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fǎng)談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訪(fǎng)談

書(shū)寫(xiě)戰“疫”中的青春之歌——訪(fǎng)作家曾散

來(lái)源:文藝報 康春華   時(shí)間 : 2020-04-20

 

分享到:

  記 者:你是前往武漢的報告文學(xué)作家采訪(fǎng)團里最年輕的成員。為何決定奔赴武漢前線(xiàn)?當時(shí)情況是怎么樣的?

  曾 散:新冠肺炎疫情發(fā)生后,我密切關(guān)注形勢的發(fā)展,看到確診人數越來(lái)越多,心里慌亂而沉重,根本不能靜下心來(lái)繼續原本的創(chuàng )作。面對突如其來(lái)的疫情,作為一名青年報告文學(xué)寫(xiě)作者,覺(jué)得自己有責任和使命用手中的筆記錄正在發(fā)生的歷史事件。

  我在新聞中看到“95后”青年女醫生甘如意的事跡之后,深受觸動(dòng)。她一個(gè)人騎單車(chē)四天三夜,逆行300多公里從老家返回武漢抗疫一線(xiàn)。路上的曲折與艱辛時(shí)刻考驗著(zhù)年輕且瘦小的她,是身為醫生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支撐著(zhù)她最終抵達武漢的。近年來(lái),我創(chuàng )作的視角主要聚焦當代青年群體,之前采訪(fǎng)大學(xué)生西部志愿者的時(shí)候,我和甘如意母校的老師聯(lián)系較多,于是便通過(guò)她的老師與她取得聯(lián)系。去武漢之前,我就已經(jīng)在電話(huà)和微信上開(kāi)始了采訪(fǎng),創(chuàng )作的報告文學(xué)《甘心》發(fā)表在《光明日報》上。

  當真正接到中國作協(xié)赴武漢一線(xiàn)采訪(fǎng)的通知時(shí),我心里是有些誠惶誠恐的,不僅是怕自己因水平有限而完成不了任務(wù),而且2月份的武漢疫情形勢仍然嚴峻。但我還是毫不猶豫地回答“聽(tīng)從指揮,隨喊隨到”。

  記 者:你在武漢一共待了多少天?這段時(shí)間里你的生活和采訪(fǎng)是如何進(jìn)行的?

  曾 散:經(jīng)過(guò)有關(guān)部門(mén)的協(xié)調,2月26日中午,我乘坐高鐵從長(cháng)沙抵達武漢。那天的天氣陰陰沉沉、寒意逼人,目之所至冷冷清清。在武漢與幾位老師會(huì )合后,我們的采訪(fǎng)在中央指導組宣傳組的統一安排下進(jìn)行。通過(guò)分工,我繼續聚焦以“90后”為代表的青年抗疫群體。

  截至4月初返回長(cháng)沙隔離觀(guān)察,我在武漢采訪(fǎng)的時(shí)間近40天。受當時(shí)抗擊疫情的氛圍影響,感覺(jué)每個(gè)人都在奔跑,都在搶時(shí)間。所以我的采訪(fǎng)節奏也比較快,幾乎每天上午、下午甚至晚上都在外面跑。比如有次采訪(fǎng)1992年出生的青年志愿者鄭能量,我邊采訪(fǎng)邊和他一起做志愿者,先是去硚口區榮華街建國社區給有需要的人送盒飯,后來(lái)又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搬運物資,去湖北省中醫院送出院患者回家。那天到了后半夜就一直下雨,等我回到駐地時(shí)已是凌晨?jì)牲c(diǎn)多鐘,等再做好消殺工作,三點(diǎn)多才睡下。

  記 者:在前線(xiàn),你深度走訪(fǎng)了哪些地區、采訪(fǎng)了哪些人群?他們給你的突出感受是什么?你有哪些相關(guān)的采訪(fǎng)計劃?

  曾 散:在此次采訪(fǎng)過(guò)程中,我被許多平凡普通人的善良大愛(ài)所感動(dòng)。因為我關(guān)注的是整個(gè)青年群體,所以我采訪(fǎng)的面比較廣,去的地方也比較多。比如醫護人員,我采訪(fǎng)了來(lái)自北京、湖南、遼寧、四川、貴州、浙江、河北等地的援鄂醫療隊,也采訪(fǎng)了雷神山醫院、方艙醫院等新建醫院中的醫護人員,還有同濟醫院、武漢大學(xué)人民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第四醫院等本地醫院的醫護人員。

  我也采訪(fǎng)了許多志愿者,既有接送醫護人員的愛(ài)心車(chē)隊,也有幫助運送物資的愛(ài)心團隊,他們大部分是自己貼錢(qián)在做好事。還有雷神山、火神山兩座醫院的建設者,有的人在醫院建成后選擇留守下來(lái),維護醫院的設備運轉。他們都是普通平凡的勞動(dòng)者,但從他們身上折射出的那種樸實(shí)善良的光讓我感到溫暖。

  在水果湖街北環(huán)路社區的那次采訪(fǎng)讓我記憶猶新。1991年出生的張忻欣是社區的負責人之一,她帶領(lǐng)幾個(gè)人管理著(zhù)一個(gè)近兩萬(wàn)人的大社區。工作中,她數次目睹生離死別,還要處理許多復雜的突發(fā)事件。作為一個(gè)20多歲的女孩,她突然就被這次疫情裹挾著(zhù)推到了最前線(xiàn),挑起了最重的擔子。我采訪(fǎng)她的時(shí)候,她回想起“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時(shí)挨家挨戶(hù)上門(mén)排查的那些時(shí)刻,眼淚不禁洶涌而出,浸濕了口罩,也令我萬(wàn)分感慨。換作是我,身為比她還大幾歲的男子漢,我都不知道能否擔得起這副沉重的擔子。

