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fǎng)談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文學(xué)閱讀>訪(fǎng)談

梁瑞郴:如果自己都不被打動(dòng),怎么打動(dòng)人家

來(lái)源:紅網(wǎng) 秦芳   時(shí)間 : 2017-08-11

 

分享到:

  接受采訪(fǎng)時(shí)的梁瑞郴

 

  身材高大,皮膚接近于小麥色,眼睛經(jīng)常瞇著(zhù),不茍言笑,不高談闊論,這是湖南省作協(xié)副主席梁瑞郴給人的第一印象。

  梁瑞郴還有一個(gè)身份,湖南省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他發(fā)表在報刊、雜志,集結出書(shū)的散文、報告文學(xué)作品,超過(guò)三百萬(wàn)字。如今在網(wǎng)絡(luò )上,卻少見(jiàn)他的作品。更多的,是他為三湘四水作家們的書(shū)集寫(xiě)的序言,以及,不少湖南中青年作家筆下的“梁老師”“梁院長(cháng)”。

  “我一直覺(jué)得我沒(méi)有欺騙讀者,也沒(méi)有欺騙自己。”創(chuàng )作30多年,無(wú)論是寫(xiě)礦工,寫(xiě)家鄉,還是寫(xiě)親情,梁瑞郴的創(chuàng )作,始終沒(méi)有離開(kāi)自己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熟悉的生活。

  近日,他在接受時(shí)刻新聞?dòng)浾邔?zhuān)訪(fǎng)時(shí)表示,一個(gè)作家就該寫(xiě)其熟悉的領(lǐng)域,否則難免缺乏真摯的情感,顯得生硬,無(wú)法打動(dòng)人。

  常常邊寫(xiě)邊流淚

  梁瑞郴幼時(shí),因為母親沒(méi)有奶水,街坊上剛生了孩子的婦女,這個(gè)喂一口,那個(gè)喂一頓,讓他吃上了“百家奶”。直到他長(cháng)成小伙子讀高中了,走在街上,還有人把他叫過(guò)去說(shuō),你那時(shí)還吃過(guò)我的奶呢!后來(lái),他以此為題材,寫(xiě)了一篇《奶娘》。

  在《奶娘》中,他平靜敘述,遣詞用句十分克制,只讓事實(shí)說(shuō)話(huà)。但讀起來(lái),卻能時(shí)刻感受到其中真實(shí)溫暖的人情。梁瑞郴說(shuō),寫(xiě)這作品時(shí),他真的是邊寫(xiě)邊流淚。他表示,這種情況,他在寫(xiě)作的過(guò)程中經(jīng)常會(huì )有。

  從早期懷念礦山人物的散文到近年來(lái)那些追憶親友,描寫(xiě)親情的散文,他的作品,無(wú)一不表現出一種真摯的感情。正如文學(xué)評論者所言,他的作品“厚重而沉實(shí),大美而雋永,在讓人深深地感動(dòng)之中獲得一種心靈的凈化”。

  有一次,湘西一位青年作家拿著(zhù)自己的書(shū)去找梁瑞郴寫(xiě)序,他問(wèn)來(lái)訪(fǎng)者,寫(xiě)作時(shí)有沒(méi)有被自己打動(dòng)過(guò)?又似是自言自語(yǔ)地說(shuō),作家寫(xiě)作首先要能打動(dòng)自己。

  梁瑞郴曾在一篇文章中寫(xiě)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作家譚談。在那篇散文中,他只寫(xiě)了譚談70歲擠公交,還得意地揚了揚老年證說(shuō)不用花錢(qián);“衣冠不整”闖蕩“樓堂館所”,拿黨員證當通行證;打著(zhù)赤膊旁若無(wú)人地在門(mén)前水管下洗澡等幾件小事,便勾勒出一個(gè)保有天真本色的譚談,讓人讀后瞬間便喜歡上這個(gè)人。

