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散文

楊曉鳳:父親,我在滿(mǎn)世界里呼喚你

來(lái)源:文藝岳麓   時(shí)間 : 2024-06-17

 

分享到:

2009年6月16日,這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我最親最敬的父親在毫無(wú)征兆的情況下離我們而去,留給我們的只有無(wú)盡的思念和遺憾。在父親離開(kāi)的日子里,無(wú)數次地提筆,當寫(xiě)下父親二字時(shí),內心是那么地痛,淚水常常模糊了視線(xiàn)……

父親出生在書(shū)香世家,據文字和碑文記載,342年前即(1682年)我們的祖輩就在瀘溪縣落戶(hù)教書(shū)。深受傳統文化教育的父親,兩袖清風(fēng),一身正氣。他對子女教育也非常傳統,“把女兒當公主待,把兒子當英雄養”,公主就是大家閨秀,要有禮有節,要知書(shū)達理,要有大家風(fēng)范,英雄就是要有責任感,有擔當有作為,要有英雄氣概,所以我們家的教育方式對女兒是慈愛(ài)有加,對兒子是嚴厲管教。在我的記憶中,父親是最慈祥的父親,他愛(ài)我們疼我們,不讓我們受一點(diǎn)點(diǎn)委屈,但對我們的要求也是非常之高。父母生前的諄諄教誨像增強免疫力的白蛋白,滋養著(zhù)我的精神和靈魂,時(shí)時(shí)刻刻提醒我要做一個(gè)對社會(huì )有用的人,有道德、有良心、有修養。雖然我不能完全達到我最敬愛(ài)的父親對我的厚愛(ài)和期望,但我時(shí)時(shí)刻刻用他老人家的為人準則來(lái)要求自己,盡量不偏離方向,好讓他的靈魂在天國安詳!

記得有一次,我們的科研產(chǎn)業(yè)做得非常紅火的時(shí)候,因為倉庫不夠,我想把父親廠(chǎng)的倉庫租下來(lái),也算是幫父親的老同事們一把。那天我和父親一起去保管那里取鑰匙,想不到的是那保管竟然還有幾分不情愿,我當時(shí)因為心急,說(shuō)話(huà)的態(tài)度有點(diǎn)沖?;貋?lái)后,父親語(yǔ)重心長(cháng)地批評了我,嚴肅對說(shuō)我“應該好好反省自己,今天哪里做得不對?!辈⒄f(shuō)“俗話(huà)說(shuō)得好, ‘人有三節草,不知那節好’,他們都是你的長(cháng)輩,看著(zhù)你長(cháng)大的,你今天的態(tài)度讓我很失望,你知道他們心里有多少委屈嗎?曾經(jīng)是那么輝煌的省直國企,現在落魄成這樣,叔叔們心里難過(guò)啊,記住,你以后不管何時(shí),面對比你弱的人,千萬(wàn)不能盛氣凌人?!?/p>

在我出嫁的前一天,父親眼里含著(zhù)淚,不停地告訴我,嫁到了夫家,一定要孝敬公公婆婆,一定要視丈夫的父母為自己的父母,要做一個(gè)好兒媳。在父親的時(shí)時(shí)教誨下,三十多年與公婆相處,我從來(lái)沒(méi)有跟婆婆紅過(guò)一次臉,婆婆總是在外人面前夸贊:“我兒媳她們家,家教好!”我沒(méi)有給父母丟臉!

記得有一次,弟弟因公出差出了車(chē)禍,肇事的司機是位單身母親,家里有三個(gè)孩子還在上學(xué),責任完全在對方,通過(guò)交警劃分責任,肇事方應該負全責,父親看著(zhù)她們孤兒寡母的可憐,就不停的給弟弟一方做工作,讓他們少要賠付一些,弟弟憤憤不平地跟我說(shuō),“我還沒(méi)見(jiàn)過(guò)這樣的父親,居然為別人說(shuō)話(huà)”。父親解釋的理由很簡(jiǎn)單:“人在難處拉一把,馬在難處莫加鞭?!薄拔幕蟾锩睍r(shí)父親被打成“反革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父親平反后,那些害過(guò)他的人,上門(mén)來(lái)就一句“對不起”,父親冰釋前嫌!父親就是這樣一位寬容、豁達、善良、擔當的男子漢,是我們兄弟姐妹的人生榜樣!