  跟消防隊員去隔離點(diǎn)做全面消殺的那次經(jīng)歷,讓我深切體會(huì )到兩層口罩、兩層手套、防護服、護目鏡、腳套等全副武裝帶給身體上的難受。為了給樓道做徹底消殺,我從一樓爬到五樓已經(jīng)上氣不接下氣了,不僅胸悶氣短,而且嗓子里根本發(fā)不出聲音。盡管那天氣溫較低,但我依然大汗淋漓,護目鏡也是模糊一片,幾次都差點(diǎn)摔倒。結束任務(wù)后,那整個(gè)下午我依然處于一種缺氧的狀態(tài),頭暈暈乎乎的。我真正感受到抗疫一線(xiàn)人員的艱難,他們在每天的工作中,身體都遭受著(zhù)如此巨大的考驗。

  我的采訪(fǎng)基本覆蓋了抗擊疫情的各個(gè)行業(yè)。比如基層警察,我在硚口區公安分局采訪(fǎng)時(shí)得知,疫情發(fā)生初期,分局就成立了一支以“90后”民警為主的青年突擊隊,日夜奮戰在抗疫一線(xiàn),協(xié)同社區轉運病人,維護治安秩序,處理各種突發(fā)事件,為轄區內百姓解決各種困難。雖然他們的家就在武漢,但為了防疫工作,他們幾個(gè)月都沒(méi)有回家。

  記 者:“90后”是你主要的采訪(fǎng)對象,他們在抗疫過(guò)程中有著(zhù)怎樣的表現?你認為如何通過(guò)報告文學(xué)來(lái)表現其事跡、體現其精神?

  曾 散:在整個(gè)抗疫群體中,醫護人員和志愿者是主力隊伍,其中“90后”甚至“00后”又占比最高。以4.2萬(wàn)名援鄂醫療隊員為例,“90后”超過(guò)三分之一,是武漢保衛戰的生力軍。我在采訪(fǎng)過(guò)程中最大的感受是,青年一代在茁壯成長(cháng)。他們承擔責任,履行義務(wù),在國家面臨危難之際勇敢地站出來(lái),沖在前線(xiàn),為抗擊疫情作出巨大貢獻??吹剿麄兂瘹馀畈纳碛?,仿佛就看到了我們國家的希望和未來(lái)。

  在不同的采訪(fǎng)對象身上,我都能感受到一股積極向上的蓬勃力量。比如志愿者鄭能量,他身上那種青年的奉獻擔當與責任感就非常奪目耀眼。汶川女孩佘沙、鄧小麗、張琴則是懷著(zhù)感恩與報答的心馳援武漢,奮戰在一線(xiàn)。單騎逆行的甘如意,體現的是一種敢于吃苦、愛(ài)崗敬業(yè)的精神,更表現出危難時(shí)刻“巾幗英雄”的氣概。李佳辰的母親曾在一線(xiàn)抗擊過(guò)非典,接過(guò)母親的接力棒、也成為白衣天使的她如今在武漢抗擊新冠病毒,從她們身上我看到了兩代人的傳承。還有方艙醫院那眾多的“90后”女醫護人員,她們悉心照顧病人,給患者帶去溫暖與溫馨。她們樂(lè )觀(guān)開(kāi)朗的性格和朝氣蓬勃、生機盎然的氣息,使得患者身心愉悅、放下心理負擔,成為治愈輕癥患者的一劑良藥。這恰恰從各個(gè)側面展現出這一代年輕人正確的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從更深層次而言,他們身上也體現了我們這個(gè)民族的精神內核。

  記 者:目前,你已發(fā)表了哪些作品?你認為,面對災難與不幸,報告文學(xué)有什么重要意義?青年報告文學(xué)作家的責任又在何處?

  曾 散:一個(gè)多月以來(lái),我緊鑼密鼓地采訪(fǎng),其間創(chuàng )作了《愛(ài)的溫暖與力量》《從汶川到武漢》《甘心》《迎風(fēng)吐蕊 朵朵花開(kāi)》《生命的節點(diǎn)》《湘水北去》等一系列報告文學(xué)作品,發(fā)表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藝報》等報刊上。文學(xué)的最終價(jià)值是溫暖人心。報告文學(xué)寫(xiě)作在此次抗擊疫情過(guò)程中起到了文學(xué)的“輕騎兵”作用,作家們深入現場(chǎng)、見(jiàn)證歷史,記錄抗疫前線(xiàn)的偉岸風(fēng)景,以及每個(gè)個(gè)體背后的動(dòng)人故事,讓他們身上映射出的希望之光照耀更多人的內心。

  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lǐng)、有擔當,國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身為一名青年報告文學(xué)寫(xiě)作者,我更應肩負起責任與擔當,做時(shí)代的書(shū)寫(xiě)者和記錄員。根據此次采訪(fǎng)收集的素材,我正在創(chuàng )作一部反映青年抗疫題材的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書(shū)寫(xiě)戰“疫”中的青春之歌,力求全景式反映新時(shí)代青年在國家危難時(shí)刻不畏艱險、沖鋒在前、舍生忘死的精神風(fēng)貌,作品暫定名為《青春脊梁》。因為這些青年就是我們國家的未來(lái),也將是我們國家的脊梁。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