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shuō)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小說(shuō)

范季明:城市美容師

來(lái)源:湖南作家網(wǎng)   時(shí)間 : 2023-06-05

 

分享到:

紫氣氤氳合,樓臺迤邐開(kāi)。百花芬芳里,春風(fēng)入夢(mèng)來(lái)。

倘佯在美不勝收的星城,我如醉如癡。飄飄然有點(diǎn)“不羨鴛鴦不羨仙”了??刹皇敲?,兒子從林業(yè)科技大學(xué)畢業(yè),不幾年就當上了星城園林局的辦公室主任,他西裝革履,風(fēng)度翩翩。女兒讀的醫專(zhuān)美容,開(kāi)了家美容店,也把自己打扮得荷花仙子似的。我從邊遠山區的鄉鎮公務(wù)員的位子上退休近十年了,住在這風(fēng)景如畫(huà)的都市,每月攥著(zhù)一把鈔票,那心情美滋滋的。

閑來(lái)無(wú)事,我常常沿著(zhù)林蔭大道蹓跶。風(fēng)光帶的花崗石雕欄玉砌,人行道盲道鋪的地磚锃亮锃亮。一個(gè)穿著(zhù)紅黃相間的馬褂子的老頭,拿著(zhù)條帚清掃著(zhù)飄零的落葉,他非常敬業(yè)?;▍仓杏行」防牡聂昔?,掃帚掃不出來(lái),他就用手去爬拉。因為常常碰面,我想找老頭聊聊天。有一次在茶館門(mén)前碰著(zhù),我想邀他喝杯熱茶,老頭只是憨憨的點(diǎn)點(diǎn)頭,默默的走了。

人上了年紀,我有個(gè)咳嗽吐痰的毛病。在這一塵不染的大街上隨地啐一口,讓路人嗤之以鼻。我是個(gè)要臉面的人,不敢干這種讓人惡心的事??墒?,要把痰吐到街上的垃圾桶里,也并不容易。為這事,我找兒子聊過(guò)。

“爸,我們園林和環(huán)保,都是城市的美容師,為街上擺痰盂這事,我們開(kāi)聯(lián)席會(huì )議討論過(guò)幾次哩?!眱鹤拥膽B(tài)度很誠懇:“你這樣吧,出門(mén)帶點(diǎn)紙巾,把痰吐在紙巾里,丟垃圾桶就容易了?!?/p>

“老爸,哥說(shuō)他是城市美容師,我可是這個(gè)城市的人的美容師哩?!迸畠哼^(guò)來(lái)搭訕,帶著(zhù)甜甜的微笑。

女兒是美容師,愛(ài)臭美是天性使然吧。

她的一波秀發(fā)鳥(niǎo)潤飄逸,整飾后的柳葉眉,丹鳳眼透著(zhù)靈動(dòng),那指甲蓋上,還繡著(zhù)花草人物,炫炫的耀著(zhù)令人暈動(dòng)的螢光。

“講文明,講禮貌,講衛生,講秩序,講道理。心靈美,語(yǔ)言美,行為美,環(huán)境美?!痹卩l鎮工作時(shí),我當過(guò)“五講四美三熱愛(ài)”宣講隊的組長(cháng)??傆X(jué)得現在這描眉畫(huà)黛涂口紅與五講四美有些扯不攏,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道不出個(gè)子丑寅卯來(lái)。愛(ài)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兒自詡為城市里人的美容師,這是她的一份驕傲,我從心底也是認可的。

春寒料峭,霧靄迷朦。我在街上閑游,突然感覺(jué)喉嚨癢癢,是要咳嗽了。我一邊干咳著(zhù),一邊掏著(zhù)紙巾捂住了嘴。痰不多,我用紙巾裹著(zhù),順手往垃圾桶里丟??删尤粵](méi)有丟進(jìn)去。我剛準備彎下腰去撿,一個(gè)長(cháng)長(cháng)的掃帚伸過(guò)來(lái)。

“我來(lái)吧,”老頭把紙巾掃進(jìn)垃圾箱,他說(shuō):“看樣子你是個(gè)讀書(shū)人,這么講究公德,這么愛(ài)衛生?!?/p>

這鄉音聽(tīng)著(zhù)親切,說(shuō)不定是老家的人。

天空下起了小雨,我們在街邊的候車(chē)亭避雨。

“老哥,貴庚呀,”老頭看起來(lái)年歲比我大,我試著(zhù)打探:“是靖安人啵?”