自從父親走后,我的內心深處更加孤獨,常常有一種空蕩蕩的感覺(jué),常常獨自一人默默的流淚,在這個(gè)世界里,父母是最疼愛(ài)我們的人,父母的愛(ài)是我們永遠無(wú)法觸及的塔尖,父母的懷抱是我們最溫暖的港灣,父母就是黑夜里的一盞長(cháng)明燈,讓我們不會(huì )害怕,不會(huì )迷失方向?!皹?shù)欲靜而風(fēng)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季羨林大師的話(huà)我曾記在筆記本里,想不到成了我生命中父女情感的真實(shí)寫(xiě)照,父親退休后一直一個(gè)人獨居,他說(shuō)“在還能自理的情況下,不給孩子們添麻煩”,父親住的地方是老城區,也是他們的工廠(chǎng)職工宿舍,離我住處有8公里,記得父親生前最后一次來(lái)看我,說(shuō)了一些關(guān)于身體和生活的事,我只是隨便給父親弄了點(diǎn)吃的。吃完中午飯,他就說(shuō):“你有中午休息的習慣,我回去了,以免影響你休息?!比缓笃鹕黼x開(kāi)座位,囑咐我好好中午休息一下,他老人家自己開(kāi)門(mén)離開(kāi)了我的家,看著(zhù)父親不再筆挺的背影,我只是目送了父親。想不到,這一背影成了父親與我今生今世最后的訣別,每當腦海里浮現父親開(kāi)門(mén)這個(gè)情景,我總會(huì )潸然淚下,淚流滿(mǎn)面。今生我欠父親的太多,多么希望真有來(lái)生,來(lái)生再做我父母的女兒。

越是逢年過(guò)節,總是倍思親人,懷念與我們陰陽(yáng)兩隔的父親。所以,我尤其害怕過(guò)節,越是過(guò)節,心里的孤獨感總是成倍的膨脹……遠在天國的父親您可好?您的女兒好想您??!多想再聽(tīng)聽(tīng)父親的敦敦教導,多想在您的身邊撒撒嬌,您還沒(méi)有來(lái)得及跟孩子們說(shuō)一聲道別,就匆匆走了,兒女們有太多的遺憾,太多的思念,太多的牽掛沒(méi)有來(lái)得及跟您傾訴。只有經(jīng)歷了撕心裂肺的生離死別才會(huì )懂得,生命是多么的脆弱,熱愛(ài)生命,珍惜生命,關(guān)愛(ài)生命是多么的重要。

父親走的時(shí)候,我們把他的手機也一起伴隨他帶去了天堂,父親的號碼一直留在我的手機里,想念他老人家的時(shí)候,常常打開(kāi)他的電話(huà)號碼看看,真想給他一個(gè)電話(huà)啊,可是無(wú)論我怎樣撥弄再也聽(tīng)不到他的回音。父親,我在滿(mǎn)世界里呼喚您??!天地間可有感應?你在天國可知曉?


作者簡(jiǎn)介:

楊曉鳳,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國家級民族出版社出版詩(shī)集《青春的色彩》—部,在《民族文學(xué)》、《中國作家》、《湖南文學(xué)》、《年輕人》、《團結報》、《學(xué)習強國》、《人民網(wǎng)》、《中國作家網(wǎng)》《湖南作家網(wǎng)》《新湖南》《湘西網(wǎng)》等國家級、省級,州級,報刊、新媒體發(fā)表詩(shī)歌、散文,報告文學(xué)、文學(xué)評論等10余萬(wàn)字。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