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shuō)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小說(shuō)

梁文武:愛(ài)過(guò)

來(lái)源:婁底廣播電視報   時(shí)間 : 2023-08-03

 

分享到:

我怎么也不明白,表弟勇,名牌大學(xué)碩士,公務(wù)員,有背景,二十年前經(jīng)歷過(guò)一段失敗的婚姻,現在五十歲了,卻依舊單身!

舅媽今年七十大壽,我去賀壽,遞上了一個(gè)大紅包,卻被她分文不要地退了回來(lái),反倒給我加了個(gè)更大的紅包,讓我像丈二和尚樣愣在了那里。舅舅把我叫到一邊,輕聲耳語(yǔ):舅媽只有一個(gè)心愿,讓勇早日成家。我知道,能說(shuō)會(huì )道的我被舅媽相為說(shuō)客。

壽宴后,我私下里把勇叫到一旁,說(shuō)好久未見(jiàn),想和他單獨聊聊兄弟感情。他欣然應允??Х葟d里燈光昏暗,對面的勇一直在沉思。我問(wèn)他,身邊始終鶯鶯燕燕,為什么還是單身?他不自然地一笑,有著(zhù)苦咖啡的味道,和我講起了故事。

勇從小到大都是學(xué)校的尖子生,獎狀獎杯獎牌拿了無(wú)數,始終是全校最耀眼的那個(gè)。高中的時(shí)候,他參加學(xué)校的英語(yǔ)競賽,旁邊坐的是一個(gè)隔壁班的女孩,颯爽短發(fā),很干練的那種,蘋(píng)果臉,一點(diǎn)點(diǎn)嬰兒肥,滿(mǎn)滿(mǎn)的膠原蛋白,好像掐一把下去,Q彈Q彈。女孩的筆沙沙地與紙摩擦著(zhù),她不時(shí)停頓一下,把筆靠在臉旁,眉頭一蹙,久久沒(méi)有舒展,等勇繼續埋頭答題,她又朝這邊偷偷瞄上幾眼,迅速把頭低下去,像一個(gè)心虛的小偷。用小偷稱(chēng)呼她是絕配,因為,她后來(lái)確實(shí)偷走了勇的心。

勇只有作文題了,這是占分比最高的一項,他冥思苦想。突然,那女孩以光速拿走了他擺在一旁的橡皮,招呼也不打,就慌亂地在自己答題卡上擦了起來(lái),頭依舊埋著(zhù),耳旁的發(fā)把她整個(gè)臉都遮了起來(lái),有點(diǎn)像恐怖片里的女鬼。勇一下子迷糊了,也沒(méi)有朝女孩這邊看,只是覺(jué)得此事怪異,突兀無(wú)比,尷尬地愣了愣,又繼續作文。本來(lái)萬(wàn)事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奇怪的是,直到比賽結束,女孩也沒(méi)把橡皮還給他,而是雀躍著(zhù)回到隔壁班,像什么事都沒(méi)發(fā)生。

同學(xué)告訴他,女孩叫萍,是隔壁班的班花。放學(xué)后,萍攔住了勇,這回他仔細瞧了瞧,確實(shí),容貌不比明星遜色。他以為萍是要還橡皮,想都沒(méi)想先咧開(kāi)了嘴,準備好嘟喃她幾句。萍卻伸出了手:很高興結交你!

兩人有來(lái)有往,形影不離,卻被班主任雙雙叫到了辦公室。同學(xué)??!前途要緊!四個(gè)字,把勇和萍分隔在天河兩端。平日里,兩人見(jiàn)了面都不說(shuō)話(huà),萍咬咬嘴唇,勇卻鼓著(zhù)腮幫子啞口無(wú)言。

好在高中只有三年,勇不出所料地考上了名牌大學(xué),意外的是萍上的大學(xué)和勇的學(xué)校是一個(gè)城市。這回兩人雙宿雙飛沒(méi)人說(shuō)了吧!確實(shí),那段時(shí)間是勇一生中最快樂(lè )的時(shí)光。但是,任何東西只要一出挑,打主意的人就會(huì )多。省城一個(gè)富豪的千金喜歡上了勇,當著(zhù)他的面說(shuō)非他不嫁!萍的追求者更是眾多,什么富二代官二代星二代排了長(cháng)隊,一到周末,一溜的豪車(chē)就在校門(mén)外等萍。兩個(gè)人只當這些人都不存在,我行我素。是的,有情人終成眷屬啊,書(shū)上都這么說(shuō)!

得知消息的舅媽一個(gè)電話(huà)打給兒子,堅決找富豪千金做兒媳,否則別回家,也別再認她這個(gè)媽?zhuān)∩踔?,生活費都給勇停了。這件事,勇一直瞞著(zhù)萍,他偷偷出去打工,只要是課余時(shí)間,基本上見(jiàn)不到勇。一來(lái)二去,加上心事重重,勇病倒了。萍到醫院看勇,守在身旁,整整一個(gè)星期,直到勇康復,臨走時(shí),交給他一張銀行卡,說(shuō)里面有一萬(wàn)塊錢(qián),要他先用著(zhù),自己會(huì )定時(shí)往里面打錢(qián),直到他學(xué)業(yè)有成,而后轉過(guò)身,手臂在臉上擦拭著(zhù)什么,跑著(zhù)離開(kāi)了勇。從此,萍似乎像從地球上消失了。

可能勇的基因里沒(méi)有經(jīng)商的天賦,岳父給了他一筆巨款做啟動(dòng)資金,僅僅兩年,被他虧得一分不剩,又把他聘為公司副總裁,一副交班的架勢,他卻把公司做得一日不如一日,最后還欠了一屁股債。老婆終究是失望了,倒是勇還有最后的擔當,決定離婚,凈身出戶(hù)?,F在的勇成了家鄉城市的公務(wù)員,如果成個(gè)家,生個(gè)兒,那是綽綽有余,但是勇堅持單身!

同學(xué)聚會(huì ),勇和萍都沒(méi)去,有人告訴勇,萍現在很幸福,丈夫是一位企業(yè)家,比她整整大二十歲,據說(shuō)當年萍給勇的錢(qián),就是這位企業(yè)家資助的。萍常常向同學(xué)們提到勇,說(shuō)他如何優(yōu)秀,要他永遠加油。勇說(shuō),有情人不一定要成眷屬,愛(ài)過(guò)就是生命最好的饋贈。同學(xué)們告訴勇,萍聽(tīng)到這句話(huà),泣不成聲,說(shuō)那塊橡皮她永遠也不會(huì )還他。

表弟說(shuō)完,頭重重地砸在咖啡店的桌上,咖啡杯一陣顫栗,稍頃,他用溜圓的眼珠子瞧著(zhù)我,一圈淚水在眼眶打著(zhù)轉,輕聲問(wèn):你知道什么叫做曾經(jīng)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嗎?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