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fǎng)談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訪(fǎng)談

洛夫詩(shī)與藝:現象級海內一人

來(lái)源:甘建華   時(shí)間 : 2019-03-19

 

分享到:

 

  人們都知道洛夫先生是一個(gè)享譽(yù)世界的大詩(shī)人,知道他同時(shí)是一個(gè)書(shū)法名家的可能相對少一些。其實(shí),先生數十年來(lái)跨界中國書(shū)法和水墨藝術(shù),傾情揮寫(xiě)自己創(chuàng )作的現代新詩(shī),先后應邀在臺灣、菲律賓、馬來(lái)西亞、溫哥華、紐約、西安、濟南、南寧、深圳、杭州、衡陽(yáng)、中山、石家莊、太原等地展出,在長(cháng)江三峽、湖南常德、杭州西湖、臺灣金門(mén)、揚州唐槐、浙江富春江等地豎立手書(shū)詩(shī)碑,在南岳衡山、回雁峰、河南開(kāi)封、蘇州寒山寺等處泐石刻匾,成為現象級海內一人。著(zhù)名書(shū)法家、中央美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邱振中曾說(shuō)過(guò):“洛夫先生所帶來(lái)的嶄新詩(shī)意,使他的書(shū)法作品包含著(zhù)重新構筑的無(wú)限可能。洛夫先生書(shū)法作品中所包含的想象力、魄力和信念,將給懷有夢(mèng)想的書(shū)法家們以深深的啟示。”

  忝為洛夫先生的衡陽(yáng)同鄉后學(xué),我曾與其訂交十幾年,結下了深厚純樸的情誼。在其去年春天離世后,整理發(fā)表一篇長(cháng)達5萬(wàn)字的訪(fǎng)談,引起了國內外詩(shī)壇和學(xué)界的關(guān)注,紛紛贊譽(yù)為“良史”和“信史”,令我感到十分惶恐。值其逝世一周年之際,發(fā)布這篇詩(shī)書(shū)談藝錄,謹表對先生的無(wú)限崇敬和懷念之情,并希望有更多的人探討研究這一獨特的時(shí)代風(fēng)貌。

  甘建華:您的一生兩度漂泊,從大陸到臺灣,再遠至加拿大,仿若漂木一般,時(shí)常感到生命的無(wú)常與無(wú)奈,我從您的詩(shī)中也能察覺(jué)那股荒涼孤寂感。請問(wèn)您的日常生活規律?有些什么樣的養生之道?

  洛夫:我的日常生活還是蠻規律的。每天早上六點(diǎn)多鐘起床,到外面散散步,吃過(guò)早餐,上書(shū)房看書(shū)、練字,下午寫(xiě)詩(shī)、會(huì )友。我總結了12個(gè)字,就是:讀書(shū)寫(xiě)字,拈花惹草,吃喝玩樂(lè )。家中有一個(gè)好太太打理,也是“談笑有鴻儒,往來(lái)無(wú)白丁”,我的生活很愜意,我感謝上蒼待我如此之厚。

  甘建華:“不經(jīng)意的/那么輕輕一筆/水墨次第滲開(kāi)/大好河山為之動(dòng)容/為之顫栗/為之暈眩//所幸世上還留有/一大片空白/所幸左下側還有/一方小小的印章/面帶微笑”,這是您對水墨揮寫(xiě)的感受。您的書(shū)法長(cháng)于魏碑漢隸,更精于行草,讓人一見(jiàn)便有欣悅愜意之感。您是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練習書(shū)法的?

  洛夫:練習書(shū)法很早,少時(shí)在家里父親就讓我描紅,然而發(fā)現書(shū)法藝術(shù)之美卻很晚。那一年,我在臺北歷史博物館參觀(guān)歷代書(shū)法名作展,看到蘇東坡、黃庭堅、米元章、董其昌、文征明、何紹基、翁同龢等名家的墨跡,紙質(zhì)都已泛黃了,但是字跡仍然生動(dòng)流暢,韻致絕佳。我連著(zhù)看了兩天,終于,歷史復活了,藝術(shù)復活了,我的心也復活了,以前對中國毛筆書(shū)寫(xiě)的不正確看法被糾正過(guò)來(lái)。

  1983年3月8日,我到勝大莊書(shū)法研究中心報名,師從書(shū)法大師謝宗安先生。他是安徽人,號磊翁,臺灣中華書(shū)法學(xué)會(huì )發(fā)起人之一,對推動(dòng)臺灣地區書(shū)法藝術(shù)的發(fā)展和創(chuàng )新有很大的功勞。他從篆隸及六朝書(shū)法入手,筆法以側鋒為主,擷取石鼓文的線(xiàn)條,獨辟蹊徑,高標一格,書(shū)法界譽(yù)其為“謝體”,在東南亞備受推崇和贊揚,在臺島內外參加聯(lián)展或舉辦個(gè)展超過(guò)百次。

  甘建華:但謝宗安先生是隸書(shū)名家,您卻是以行草名世,這是怎么回事呢?

