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文訊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新聞資訊>湖湘文訊

王躍文談新作:從家譜到《家山》

來(lái)源:《中國新聞》報   時(shí)間 : 2023-01-06

 

分享到:

【《中國新聞》報記者程小路報道】1999年,王躍文憑借一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國畫(huà)》蜚聲國內文壇,由此被稱(chēng)為“中國官場(chǎng)文學(xué)第一人”。但他直言這種定義是外界強加給自己的“一貼狗皮膏藥”,并通過(guò)之后的作品撕掉了這個(gè)標簽,比如曾獲第六屆魯迅文學(xué)獎的小說(shuō)《漫水》,描繪了一個(gè)田園詩(shī)式的鄉村烏托邦。

近日,王躍文的新作《家山》與讀者見(jiàn)面,這部小說(shuō)里的故事發(fā)生地——南方鄉村“沙灣”,其原型正是“漫水”,王躍文的家鄉?!都疑健窌?shū)寫(xiě)了一個(gè)跨越五代人的故事,呈現的是作者熟悉的鄉村民俗史,也是一個(gè)時(shí)代的變遷史。王躍文說(shuō),他想通過(guò)一個(gè)鄉村去展示一個(gè)時(shí)代的風(fēng)云際會(huì ),一個(gè)民族的生生不息。

知名作家、湖南省作協(xié)主席王躍文。(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供圖/《中國新聞》報發(fā))

“湘西縱隊”有原型

2022年12月30日,元旦假期前的周五傍晚,在位于北京朝內大街的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老樓里,多名作家、文學(xué)評論家以及媒體出版界和學(xué)界大咖齊聚一堂,熱烈地討論一部由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聯(lián)合湖南文藝出版社推出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家山》,活動(dòng)通過(guò)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的視頻號同步直播。這場(chǎng)活動(dòng)的主角,自然是小說(shuō)作者王躍文。

小說(shuō)《家山》的故事發(fā)生在南方鄉村“沙灣”,以陳姓為主的數百戶(hù)村民世世代代在此生活勞作,老一輩中有年過(guò)七旬的鄉賢佑德公,是村長(cháng)也是道士的修根,年輕一輩里有從黃埔軍校畢業(yè)的劭夫,留日歸鄉的揚卿,省城求學(xué)回來(lái)的齊峰等。他們經(jīng)歷了軍閥混戰,國共合作,解放戰爭……在歷史的滾滾車(chē)輪下,在世俗又充滿(mǎn)詩(shī)性的鄉村圖景中,抽壯丁、大洪水、征賦納稅等沖突與爭斗的命運變奏不時(shí)鳴響,一部波瀾起伏的地方史志在讀者眼前徐徐展開(kāi)。

王躍文在新書(shū)發(fā)布會(huì )上透露,《家山》一開(kāi)始暫定名為“家譜”。十多年前,他在一個(gè)深夜翻看湖南懷化溆浦老家的王氏族譜,其中記載了祖輩、父輩走過(guò)的路?!疤貏e是讀到我的伯父輩、爺爺輩在1949年4月組織湘西縱隊,跟國民黨殘余勢力對抗,迎接解放軍進(jìn)城。當時(shí)他們都是年輕人,這些革命青年在一個(gè)老地下黨員的帶領(lǐng)下一起成立(湘西縱隊)這么一個(gè)武裝,家家戶(hù)戶(hù)出錢(qián)出力,有槍的出槍?zhuān)腥说某鋈?。我每次讀的時(shí)候,都會(huì )把那份名單里的名字一個(gè)一個(gè)讀下來(lái)。讀完家譜后,聯(lián)想到自己小時(shí)候從奶奶、母親和村里老一輩人那里聽(tīng)過(guò)的舊事,便產(chǎn)生了‘不能不寫(xiě)這部小說(shuō)’的沖動(dòng)?!?/p>

