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shuō)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小說(shuō)

春伢子

來(lái)源:陳哲   時(shí)間 : 2021-11-22

 

分享到:

  "賣(mài)魚(yú)拉,三塊五一斤,新鮮拉"。

  一陣陣吆喝聲傳來(lái),順著(zhù)聲音扭頭一看,是春伢子在叫喊。

  春伢子今年三十二歲,單身,是個(gè)殘疾人,腳有點(diǎn)跛,走路一拐一拐的,個(gè)子不高,細細瘦瘦,黝黑的皮膚,站在人群里是屬于那種如果不經(jīng)意看就很難被發(fā)現的人。春伢子沒(méi)什么技能,打工也沒(méi)人要,家里窮,至今還住著(zhù)土磚房,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春伢子就學(xué)著(zhù)別人販魚(yú)賣(mài)。早上去碼頭收點(diǎn)魚(yú)挑到市場(chǎng)里賣(mài),賺幾個(gè)小錢(qián),補貼家用。好奇心促使我決定跟著(zhù)春伢子走一天,去走近他的販魚(yú)生活。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春伢子就起床了,胡亂地洗漱了一下,就挑著(zhù)竹籮出發(fā)了。到碼頭只要十多分鐘的路程,春伢子說(shuō)這是水府廟風(fēng)景區的輪渡碼頭,這里曾是毛田鄉世代人出入的地方。河對面居住的大部份都是漁民,他們很少有田土,但家家戶(hù)戶(hù)都有船只,網(wǎng)箱,白天在這湖里圍堰捕撈,早上就把船開(kāi)到這個(gè)碼頭,把一天辛苦勞作的成果賣(mài)給魚(yú)販們,然后用賣(mài)魚(yú)的錢(qián)去置換些糧、油、醬、醋等生活用品。到了碼頭的時(shí)候,那里已經(jīng)有好多人了,人們三五成群的在討價(jià)還價(jià)。

  "二塊八,要得你就捉"

  "二塊六,我全要了"

  "這桂魚(yú)太小了,便宜點(diǎn)"

  "把鯉魚(yú)拿出來(lái),我不要,我只要草魚(yú) "

  ……

  我跟著(zhù)春伢子走近一只船,船主跟春伢子很熟,熱情地招呼著(zhù)我們上了船,船不大,有三個(gè)艙,前兩個(gè)艙放了魚(yú),后面的艙蓋上船板,船板上有被子,還有鍋子碗筷等。我問(wèn)才知道原來(lái)他們吃住都在這艘船上,船主打開(kāi)了艙蓋,我看到里面游著(zhù)好多魚(yú),活蹦亂跳的,春伢子跟他說(shuō)好了價(jià),雄魚(yú)三塊錢(qián)一斤,他挑了六十斤,捉魚(yú)、過(guò)秤、付錢(qián),一切都是那么利索。春伢子把竹籮裝了半籮水,把秤好的魚(yú)放了進(jìn)去,連忙挑著(zhù)往回趕,六十斤魚(yú)加上水,起碼也有上百斤,我試著(zhù)挑了挑,挑不動(dòng),但春伢子卻很輕松的挑起了,我不禁覺(jué)得有些汗顏。他走得很快,一拐一拐的,竹籮里的魚(yú)兒也跟著(zhù)他顛跛著(zhù),他說(shuō)要趕早回市場(chǎng)上賣(mài)。

  稍瞬,就到了市場(chǎng),他找了個(gè)好攤位,把竹籮擺好,又去隔邊的米粉店打了兩桶水倒在竹籮里,就開(kāi)始叫賣(mài)了。別看春伢子人瘦小,但做生意是把好手,臉上笑容滿(mǎn)面,能說(shuō)會(huì )道。加上他來(lái)的也早,很快就賣(mài)了二十來(lái)斤。我注意到他每次給人秤魚(yú)的時(shí)候都要把塑料袋在水里打濕。我問(wèn)他為什么,他起先不肯說(shuō),經(jīng)過(guò)我再三追問(wèn),他才吞吞吐吐的告訴我說(shuō)有兩個(gè)原因,一是因為袋子打濕了魚(yú)放進(jìn)去不容易撐破。還有個(gè)原因就是濕袋子帶了水比干袋子重些,這樣秤起魚(yú)來(lái)就可能會(huì )多出個(gè)一兩半兩的,他說(shuō)這是他們販魚(yú)的秘密。我指了指他,這個(gè)春伢子,賊精靈的,他卻摸著(zhù)頭,尷尬地笑了笑。

