫背書(shū)包,兩人一組,你去我來(lái),像唱歌一樣,聲音傳到對門(mén)山坡又折回來(lái):四季發(fā)財,五魁首,六位高升……

我生性膽小,家人培養我的膽量,就是從敬酒開(kāi)始的。每次家里來(lái)客,總要我端杯敬客人,要我講幾句祝詞:兄弟平分,酒喝平均;要想事業(yè)更輝煌,喝酒要比別人強;儀表堂堂,酒量非?!?/p>

村人們喝酒也鬧出不少笑話(huà),人們常常提起的兩個(gè)笑話(huà)。一個(gè)笑話(huà)是講四叔和幾個(gè)哥們在家喝酒,到后半夜都喝大了,都不知道他那幾個(gè)哥們咋回的家,也有幾個(gè)留下的,第二天早上,四嬸起來(lái)喂豬時(shí),發(fā)現豬圈有個(gè)人。原來(lái)他那哥們半夜尿尿翻到豬圈里了。還有一個(gè)笑話(huà),一村人喝醉了,摔倒在水溝里,水一直往他嘴里流,他卻不停地說(shuō),不喝了不喝了,你灌我也不喝了。

工作后,我熱愛(ài)寫(xiě)作,交往的大都是文人。文人沒(méi)有幾個(gè)不喝酒的。大家在一起常喝得昏天暗地。因為長(cháng)期飲酒,如今過(guò)了五十身體就出現了問(wèn)題,最主要的是“三高”。關(guān)心我的朋友也很多,給我送來(lái)這樣那樣的中藥,有泡水當茶喝的,有用來(lái)洗腳洗澡的,還有作飲食當飯吃的。每當我把這些藥吃完已是半飽。天天吃習慣了,哪天不吃像丟了魂一樣。他們勸我吃這樣那樣的藥,并強調吃藥不影響喝酒。特別是老張,吃飯前他轉身?yè)鹨路诙瞧ど洗蛞会?,我?wèn)他,干什么?他說(shuō),打胰島素。我這才知道他的糖尿病比我嚴重得多。我勸他說(shuō),酒還是要少喝。他說(shuō),喝白酒對糖尿病沒(méi)有影響。去年下半年,好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沒(méi)見(jiàn)老張。我打他電話(huà)說(shuō)他在外地。大概一個(gè)月后我再次打他電話(huà)已停機。打他老婆電話(huà),她說(shuō),他已經(jīng)去世了。我愣了老半天才問(wèn)是怎么一回事,他老婆哭著(zhù)說(shuō),糖尿病并發(fā)癥。

放下手機,我喃喃自語(yǔ):不喝,堅決不喝!

經(jīng)朋友引薦,我認識了一位治糖尿病的老中醫,前提是吃他的藥不能喝酒。果然,幾服藥就給我把血糖調理到了正常值。我遵從老中醫的教誨:不喝酒。朋友間吃飯喊我還是參加,但我聲明不喝酒。剛開(kāi)始大家還報以同情心:不喝沒(méi)關(guān)系。時(shí)間一久便不容許了……

想著(zhù)勞累了幾十年,美好生活才剛剛開(kāi)始,還有那么多親人朋友,還有全國的好多大好河山都還沒(méi)有看過(guò),我最后還是下定決心——堅決不喝。

這天回家,見(jiàn)桌上擺了我最喜歡吃的幾道菜,杯子里的酒已滿(mǎn)上。老婆說(shuō),今天是父親節,女兒特意安排的,你辛苦了,喝一杯吧!我有些激動(dòng),手端酒杯有些顫抖,放到嘴邊一股醇香撲鼻而來(lái),我深呼吸一口還是放下了酒杯。我搖了搖頭說(shuō),這輩子的酒已喝完了,早已醉在了心里。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