王躍文說(shuō),自己在創(chuàng )作時(shí)有一個(gè)基本的態(tài)度——“史筆為文”,為此他翻閱了大量史料以及關(guān)于鄉村研究的一些論著(zhù),小說(shuō)里的很多細節都有真實(shí)出處。

王躍文最新長(cháng)篇小說(shuō)《家山》。(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供圖/《中國新聞》報發(fā))

采用《紅樓夢(mèng)》的“復調式”寫(xiě)作

在這場(chǎng)新書(shū)發(fā)布會(huì )上,多位嘉賓提到,《家山》中呈現鄉村社會(huì )結構的筆調,是《紅樓夢(mèng)》式的“復調式”寫(xiě)作。王躍文說(shuō),他在寫(xiě)作時(shí)遵循的不是單一敘事邏輯,而是基本的生活邏輯,“這部小說(shuō)也不注重簡(jiǎn)單的外在的沖突。真實(shí)生活并不是按照某位高明編劇的劇本去上演,我作為一個(gè)作家,也不愿意充當這樣的編劇”。

王躍文在寫(xiě)這部小說(shuō)的過(guò)程中常常流淚,甚至每天哭好幾次。他的妻子、詩(shī)人張戰在分享會(huì )上透露,夫妻倆居家工作時(shí),自己在臥室,王躍文在書(shū)房,丈夫經(jīng)常寫(xiě)到一半“闖”進(jìn)臥室,告訴妻子“我把誰(shuí)誰(shuí)誰(shuí)送上山了”(小說(shuō)里的人物去世),一邊講一邊淚流滿(mǎn)面。

“我以為文學(xué)的第一要義就在一個(gè)‘情’字。我愛(ài)我的家山厚土,我愛(ài)我的父老鄉親,我寫(xiě)作的時(shí)候可以說(shuō)用心安放每一個(gè)字、每一個(gè)標點(diǎn)符號,因為語(yǔ)言在這里傳達的是血肉和土地的關(guān)系?!蓖踯S文說(shuō),“所以像這種看上去很平實(shí)的寫(xiě)作,雖然沒(méi)有多少曲折故事,但我覺(jué)得是十分動(dòng)人的?!?/p>

“每個(gè)中國人心中都有一個(gè)家山”

此次活動(dòng)中,不少嘉賓評價(jià),《家山》內涵豐富、氣勢宏大,是一部具有史詩(shī)氣質(zhì)的小說(shuō)。王躍文也坦言,他力求寫(xiě)出一部有史詩(shī)品格的小說(shuō),“《家山》固然是我心目中的家山,但我相信每個(gè)中國人心中都有一個(gè)家山,我寫(xiě)的也是所有中國人的家山”。

北京大學(xué)中文系副教授叢治辰認為,《家山》中的英雄不是一個(gè)人,而是一群人,是一群認同鄉村道德準則的人?!澳切蕜t在小說(shuō)中體現得很具體,比如懶人和‘二流子’是被看不起的。而所有認同這種鄉村倫理的人,都從普通人變成了英雄,要么從一開(kāi)始就找到救國道路,要么中途幡然悔悟加入了抗戰隊伍……說(shuō)到底,這個(gè)小說(shuō)最本質(zhì)的英雄是中國的文化,是在基層以鄉村文化為代表的向善的、向好的、積極的、求大同的、求仁義的文化?!?/p>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研究員劉大先最喜歡的小說(shuō)人物是農民陳有喜,沒(méi)讀過(guò)書(shū),但聰明、勤勞、仁義。從這個(gè)人物身上可以看到,中國文化的“根性”確實(shí)在鄉土中國。劉大先說(shuō),“中國人很少談‘愛(ài)’,愛(ài)是一個(gè)現代概念,我們講的是情和義,情和義構成中國人根性的基礎。即便你是農民,他是鄉紳,大家立場(chǎng)不同,站位不同,但有一個(gè)東西能把大家聯(lián)結在一起,那就是中國人的情義?!?完)(《中國新聞》報)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