  洛夫:我確實(shí)是從隸書(shū)練起的。寫(xiě)字必須臨帖,必須講究規范,不能像江湖書(shū)法家那樣亂寫(xiě),那樣就會(huì )把手寫(xiě)壞,就像燒窯壞了坯子,改也改不過(guò)來(lái)。但是,這里面也有一個(gè)問(wèn)題,就是隸書(shū)太過(guò)規范,限制了書(shū)法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力,無(wú)法表現我的新詩(shī)創(chuàng )作意圖。于是,我就在謝先生的指導下,改練行書(shū)和草書(shū),達到了感性與知性的平衡,形成了柔中帶剛、剛柔并濟的特點(diǎn),也有人說(shuō)是“詩(shī)中有書(shū),書(shū)中有詩(shī)”。

  甘建華:我這里記載有海內外許多專(zhuān)業(yè)人士(書(shū)畫(huà)家、鑒藏家)對您書(shū)作的點(diǎn)評,好像不約而同,都是兩句話(huà)、八個(gè)字的總結語(yǔ),遠遠勝過(guò)庸常之輩動(dòng)輒上萬(wàn)字論文百倍,讓我想起乾隆題《行穰帖》“龍跳天門(mén),虎臥鳳閣”。譬如,藝術(shù)大師黃永玉說(shuō)“功力不凡,充滿(mǎn)魔力”;國務(wù)院參事忽培元說(shuō)“唐骨宋韻,溫文爾雅”;世界詩(shī)人大會(huì )主席楊允達說(shuō)“行草風(fēng)神,蒼勁挺拔”;臺灣書(shū)法大家杜忠誥說(shuō)“珠玉跳躍,芳華繽紛”;西安詩(shī)人沈奇說(shuō)“文人風(fēng)骨,詩(shī)家精神”;衡陽(yáng)王錦芳說(shuō)“如沐春風(fēng),如臨畫(huà)境”;加拿大周岳平說(shuō)“蒼勁飄逸,酣暢淋漓”;杭州黎志軍說(shuō)“含蓄圓潤,得道中正”;美國王勇說(shuō)“蕭散出塵,錯落大致”。

  洛夫:呵呵呵呵,這都是大家抬愛(ài)、錯愛(ài)、謬愛(ài),真心感謝大家!如果說(shuō)有什么心得的話(huà),還是我那篇文章中所說(shuō)的:醉里得真如,微醺中揮毫比清醒時(shí)略好一些。你們家那幅“澹然無(wú)極而眾美從之”,還有那幅門(mén)聯(lián),都是在這種狀態(tài)下寫(xiě)的,可說(shuō)是我平生的兩幅得意之作。對了,向你推薦《唐詩(shī)解構》這本書(shū),印制得非常精美,稱(chēng)得上一個(gè)典藏版,可以作為我在詩(shī)書(shū)兩方面結合的一個(gè)標本。

  甘建華:好一個(gè)“醉里得真如”!我看到痖弦先生有篇文章也是這么談您的書(shū)法。說(shuō)到酒,我想您與黃永玉先生后來(lái)結緣,乃至于他能寫(xiě)出那首著(zhù)名的《在鳳凰歡迎洛夫》,都與1988年湘西之行喝酒鬼酒有關(guān)吧?

  洛夫:那年8月從臺灣首次回大陸之前,湖南省作協(xié)主席孫健忠就寫(xiě)信邀請我去湘西玩。9月3日早上,吉首酒廠(chǎng)派一輛面包車(chē)來(lái)長(cháng)沙接我們,除了孫健忠和詩(shī)評家李元洛,還有香港詩(shī)人犁青,以及湖南電視臺三位記者。第二天參觀(guān)酒廠(chǎng),聽(tīng)過(guò)王廠(chǎng)長(cháng)的經(jīng)營(yíng)之道,品嘗新產(chǎn)品“酒鬼”和“湘泉”。“酒鬼”酒瓶設計得古樸雅致,用陶土制成的,外觀(guān)塑成一只麻袋,外表粗礪如一格格麻繩,說(shuō)是出自湘西大畫(huà)家黃永玉之手。我雖然不善飲,但因為是主賓,經(jīng)不住勸,多喝了兩杯,臉開(kāi)始發(fā)燙,人也呈半醉狀態(tài)。那個(gè)王廠(chǎng)長(cháng)很靈光,馬上讓人取來(lái)筆墨宣紙請我題字?;蛟S真是美酒的魔力,我不假思索,卷袖提筆,刷刷刷,信手寫(xiě)下平生第一首打油詩(shī):“酒鬼飲湘泉,一醉三千年。醒后再舉杯,酒鬼變酒仙。”第二年在北京舉辦的大陸名酒賽會(huì )中,吉首酒廠(chǎng)將這首詩(shī)和我的照片,印制成大量的廣告散發(fā)出去,“酒鬼”與“湘泉”兩種酒得以名列全國前茅。

