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訪(fǎng)談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wǎng)>作家訪(fǎng)談
  • 楊瀾:“新生萬(wàn)物”,把當代中國風(fēng)帶到巴黎

    2024年是中法建交60周年暨中法文化旅游年。今年以來(lái),雙方攜手合作舉辦了涵蓋表演藝術(shù)、視覺(jué)藝術(shù)、文化遺產(chǎn)、旅游推廣等領(lǐng)域的數百項活動(dòng),讓兩國人民領(lǐng)略彼此文化的博大精深與豐富多彩,增進(jìn)相互了解和友好情誼。

  • 東西:那個(gè)捅屋瓦的少年

    最新一屆茅盾文學(xué)獎揭曉時(shí),東西以他的作品、情感推理長(cháng)篇小說(shuō)《回響》摘下殊榮。這也是廣西作家首次榮膺這一中國文學(xué)領(lǐng)域最高榮譽(yù)。

  • 對談|“她們”的文學(xué)與女性的成長(cháng)

    6月2日,《西方女性小說(shuō)經(jīng)典導讀》的兩位作者——南京師范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楊莉馨和南京師范大學(xué)外國語(yǔ)學(xué)院講師王葦,與南京大學(xué)教授黃葒、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呂洪靈一起來(lái)到先鋒書(shū)店五臺山店,就女性文學(xué)與現實(shí)人生的關(guān)系、西方女性小說(shuō)主題的發(fā)展演變、女性文學(xué)與女性的精神成長(cháng)等議題,探討了文學(xué)與現實(shí)人生的密切關(guān)聯(lián)。

  • 孫頻:作家是一種生活方式

    我這么多年其實(shí)都是在做一件喜歡的事。而作家,我覺(jué)得甚至不是一種職業(yè),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寫(xiě)作這件事與我生活的每一點(diǎn)每一滴都交纏在一起,我所有的生活都無(wú)法脫離文學(xué)。

  • 蔡測海談?wù)磉厱?shū)

    一開(kāi)始發(fā)表作品就能獲獎,又意外,又自然。像一株野生植物,不著(zhù)急栽培,到時(shí)候就開(kāi)花了。這樣的花開(kāi)是一種展示,野生植物是可以開(kāi)花的,或者也好看。初試寫(xiě)作的那些年,前后十年吧,我先在省內獲重要文學(xué)獎項,然后又四次獲全國文學(xué)大獎,在中國臺灣地區也獲過(guò)三次世界華人文學(xué)獎。

  • 魏智琳 梁 爽 郜元寶:當代文學(xué)經(jīng)典化研究三人談

    當代文學(xué)“經(jīng)典化”借鑒了古代、現代和外國文學(xué)研究的大量經(jīng)驗,又有自身特殊性。早就有不少文學(xué)機構和學(xué)者批評家們從事過(guò)這方面的嘗試,也取得了不少成果。但這項工作無(wú)疑仍有待進(jìn)一步深入而細致的推展。

  • 老 藤:“我的精神原鄉就是鄉村”

    老藤,本名滕貞甫,遼寧省政協(xié)文史委副主任。出版長(cháng)篇小說(shuō)《刀兵過(guò)》《北障》《北愛(ài)》《草木志》等11部,小說(shuō)集《熬鷹》《無(wú)雨遼西》等8部,隨筆集《儒學(xué)筆記》等3部,“老藤作品典藏(15卷)”。曾獲全國“五個(gè)一工程”獎、東北文學(xué)獎、百花文學(xué)獎等,作品多次入選各種年榜及選本,以多種文字譯介到國外。

  • 古爾納 毛 尖:我只想寫(xiě)無(wú)名者的完整人生

    對我而言,寫(xiě)作本身向來(lái)是一種樂(lè )趣,而非痛苦的事情。在剛開(kāi)始寫(xiě)作時(shí),我并不渴望訴說(shuō)什么特別的事情,只是回憶某段難忘的經(jīng)歷,或是表達個(gè)人堅信的觀(guān)點(diǎn)。而或許是隨著(zhù)年齡的增長(cháng)、人生經(jīng)驗的累積, “痛苦”越發(fā)成為被思考的對象。

