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shuō)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小說(shuō)

周玉明:桐子樹(shù)下(小小說(shuō))

來(lái)源:長(cháng)沙晚報   時(shí)間 : 2023-07-26

 

分享到:

日頭好辣,烤得車(chē)上的人一身又一身的汗?!斑?!”車(chē)子停在了圩場(chǎng)上的終點(diǎn)站。高中學(xué)生小翠提起簡(jiǎn)單的行李下了車(chē)。從小溪邊刮來(lái)一陣風(fēng),小翠深吸一口,覺(jué)得涼而柔和。她理理頭發(fā),順著(zhù)小溪朝桐子沖走去。

昨天下午,哥哥打電話(huà)要小翠放假就回去。嫂子到了暑假忙不贏(yíng),小翠正好幫下手。小翠本來(lái)想和城里同學(xué)去玩幾天,也只好打消了念頭。

前面,翻過(guò)一座不太高的山,就到了。村子在一個(gè)山坳里,四周的山上長(cháng)了好多的桐子樹(shù),村子因此就叫桐子沖。

嫂子看到小翠回來(lái),趕忙停下手上的事,熱了飯菜招呼她吃。嫂子認為小翠大熱天又坐車(chē)又走路,辛苦了,一下午都沒(méi)喊她做事。嫂子晚上還把小翠從學(xué)校帶回來(lái)的床單洗了。

小翠身材嬌小,臉蛋秀氣,性子又文靜,很逗人喜歡。爹娘在世時(shí),對小翠是百般的嬌愛(ài)。不用說(shuō)田地上的活兒,就是屋里的事也不讓小翠沾手。哥哥對這個(gè)小了十幾歲的小妹也是十分憐愛(ài)。

小翠快樂(lè )地成長(cháng)著(zhù),在學(xué)校讀書(shū)的成績(jì)也可以。爹娘歡喜地想,小翠能讀就盡量讓她讀,多讀點(diǎn)書(shū)也有個(gè)好出路。老兩口不想寶貝女兒去外面打工,隨隨便便結婚嫁人。

小翠十五歲那年,本來(lái)好端端的日子,遭遇令人痛心的變故。先是爹爹得了腦溢血,在醫院治療了幾個(gè)月后,離開(kāi)了人世。娘又急又操勞,沒(méi)多久突發(fā)心臟病跟隨老伴而去??蓱z的小翠整日以淚洗面,傷心得讓人一見(jiàn),心兒跟著(zhù)揪痛。

長(cháng)兄如父,何況自己就只有小翠一個(gè)妹妹。哥哥心里打定了主意,無(wú)論怎樣都要對小翠好,讓逝去的爹娘放心。嫂子也重情理,不止一次對人說(shuō),寧愿苦自己,也不會(huì )虧待小翠。

小翠考到縣城的高中時(shí),沖里人都以為小翠這下讀不成了,畢竟要花一筆不少的錢(qián)??筛绺缟┳酉攵疾挥孟刖驼f(shuō),小翠,你只管好好讀書(shū),考上大學(xué)我們也供你。

為了供小翠讀書(shū),早日還清爹娘治病欠下的錢(qián)。哥哥離開(kāi)妻子和一雙年幼的兒女,到廣東的工廠(chǎng)去打工,領(lǐng)到工資就會(huì )按時(shí)給小翠寄錢(qián)。屋里的事全落到嫂子身上。

嫂子曉得小翠從沒(méi)做過(guò)田地里的事,也怕她吃不了那份苦,就只要小翠到地里扯扯豬草喂喂豬。屋里養的是不吃飼料的土豬,土豬好賣(mài),價(jià)錢(qián)又高,就是費人手費時(shí)間。

這天上午,小翠提籃子到后山扯豬草。桐子樹(shù)邊的坡上有一叢熟透的野草莓?!巴?!”小翠興奮地伸手去摘,不料身子一歪摔倒了,細嫩的手臂讓荊棘劃出了血。小翠好痛,小嘴一張哭起來(lái)。

小翠哭著(zhù),哭著(zhù),不由想起了逝去的爹娘。小翠想,要是爹娘在世,就不會(huì )喊自己扯豬草了。

“爹,娘!”小翠傷心喊起來(lái)。

“嚓,嚓嚓?!?腳步聲由遠而近,七嬸走來(lái)摸著(zhù)小翠的手。

“你怎么了?”七嬸問(wèn)。

“摔了一跤?!?/p>

“想爹娘了?”七嬸問(wèn)。

“嗯!”小翠淚眼婆娑,點(diǎn)了點(diǎn)頭。

“好妹子,不要哭?!?/p>

“哪個(gè)妹子不是爹娘養的嬌嬌女?!逼邒饑@息,眼眶濕潤了。

“來(lái),坐下來(lái)歇歇,嬸娘想起一個(gè)故事,正好說(shuō)給你聽(tīng)?!逼邒鹫f(shuō)。

以前,沖里也有一個(gè)和你差不多大的妹子,爹娘過(guò)世后,跟哥哥過(guò)日子。哥哥在外邊大戶(hù)人家做長(cháng)工,平常日子不回屋。哥哥當然對妹妹好,可是嫂子為人好差,嫌棄妹妹,說(shuō)妹妹是個(gè)拖累。天光到黑,嫂子都喊妹妹做事,做得不如意就打罵。更加過(guò)分的是,妹妹經(jīng)常是吃不飽飯,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爛爛的。

妹妹一個(gè)人躲到后山的桐子樹(shù)下,想爹想娘,想自己遭受的苦楚。妹妹流著(zhù)眼淚,對桐子樹(shù)哭訴自己的心事。說(shuō)來(lái)也怪,那幾年,后山的桐子樹(shù)長(cháng)得特別好,果子也掛得多。

過(guò)了幾年,妹妹找了個(gè)好老公。出嫁前三天,妹妹當著(zhù)哥嫂和沖里人的面,一邊哭一邊唱:桐子樹(shù),矮馱馱,沒(méi)娘女,跟哥哥。哥哥說(shuō)我吃得少,嫂子罵我吃得多。嫂子,嫂子,莫罵了,還有三天就嫁了。嫁出了娘親的嬌嬌女!嫁出了嫂子的大冤家!

“唉!相比那個(gè)妹妹,哥嫂待你可好了?!逼邒鸪?,寬心地說(shuō)。

小翠重重地“嗯!”了一聲,提起籃子跟著(zhù)七嬸回屋。

小翠進(jìn)屋就搶著(zhù)把嫂子換下來(lái)的衣服洗了。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