  九點(diǎn)的時(shí)候,市場(chǎng)里賣(mài)菜的人已經(jīng)擠得水泄不通了,春伢子的魚(yú)也賣(mài)了一半多了。這時(shí)一個(gè)帶著(zhù)紅袖章的人走了過(guò)來(lái),他看了看春伢子的魚(yú)簍,撕了個(gè)五元的票給他,說(shuō)交5元錢(qián)。我看了下那張票,上面就寫(xiě)了個(gè)管理費,我想上前找他理論,被春伢子拉住了。他偷偷地告訴我說(shuō),這是市場(chǎng)收的攤位費,看魚(yú)的多少而定,魚(yú)多就收十塊,魚(yú)少就收五塊、三塊的,收多收少隨他們決定。春伢子說(shuō)他要趁早回來(lái)賣(mài)魚(yú)這也是個(gè)原因。管理員要八九點(diǎn)上班,他販完魚(yú)六點(diǎn)半就到了市場(chǎng),一個(gè)多小時(shí)中間可以賣(mài)幾十斤魚(yú),能夠節約幾塊錢(qián)管理費。我聽(tīng)后卻覺(jué)得心里有股說(shuō)不出來(lái)的感覺(jué),既為春伢子他們感到悲哀,又為這管理員隨意收錢(qián)的做法感到憤慨。但春伢子說(shuō)他們習慣了,再說(shuō)今天也賣(mài)了不少的魚(yú)了。

  春伢子說(shuō)賣(mài)魚(yú)有兩個(gè)客流高峰期,一個(gè)就是七點(diǎn)到九點(diǎn), 再一個(gè)就是十一點(diǎn)半下班。果然九點(diǎn)半過(guò)后,賣(mài)魚(yú)的人也就漸漸地少了起來(lái)。趁這個(gè)空隙,春伢子拿了個(gè)凳子靠著(zhù)墻坐了下來(lái),從口袋里掏出包煙。我看了下,是兩元一包的那種,煙在口袋里被擠得皺巴巴的了。他抓著(zhù)煙兩頭扯了扯,燃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他說(shuō),他沒(méi)別的愛(ài)好,酒不喝,檳榔不嚼,就愛(ài)吸點(diǎn)煙,每天一包就夠了。趕上這休息的時(shí)候,我也與他閑聊起來(lái)。春伢子還偷偷地告訴我,市場(chǎng)里有些賣(mài)魚(yú)的還少秤,秤一斤魚(yú)最多只有八九兩。有些人更黑心,從魚(yú)嘴巴里灌些死的小魚(yú)進(jìn)去。有些魚(yú)有股柴油味,不好吃,買(mǎi)的時(shí)候要在魚(yú)腮上聞一聞,我驚嘆原來(lái)買(mǎi)魚(yú)也有這么多內幕,下次買(mǎi)魚(yú)一定要多個(gè)心眼。

  時(shí)間過(guò)得很快,一下就到了十一半點(diǎn)了,下了班的人也陸續的趕來(lái)賣(mài)菜了,市場(chǎng)里又漸漸地熱鬧了起來(lái),春伢子又打足精神叫喚著(zhù),我也熱心地為他張羅起來(lái),遇到熟人就招呼著(zhù)他們來(lái)買(mǎi)春伢子的魚(yú),很快他的魚(yú)就全賣(mài)完了。他把籮里的水倒掉,把錢(qián)掏出來(lái)放在板凳上數了起來(lái),數的時(shí)候很細心,拾塊的一疊,一塊的一疊,五毛的一疊疊得整整齊齊。他數了數,算了算,告訴我說(shuō)今天魚(yú)賣(mài)得好,六十斤魚(yú),三塊進(jìn)的,賣(mài)三塊五,賺了30元,加上那些袋子打濕后多秤出的一斤二兩,多出了四塊一,賺了34.1元,他得意地笑了笑,來(lái)到旁邊的米粉店,叫老板娘泡上一大碗面。我看了看,很大的一碗,是光頭面,春伢子說(shuō)這碗面上只要不放肉就可以叫老板娘多加點(diǎn)面,這樣能撐飽肚皮,我看到他狼吞虎咽地幾口就把那碗面吃了下肚,把湯也喝干了?;蛟S是叫喊了一個(gè)上午,喉嚨喊干了,吃完后還去水壺里倒了一大碗涼開(kāi)水,喝了下去,然后用袖子抹了抹嘴巴,拍了拍肚皮,說(shuō)飽了,他說(shuō)早餐和中餐他就這么一碗面就可以解決了。吃完面后,春伢子收拾好魚(yú)籮,要回家了,他說(shuō)下午要好好睡一覺(jué),因為明天早上又要起個(gè)大早去碼頭販魚(yú)。他說(shuō)他的生活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望著(zhù)他一拐一拐遠去的背影,我心里頭說(shuō)不出的感慨。春伢子,祝愿你的生意越來(lái)越好,但是也希望你還是保持著(zhù)你那一份公平買(mǎi)賣(mài),不去學(xué)別人去短斤少兩,相信將有更多的人來(lái)買(mǎi)你的魚(yú)??粗?zhù)春伢子那削瘦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線(xiàn)里,我才頓然想起今天我居然忘了,自己都沒(méi)有買(mǎi)春伢子的魚(yú),下次記得一定買(mǎi)。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