  • 徐劍:行走的極限與文學(xué)的邊界

    2023年度“中國好書(shū)”新近揭曉,作家徐劍的《西藏媽媽》入選其中。徐劍本人曾進(jìn)藏20余次,他在20余次生命禁區的行走中,收獲了屬于自己的文學(xué)“金青稞”。在這片神秘而美麗的土地上,徐劍不僅見(jiàn)識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見(jiàn)證了人性的光輝。他認為西藏有生命極限的高度與文學(xué)的精神海拔。

  • 蘇虹:文學(xué)應該擁抱我們所處的時(shí)代

    時(shí)代的發(fā)展不以個(gè)人的意志為轉移,文學(xué)應該擁抱我們所處的時(shí)代,這本書(shū)的寫(xiě)作,正好伴隨我走完職業(yè)生涯的最后二十年。期間,從基層部隊到機關(guān),從色彩單一的軍營(yíng)到霓虹閃爍的都市,我經(jīng)歷和聽(tīng)到了許多復雜離奇的故事。

  • 蔡測海:不止萬(wàn)物有生命,小說(shuō)也自有生命和長(cháng)相

    蔡測海的“嘟噥”,是自說(shuō)自話(huà),更是返璞歸真。當然,他也很認真、很努力在聽(tīng),但從他的神色上的表現來(lái)看,他并沒(méi)有捕捉到多少信息。他沒(méi)有表示贊同,也沒(méi)有表示不贊同。四年前,蔡測海完成了他最近的一個(gè)大的建構,長(cháng)篇小說(shuō)《地方》。毫無(wú)疑問(wèn),蔡測海并不是一個(gè)志怪小說(shuō)家,他是一個(gè)不折不扣的現實(shí)主義小說(shuō)家。蔡測海深刻剖析過(guò)自己,他有中原人的血統,也有大西南的基因。

  • “笨狼媽媽”湯素蘭:在童話(huà)世界中構筑心中夢(mèng)想

    始終葆有一顆不變的童心,湯素蘭用“語(yǔ)言的積木”構筑著(zhù)心中的夢(mèng)想世界。在童話(huà)故事中,夢(mèng)想總是能夠實(shí)現的,真善美總是能夠戰勝假惡丑,這也是信念的力量。目前,“素蘭書(shū)屋”已經(jīng)捐建了30家。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馬笑泉:致廣大而盡精微

    氣與神,一直是馬笑泉創(chuàng )作的核心。無(wú)論是文學(xué)、中醫還是武術(shù),對氣的重視程度都非比尋常。從黃帝內經(jīng)開(kāi)始,古人就抓住了“氣”這一核心概念,這里的“氣”實(shí)際上就是生命能量。古人常說(shuō)讀書(shū)養氣,在孟子的時(shí)代提出了“吾善養浩然之氣”,這里的氣是有“志”存在的,這股生命能量有一種具體的目標,稱(chēng)之為“以志率氣”。在中國古典文論里還有一個(gè)重要概念叫做“文氣”。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羅志遠:天真有時(shí),感傷有時(shí)

    羅志遠,90后,湖南長(cháng)沙人,本科畢業(yè)于西南大學(xué)文學(xué)院,現于西北大學(xué)創(chuàng )意寫(xiě)作專(zhuān)業(yè)碩士就讀,作品散見(jiàn)于《作家》、《作品》、《西湖》、《湖南文學(xué)》等。有小說(shuō)被《小說(shuō)月報》、《長(cháng)江文藝.好小說(shuō)》轉載。曾獲由《作家》《青春》《青年作家》聯(lián)合舉辦“全國大學(xué)生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短篇小說(shuō)大賽”金獎,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等。中短篇小說(shuō)集《書(shū)法家》即將由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

  • 王躍文:文學(xué)首先在一個(gè)“情”字

    很多作家都會(huì )說(shuō)自己文學(xué)啟蒙來(lái)自奶奶或外婆,我也是如此。

  • 王躍文:出走半生,我的筆觸又回到了生養自己的“原點(diǎn)”