“嗯,我叫馬德理,今年59歲,是靖安縣馬家鎮人,在這里做環(huán)衛臨時(shí)工七年了?!?/p>

他鄉遇故人是人生的一大喜事,我高興極了,一定要拉著(zhù)馬德理去小酌三杯。

“不了,不了,我可不是遇著(zhù)老鄉說(shuō)著(zhù)不近人情的話(huà)?!瘪R德理一本正經(jīng):“地上有幾片殘葉,些微垃圾,幾天不掃就邋遢了,這叫防微杜漸吧。志士不飲盜泉之水,貪者不食嗟來(lái)之食。我要保留著(zhù)心里的一塊凈土?!?/p>

馬德理說(shuō)話(huà)文縐縐的,一個(gè)掃大街的臨時(shí)工有如此境界,不得不由人心生景仰。但認了老鄉,這話(huà)還是顯得生僻。

回到家里,我和兒子嘮起了這件事。

“哦,馬家鎮人,叫馬德理,你問(wèn)問(wèn)他是否有個(gè)叫馬德全的兄弟?!眱鹤痈嬖V我說(shuō),這馬德全原是林科大的副校長(cháng),調到省林業(yè)廳不幾年就當上了副廳長(cháng)。后來(lái)匡了飄,要蹲大牢里吃牢飯了。

這消息令人驚愕,我纏著(zhù)馬德理想探個(gè)究竟。

“早就割袍斷義了?!瘪R德理一點(diǎn)也不隱晦,說(shuō)這段往事如訴家常娓娓道來(lái)。

“那時(shí)節家里窮得叮當響。父親去世得早,為了供馬德全上學(xué),母親把雞蛋賣(mài)了積攢學(xué)費。把自已的一件毛線(xiàn)背心拆了,弄了幾雙紗手套拼織了一件繩子衣。把洋姜幾蒸幾曬,拌著(zhù)辣椒裝在玻璃瓶里,給他在學(xué)校吃。上高中路途遙遠,母親四處挪借,湊錢(qián)買(mǎi)了輛舊自行車(chē)。為了賺工分養家。我只讀了個(gè)初中也回家務(wù)農了?!?/p>

“參加工作后,他很少回老家,第一次開(kāi)著(zhù)一輛海南馬自達轎車(chē)回家,還親自把車(chē)擦拭得油光可鑒,見(jiàn)著(zhù)鄰居大爺還上去握個(gè)手遞個(gè)煙。后來(lái)他回家坐的是高大威武的大悍馬。還給了老媽捎上了一個(gè)什么老坑的玉鐲子,說(shuō)戴著(zhù)玉鐲子萬(wàn)一摔著(zhù),也不會(huì )傷著(zhù)骨頭?!?/p>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這是他對養育他的母親最豐厚的回報吧。我張羅著(zhù)殺只土雞招待他。剛放了血拔了毛,他就被人前呼后擁接到縣城的賓館去了?!瘪R德理說(shuō):“他飄了,膨脹了,與親人和故土疏遠了?!?/p>

“侄兒侄媳也回來(lái)過(guò)兩回,第一次開(kāi)的車(chē)是寶馬,第二次開(kāi)的什么馬莎拉帝?!瘪R德理嘆了口氣:“還馬兒拉帝,他們儼然也是小皇帝了?!?/p>

母親走了。她干瘦如柴,臨危的時(shí)候,她叫馬德理把手上的玉鐲子褪下來(lái)。父愛(ài)如山,母愛(ài)似海,馬德理跪在母親床前流淚了。他帶著(zhù)一家子人跪在逝去的母親的榻前,燒了八斤十二兩“倒頭錢(qián)”。

馬德全帶著(zhù)一家子人也回家奔喪來(lái)了。他眼圈紅了,但沒(méi)有跪著(zhù)燒倒頭錢(qián),只說(shuō)了聲“母親安息吧”就了事了。

父親去世的時(shí)候,馬德全兄弟才十多歲。他倆穿著(zhù)孝服,腰上系著(zhù)草繩,手里拖著(zhù)竹杖,在父親靈柩前長(cháng)跪不起?,F在怎么不跪了呢?

“自古忠孝難兩全呀,”馬德全找著(zhù)辦理喪事的都管先生斡旋:“不說(shuō)精忠報國,我是人民的公仆,這移風(fēng)易俗總要帶個(gè)頭吧?!?/p>

一不叫你上陣殺敵,二不叫你抗險救災,坐享國家俸祿,算哪門(mén)子精忠報國?給生你養你的母親磕頭,就為難了嗎?

馬德理滿(mǎn)腹憤慨。你移風(fēng)易俗,我傳承孝道文化,誰(shuí)怕誰(shuí),誰(shuí)服誰(shuí)!看來(lái)兄弟倆在情感上分道揚鑣了。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母親的靈堂布置得莊嚴肅穆,正中書(shū)寫(xiě)“當大事”三個(gè)大字。母親的遺像帶著(zhù)微笑,音容宛在。

馬德全臂戴黑紗,黑紗上還繡著(zhù)一個(gè)白色的孝字,全家人衣冠楚楚,胸前都佩著(zhù)白花。在母親的靈堂行了三躹躬禮,就算禮畢了。

馬德理手拄桐杖,腰系草繩,全家人縞衣素帽,齊刷刷跪在母親的遣像前。上香上供,獻酒獻嚼。禮賓先生把家奠文讀得悲悲慽慽,靈堂上抽泣聲嗚咽聲痛哭聲交織。人到情深處,悲自心底來(lái)。這場(chǎng)景不叫感天地泣鬼神,也足以讓鄉親們感受了一次心靈震撼。