  甘建華:2004年6月,加拿大外交部副部長(cháng)彼塔·哈維德?tīng)?petar havder)訪(fǎng)華,將您的書(shū)法作為國禮饋贈中國外長(cháng)李肇星,聽(tīng)說(shuō)李肇星非常喜歡,是不是?

  洛夫:我平時(shí)不怎么與官方接觸,這是性格使然,也是圖個(gè)清靜。那天接到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館工作人員的電話(huà),說(shuō)是彼塔部長(cháng)要拜訪(fǎng)中國外長(cháng),想挑選一件最合適、最有意義的禮品,經(jīng)過(guò)反復討論,決定請我寫(xiě)一幅書(shū)法作品。我與幾位友人商量,覺(jué)得我既是中國詩(shī)人,又是加拿大公民,這樣的善舉好事應該成全,所以很高興地接下了這個(gè)民間外交任務(wù)。那幅書(shū)法是我獨創(chuàng )的新詩(shī)對聯(lián):“秋深時(shí)伊曾托染霜的落葉寄意;春醒后我將以融雪的速度奔回。”除了這幅書(shū)法作品,我還送了一本詩(shī)集給李肇星外長(cháng)。他也是一位詩(shī)人,愛(ài)好風(fēng)雅,后來(lái)特地托人向我表示謝忱。

  甘建華:2008年10月,您在北京中國現代文學(xué)館舉辦“詩(shī)書(shū)畫(huà)三藝展”,新華社為此向全世界播發(fā)專(zhuān)電,這是對您文學(xué)藝術(shù)成就的最高肯定。

  洛夫:這件事情的促成,主要感謝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陳建功。在此之前的2004年9月,我將長(cháng)詩(shī)《漂木》的手稿捐贈給中國現代文學(xué)館收藏,他們二樓上有我的作品展示專(zhuān)柜。

  甘建華:您與湘潭書(shū)法金石名家敖普安先生曾經(jīng)在加拿大搞過(guò)一次“詩(shī)魔之歌印集”,對不對?

  洛夫:1992年春節我是在湖南衡陽(yáng)過(guò)的,順便到湘潭朋友那兒玩,遇到了西泠印社社員敖普安,之前他給我刻過(guò)一方名章。這次見(jiàn)面我們很談得來(lái),他主動(dòng)提出用篆刻為我的詩(shī)歌名句治印,我當然求之不得。到了1997年夏天,他寄來(lái)150多枚詩(shī)印,加上我的40多幅書(shū)法作品,在溫哥華青云藝術(shù)中心舉辦詩(shī)書(shū)印聯(lián)展,這也算是一個(gè)創(chuàng )舉,一時(shí)成為中加兩國文化交流的美談。敖普安是一位用刀子寫(xiě)詩(shī)的人,一位用石頭思考的藝術(shù)家。

  甘建華:“為何雁回衡陽(yáng)?因為風(fēng)的緣故!”這是您的名句,也是您的招牌書(shū)法。請問(wèn)您第一次是在哪兒想起這句話(huà)、書(shū)寫(xiě)這句話(huà)的?

  洛夫:《鄉情比酒濃》這篇文章有記載,是在衡陽(yáng)市工人文化宮。那天是1988年8月24日,活動(dòng)規模比較大,他們讓我留下墨跡作為紀念。眾目睽睽之下,我還是有點(diǎn)怯場(chǎng),略經(jīng)思索,寫(xiě)下這12個(gè)大字。“因為風(fēng)的緣故”其實(shí)是我一首詩(shī)題,我的意思主要是感謝時(shí)代之風(fēng),這是一股東風(fēng),也是一股惠風(fēng),讓我這個(gè)游子順利回到祖國大陸,感受到了難得的親情和鄉情。誰(shuí)知后來(lái)被迫越寫(xiě)越多,30年來(lái),這幅字估計外界流傳不少于幾百幅。那年我回鄉過(guò)春節,發(fā)現衡陽(yáng)市一家餐館將這幅字放成斗大,雕鏤刻在大門(mén)兩邊。還有船山路一家賓館也是這么干的,對此我也無(wú)可奈何。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