    近日,《家山》獲第四屆吳承恩長(cháng)篇小說(shuō)獎。每個(gè)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家山”。出走半生,我的筆觸又回到了生養自己的“原點(diǎn)”——小說(shuō)中的沙灣村以我的家鄉湘西溆浦為原型,因此每至創(chuàng )作與現實(shí)發(fā)生重合之處,書(shū)中人物所經(jīng)歷的悲歡常常令人掩面而泣。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丨江冬:在不斷的轉向中前行

    二十三歲,一個(gè)定義模糊而曖昧的年齡。和過(guò)去一樣被稱(chēng)為“男孩”似乎顯得幼稚,但“男人”這個(gè)詞匯用在自己身上時(shí),卻讓江冬感覺(jué)成熟得膽顫心驚。

  • 湯素蘭:讓中國童話(huà)成為全世界孩子“幸福的種子”

    “我一直試圖打通現實(shí)題材和童話(huà)幻想的路徑,將童話(huà)的幻想、詩(shī)意,將兒童文學(xué)特有的兒童情趣、兒童想象和我們的現實(shí)生活契合起來(lái),探索表達的可能?!?/p>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沈念:大湖歸處

    《大湖消息》把濕漉漉的洞庭湖推到眾人眼前,也把一身“水”氣的沈念帶到大家面前。有批評家指出:“沈念的氣質(zhì),越來(lái)越像他常年觀(guān)照的大湖之水,有水的溫柔、水的靈動(dòng)、水的深遠?!?/p>

  • 王躍文:從地域故事,到一個(gè)時(shí)代的中國故事

    通過(guò)評論家與作家的對話(huà),層層展開(kāi)作家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經(jīng)歷重大修改與筆下人物相伴相隨,不斷探尋敘述語(yǔ)言與小說(shuō)結構,從湖湘地域的故事,到一個(gè)時(shí)代的中國故事,淬煉打磨創(chuàng )作《家山》的心路歷程。

  • 何頓:我就想好好寫(xiě)寫(xiě)湖南的葉問(wèn)和霍元甲

    武術(shù)大師的文學(xué)影視形象,廣東有李小龍、葉問(wèn),天津有霍元甲,我們湖南呢?我就想好好寫(xiě)一寫(xiě)我們湖南武術(shù)大師的故事。31年前,何頓即遇到了《國術(shù)》主人公何頓。當時(shí)何頓愛(ài)好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朋友里,有一個(gè)恰好是劉杞榮的徒弟。文章中,何頓這樣寫(xiě)道。何頓借劉杞榮妻子之口道出了他對國術(shù)的態(tài)度。在自己成為一般人很難打倒的狠角色后,何頓并沒(méi)有讓劉杞榮成為一個(gè)所向披靡的強者。

  • 王躍文:把心中的家山一塊塊掏出來(lái)

    《家山》的故事發(fā)生在一個(gè)叫沙灣的村子,原型是王躍文的家鄉懷化市溆浦縣的鄉村。就像你說(shuō)的愚公移山一樣,我把心中的“家山”一塊一塊掏出來(lái),壘成了一座擺在讀者面前的“家山”。

  • 湖南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秦羽墨:時(shí)間已至晚八點(diǎn)

    不管什么題材,什么方法論,它必須是當下的,存在的,介入現實(shí)與生命對話(huà)的,“我” 必須參與其中。他拒絕,并且反對一切從書(shū)里來(lái)到書(shū)里去、不痛不癢的書(shū)齋式寫(xiě)作(不如直接查資料)。在他看來(lái),那類(lèi)作品,無(wú)論好壞,都是一種知識的轉移,它不是發(fā)現,也不是創(chuàng )造,與文學(xué)無(wú)關(guān)。

  • 湯素蘭:一直努力讓自己寫(xiě)得更好一些

    我的當選,也是對湖南兒童文學(xué)這些年來(lái)取得的成績(jì)的認可,在某種意義上,是所有兒童文學(xué)作家們共同努力的結果。我感謝大家的支持和認可。人字的結構是相互支撐。獨行雖快,但眾行更遠。文學(xué)雖然分門(mén)別類(lèi),但文學(xué)始終是與人為善的事業(yè),我會(huì )以滿(mǎn)懷的熱情,為湖南的作家們服務(wù),認真當好服務(wù)員,為湖南作家們多出精品力作、為湖南作協(xié)多出人才營(yíng)造良好氛圍,創(chuàng )造更好的條件。