馬德理是個(gè)孝子,忠誠厚道。馬德全道貌岸然,在親人面前擺譜。鄉親們議論紛紛。有人說(shuō),馬德全那悍馬車(chē)的后備箱里有一箱高檔煙沒(méi)拿出來(lái)。有人說(shuō),隨他來(lái)的人沒(méi)有去禮房上帛金。只是把鼓鼓的牛皮紙信封塞在馬德全媳婦的小提包里,還有人送的是銀行卡。更有人說(shuō),出殯那天,馬德全不磕頭,要給他一點(diǎn)顏色看看。更有甚者甚至提出,要把風(fēng)水看的巽山乾向的墳塋朝向改偏一點(diǎn),讓其大利滿(mǎn)房。

哎,這個(gè)馬德全,把一個(gè)家事弄得一地雞毛,在單位能混得風(fēng)生水起?他不犯錯誤才怪呢。

“他叫德全,大概是小時(shí)候窮怕了,整天想的就是得錢(qián),還有名譽(yù)地位?!瘪R德理滔滔不絕,憋在心里的話(huà)匣子一打開(kāi),他有一種如釋負重的感慨。

“他腦子廢了,裝滿(mǎn)了垃圾,”馬德理指了指自已的腦袋,嘆了口氣:“這里面藏污納垢,掃帚掃不到了?!?/p>

馬德理講的故事富于哲理,給人啟迪,“心里有了污垢,掃帚掃不到”這句話(huà)多有份量。兒子和女兒不都自詡為城市美容師么。我想邀馬德理去家里聚聚,給孩子們講講他的這些親身經(jīng)歷。

“不去不去?,F在大會(huì )小會(huì ),講方針政策、路線(xiàn)精神、反腐倡廉、勵志勤政,比我講得好多了,我去嘮叨不起作用?!瘪R德理說(shuō):“我的滿(mǎn)崽前年考上了重點(diǎn)大學(xué),讀的環(huán)保工程。村里要掛橫幅慶賀,我謝絕了。人怕出名豬怕壯,人一飄飄然,霉運就接踵而至了?!?/p>

我想,這就是馬德理說(shuō)的防微杜漸吧。

“去年認了鄉親,你要請我喝酒,你請我我請你,醉矄醺的去掃馬路,你說(shuō)可以么?”馬德理說(shuō):“兒子寒假回來(lái),我不同意他去走親戚,也不支持他去見(jiàn)同學(xué),我帶著(zhù)他掃馬路,讓他去體驗,讓他去感悟?!?/p>

一個(gè)掃馬路的清潔工,有如此格局,如此高風(fēng)亮節,真叫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小暑一過(guò),又是暑假。烈日炎炎,流金鑠石。灑水車(chē)一過(guò),柏油馬路上升騰起一團團白色的霧氣,路上行人稀少。

園林局組織看一場(chǎng)關(guān)于環(huán)衛工人的電影,影片叫《橙衣天使》,兒子說(shuō)有贈票,我和女兒也一同去了。

從吹著(zhù)冷氣的電影院出來(lái),我們順著(zhù)林蔭大道走,雖是晌午過(guò)后,仍讓人感覺(jué)得到暑氣蒸騰,熱浪襲人。

“哥,環(huán)衛工人叫橙衣天使,你們園林工人叫綠衣天使,我們美容的就叫麗人天使好啵?!迸畠号d致頗高:“哥,你看這天使都是指女的哩?!?/p>

“都是女的。那馬德理也算女的?”

因為馬德理是馬德全的胞弟,或許是因為我念叨得多了。馬德理在我兒子心里留下了深切印象:“馬德理是城市美容師,也是真正的橙衣天使?!?/p>

“他還是真正的心靈美容師?!蔽仪椴蛔越逶?huà)。

走不了小半里地,我就感到汗流浹背。遠遠望去,在馬路拐角處,我又看到了穿著(zhù)黃馬褂的馬德理的身影,旁邊還站著(zhù)一個(gè)穿黃馬褂的年青人。那青年一定是馬德理的滿(mǎn)崽。他倆站在馬路上指指劃劃。也許是在思考著(zhù)暑熱城市的降溫課題,也許是在思考著(zhù)設計掃大街的全自動(dòng)機械裝置吧。雖說(shuō)汗水濕透了他們的黃馬褂,但他們目光炯炯有神,閃耀著(zhù)睿智與剛毅的光芒,他們是城市的主人,他們把美化城市的工作視為第一責任擔當。

親愛(ài)的朋友,如果在城市的中心花園為這些城市美容師和橙衣天使們塑一組雕像,這正中間的位置留給誰(shuí)呢?

一定要留給馬德理和他的兒子。

我想,這是我們的共同心聲。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