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shuō)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小說(shuō)

謝利文:黃可的春夢(mèng)(小小說(shuō))

來(lái)源:長(cháng)沙晚報   時(shí)間 : 2023-03-22

 

分享到:

二月二,龍抬頭。一抬頭,黃可就上三十歲了。這是一個(gè)敏感的年齡。對還沒(méi)有結婚的男孩子來(lái)說(shuō),意味著(zhù)到了青春期的尾巴。黃可希望這條尾巴能夠無(wú)限期地延長(cháng),這樣,他就可以無(wú)憂(yōu)無(wú)慮地繼續過(guò)他的自在日子。

黃可家在城郊,屋后是山,門(mén)前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在這片田野,每到春天長(cháng)滿(mǎn)了水芹菜,嫩綠嫩綠的,輕輕一捏就會(huì )滴出水來(lái)。掐兩把回家炒著(zhù)吃,那味道才叫一個(gè)鮮呢。紫云英開(kāi)遍的時(shí)候,地上像鋪了一層厚厚的褥子,孩子們在田野里打滾撒潑,粉紅色的紫云英和綠色的葉子粘在頭發(fā)上,衣服上,變出無(wú)數個(gè)大花臉。大伙兒你看著(zhù)我,我看著(zhù)你,哈哈大笑。

可是那些日子像被誰(shuí)拿著(zhù)梭子一丟,眨巴一下眼睛,就過(guò)去了。霧氣蒸騰的河面上,看不清船只,橫在水面上的橋也是朦朦朧朧,倒影和橋都在晃蕩。水是碧綠的、清澈的,還帶著(zhù)些微的寒意。河邊以前是孩子們玩樂(lè )的天地,自從修建了濕地公園以后,黃可偶然會(huì )在人少的時(shí)候坐上一陣子。樹(shù)上鳥(niǎo)兒的鳴叫,成為陪伴他進(jìn)入夢(mèng)鄉的催眠曲。

黃可靠在一棵樹(shù)上,陽(yáng)光輕柔地包圍著(zhù)他。也許是夢(mèng)到了什么好事情,他的嘴巴咧開(kāi),涎水順著(zhù)嘴角流下來(lái)……

當一只蜜蜂嗡嗡地叮在花朵上,黃可的目光停留下來(lái)。他覺(jué)得蜜蜂喜歡花的甜蜜,花又是需要蜜蜂來(lái)糾纏和打擾的。這是一場(chǎng)兩廂情愿的春之美夢(mèng)。于是,他從心里羨慕起這只小小的蜜蜂來(lái),它那小小的腳手,靈活地在花蕊中探尋。蜜蜂是快樂(lè )的,它找到了想要的東西?;ㄔ谀睦?,蜜蜂就追到哪里,從不知疲倦。一個(gè)春天,一場(chǎng)花事,因了殷勤的蜜蜂和多情的花朵,變得曲折生動(dòng)。此刻,他多么希望能夠遇上一朵可以讓他歇歇腳的花朵!至于這朵花是桃花或是李花,是紫云英還是油菜花,都不重要。頂頂重要的是,這朵花要符合他的胃口,能夠給他帶來(lái)歡樂(lè )。

雖然不知道自己要尋找的花朵在哪兒,這些美妙的想法卻激起了黃可高昂的興致。他開(kāi)始把自己想象成一只辛勤的小蜜蜂,他要去尋覓春天的信息,尋找屬于他的那朵花兒。

開(kāi)著(zhù)車(chē)信馬由韁,黃可到了一個(gè)山莊。山莊里沒(méi)有花,卻有好大一片茶園。一個(gè)兔子形象的人偶,站在門(mén)口迎接游客。兔子全身雪白,兩只長(cháng)長(cháng)的耳朵豎起好高,眼睛紅紅的,兩顆突出的兔牙尤其可愛(ài)。

這里正在舉行一年一度的采茶比賽。兔子的聲音溫柔而極具糯性,一下子把黃可的心粘住了。黃可走近去,握住了兔子隨音樂(lè )節奏擺動(dòng)的雙手。他從兔子的紅眼睛里看到里面住著(zhù)兩只黑黑的眼睛。黑黑的眼睛忽閃忽閃,黃可能夠感覺(jué)到那雙眼睛在注視他。

黃可的雙手握得更緊了,兔子似乎也在有意地握著(zhù)他的手。一股電流般的眩暈真是讓人迷醉!他側轉身,小心翼翼地擁抱了一下兔子,對著(zhù)兔子說(shuō)了一句悄悄話(huà),還沒(méi)等兔子回答,心就跳得不行了。臉上著(zhù)了火一般灼熱。

兔子注視了他好一會(huì ),用手指著(zhù)茶園方向,慢悠悠地消失在遠處的房子里。

采茶比賽的時(shí)間到了。黃可遠遠看去,一排穿淡藍色衣裳的姑娘戴著(zhù)棕色的小斗笠,背著(zhù)背簍,站成一道美麗的風(fēng)景:

茶山的阿妹俏模樣/啊吔……吔……吔……俏模樣/十指尖尖采茶忙/啊吔……吔……吔……采茶忙/引得蝴蝶翩翩飛呀/引得蜜蜂嗡嗡唱/啊吔……吔……吔……

茶葉在姑娘們的手指間跳舞。調皮的風(fēng)跑過(guò)來(lái),撩動(dòng)她們的衣裙和頭發(fā)。她們的歌聲飄得老遠老遠。

歌聲點(diǎn)燃了黃可內心的火焰。他舞著(zhù)一面鮮紅的絲巾,向茶海奔去……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