  • 王躍文:家山是中國人共同的文化記憶

    有家才有國,每一個(gè)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家山,那是我們共同的文化記憶,也是我們追求的文化理想。鄉村是最大意義上的中國,不但在于它所占國土面積巨大、人口數量眾多,而且是由深厚的文化根脈所決定的。

  • 王躍文:《家山》意在尋求中國道德的火種

    作品經(jīng)得住時(shí)間的考驗,必定是好的美的善的。人事常新,說(shuō)詞百變,但很多人間基本價(jià)值是恒定的。

  • 王躍文:從未丟失對人間熱切的愛(ài)

  • 水運憲:重回工業(yè)奮進(jìn)的火紅年代

    水運憲,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名譽(yù)主席,代表作《禍起蕭墻》獲第二屆全國優(yōu)秀中篇小說(shuō)獎;大型話(huà)劇《為了幸福,干杯!》獲全國優(yōu)秀劇本獎;電視連續劇《烏龍山剿匪記》獲金鷹電視大獎。先后公開(kāi)發(fā)表長(cháng)篇小說(shuō)15部、中篇小說(shuō)40余部、短篇小說(shuō)60余篇,另有《惟天在上》和《兩山情緣》等散文集問(wèn)世。

  • 王躍文:故鄉與鄉村是寫(xiě)不完的,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常以淚洗面

    暌違八年,著(zhù)名作家王躍文的新長(cháng)篇《家山》日前由人民文學(xué)出版社聯(lián)合湖南文藝出版社聯(lián)合推出。54萬(wàn)字的《家山》,描寫(xiě)南方鄉村沙灣在上世紀上半葉的社會(huì )結構、風(fēng)俗民情、耕織生活、時(shí)代變遷,它包含了王躍文的經(jīng)歷、思考和情感的人生積淀,凝聚了王躍文全部的生命體驗和感悟。本期不如一見(jiàn),搜狐文化專(zhuān)訪(fǎng)王躍文,跟隨《家山》,走進(jìn)這觸動(dòng)作者的一方湘地水土與如江如河、生生不息的鄉村世情。

  • 訪(fǎng)“90后”謝冕:永別憂(yōu)傷,為今天干杯

    2022年初的一場(chǎng)意外摔倒讓謝冕在病房躺了數天,并動(dòng)了換骨手術(shù)。由于三十幾歲起每日晨跑,風(fēng)雨無(wú)阻,謝冕在術(shù)后恢復很快,第二天就能下床,讓醫生和護士又驚又喜。術(shù)后康復期,他躺在病床上又開(kāi)始寫(xiě)作。因為不便用電腦,就拿筆在紙上寫(xiě),寫(xiě)完后拍照發(fā)給朋友,讓朋友幫忙轉錄成電子文檔?!稉Q骨記》《學(xué)步記》這兩篇文章,便是這樣誕生的。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宋慶蓮:童話(huà)是生命和情感的回歸

    兒童文學(xué)的原創(chuàng )力源自生活的地氣和底氣。地氣是真實(shí)的生活經(jīng)驗,底氣是生活經(jīng)驗在內心生活的一種力量。一個(gè)作家如果沒(méi)有深入生活,沒(méi)有生命體驗,沒(méi)有社會(huì )思考,只是憑空想象,閉門(mén)造車(chē),它的想象力必然不足。

  • 湖南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王子?。捍竺啦谎?,小美多話(huà)