  “如果你自己都不被打動(dòng),怎么打動(dòng)人家?”梁瑞郴認為,一篇散文好與否最重要的一個(gè)標準,就是是否描寫(xiě)了真情實(shí)感。在他看來(lái),當下散文界虛假的文字太多。“沒(méi)有真感情,霸蠻造一個(gè)感情出來(lái)。這東西我覺(jué)得是欺騙了生活,欺騙了讀者,欺騙了自己。”

  三湘四水作家們的“梁院長(cháng)”

  毛澤東文學(xué)院被譽(yù)為文學(xué)湘軍的“黃埔軍校”,每年一期的中青年作家班培訓,已舉辦15期。

  在準備采訪(fǎng)的過(guò)程中,記者發(fā)現不少湖南中青年作家專(zhuān)門(mén)撰文寫(xiě)梁瑞郴。原來(lái),梁瑞郴曾擔任毛澤東文學(xué)院院長(cháng)數年之久,幾乎每期培訓班,他都會(huì )給作家們授課。因此,如今散落在三湘四水的作家們,很多可算作是他的弟子。

  作家謝宗玉在《書(shū)生風(fēng)骨——素描我的老師梁瑞郴》中寫(xiě)道,每每下到市州,學(xué)員們必會(huì )蜂擁而來(lái),圍著(zhù)梁瑞郴親切地喚老師。“這時(shí)先生的臉上又會(huì )流露出孩子氣般受用的神色來(lái)。”

  不過(guò),為了這種幸福的感覺(jué),他可謂嘔心瀝血。“不說(shuō)籌建毛澤東文學(xué)院的艱難,操持每屆培訓班的辛勞,單就他為學(xué)員的書(shū)集所作的序言,也是一個(gè)讓人瞪目結舌的天文數字。放眼湖南,還有哪個(gè)文學(xué)前輩能為晚輩們勞心耗神如此?”謝宗玉如此寫(xiě)道。

  近些年,人們鮮見(jiàn)梁瑞郴新作出版的原因恐怕也是如此。他曾抱怨為別人寫(xiě)太多東西,導致自己都沒(méi)了時(shí)間和精力創(chuàng )作。但毛澤東文學(xué)院學(xué)員有求,他依然會(huì )盡力地扶持。

  有人問(wèn)他后悔不,他豁達地說(shuō):“這么多寫(xiě)作的,多我一個(gè)不多,少我一個(gè)不少。泱泱大國,作家多如過(guò)江之鯽,可獲諾獎的,也只有莫言一人。”

  “文學(xué)培養社會(huì )的情商”

  “人生易老嘛,秋的迫近,是斷可以催得一些人悲悲啼啼,但我于東江的秋色中,卻覓得了生命的一部分,俯身拾起一片春光,你會(huì )覺(jué)得,生命又注入了活力;昂首摘下一束秋色,你會(huì )覺(jué)得,厚實(shí)的生命是充盈的。” 梁瑞郴的《東江秋色》,不僅對景色作了精準描述,由此而生的對人生的積極思考,也令人鼓舞。

  梁瑞郴的文學(xué)啟蒙,源自于小時(shí)候和戲迷外祖母一起看的戲,發(fā)端于他在街邊地攤上看的四大名著(zhù)連環(huán)畫(huà)。

  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于他也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中學(xué)時(shí),他的作文經(jīng)常被老師當作范文在全班念,這無(wú)形中提高了他的自信,讓他一步步走上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道路。

  “文學(xué)讓我們的生活更有詩(shī)意。愛(ài)上文學(xué)后,你對社會(huì )、對生活的看法肯定不一樣,面對一件事情時(shí)的感情也不一樣。”

  梁瑞郴說(shuō),沒(méi)有情商,社會(huì )就會(huì )是冷酷的、麻木的、蒼白的,而文學(xué)能培養一個(gè)社會(huì )的情商。對于青少年,他覺(jué)得依然應該從古今中外經(jīng)典文學(xué)中汲取營(yíng)養。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