    創(chuàng )意寫(xiě)作很尊重一種想法的表達,讓你在構建一個(gè)文學(xué)世界的同時(shí),對這個(gè)世界有更多的思考。比如,語(yǔ)言。有一個(gè)思考是:我們(創(chuàng )作者)在塑造語(yǔ)言,與此同時(shí),語(yǔ)言也塑造了我們。在小說(shuō)寫(xiě)作前,我寫(xiě)一些詩(shī)歌。說(shuō)是詩(shī)歌塑造了今日我的寫(xiě)作語(yǔ)言,不如說(shuō)詩(shī)歌這樣的存在在追求一種詩(shī)性的語(yǔ)言。這樣說(shuō)會(huì )有些嚇人。我們是語(yǔ)言的使用者,又怎么會(huì )被語(yǔ)言限制???但仔細想想,這樣的說(shuō)法是有道理的。

  • 王旭烽:一杯清茶里,時(shí)代風(fēng)起云涌

    作家王旭烽的最新長(cháng)篇小說(shuō)《望江南》,是其第四部茶人系列作品,以茶葉世家杭府的興衰變革來(lái)反映新中國成立前后的經(jīng)濟發(fā)展與社會(huì )更迭。一杯清茶,滿(mǎn)是人間滋味,更有時(shí)代的風(fēng)起云涌。 這部豐富厚重的作品中,“指向‘歷史’的國家敘事、指向‘文化’的家鄉記憶、指向‘精神’的茶人命運這三個(gè)維度‘三位一體’,無(wú)縫對接,巧妙地融合到一起”,書(shū)寫(xiě)出一個(gè)融個(gè)人史、家族史和民族史于一爐的中國故事。

  • 走走:文學(xué)在人群在的地方

    我理解融媒體的重點(diǎn)是融,就是能充分利用各種媒介載體,使得人力配置更加高效、宣傳鋪面更廣更深。對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而言,可能就是雙刃劍,一方面信息量更大了,可寫(xiě)的社會(huì )面素材更多了;另一方面又要時(shí)刻提醒自己不要落入“信息繭房”,或者因為生活比虛構來(lái)得更驚心動(dòng)魄,而喪失寫(xiě)作的欲望。

  • 梁曉聲 :用文學(xué)傳遞人間溫暖

    壬寅虎年春節前夕,58集電視劇《人世間》在央視綜合頻道黃金時(shí)段重磅開(kāi)播,隨著(zhù)電視劇主題曲響起,一列綠皮火車(chē)穿過(guò)皚皚白雪呼嘯而過(guò),這部“宛如一江浩蕩生活流”的劇作成為溫暖許多國人的年度記憶。 電視劇播出期間,“90后”“00后”成為收視主力,甚至帶動(dòng)全家一起追劇,觀(guān)眾在熒幕中的百態(tài)人生里觀(guān)照到長(cháng)輩、親友,乃至自己的影子。

  • 張雅文:感謝時(shí)代 感謝文學(xué)

    2010年,張雅文的報告文學(xué)《生命的吶喊》獲得第五屆魯迅文學(xué)獎。她沒(méi)有因此停下創(chuàng )作的腳步,10年來(lái),她以更加飽滿(mǎn)的創(chuàng )作激情,創(chuàng )作出《百年鐘聲——香港沉思錄》(2013)、《與魔鬼博弈——留給未來(lái)的思考》(2015)、《媽媽?zhuān)炖乙话选罚?018)、《為你而生:劉永坦傳》(2021)等多部具有一定影響的報告文學(xué)作品,而每一部作品的創(chuàng )作,都是一次攀登高峰般的艱難歷程。

  • 王晨蕾 張惠雯:縣城寫(xiě)作,追尋記憶中的“櫻桃園”

    我覺(jué)得在中國,縣城是個(gè)非常特殊的存在。它和純粹的城市、鄉村都不同,但又兼具兩者的特點(diǎn),既開(kāi)向城市,又通往小鎮和村莊。它基本上是個(gè)銜接地、融合點(diǎn),所謂城鄉接合地帶。在文化上,它也既有鄉村文化的保守閉塞又受到開(kāi)放的城市文化誘惑。這樣一種交會(huì )地,就會(huì )產(chǎn)生自己特有的文化,暫且叫“縣城文化”吧。

  • 劉慈欣:不談科幻時(shí)的劉慈欣,愛(ài)談什么?

    作為國內很受歡迎的科幻作家,劉慈欣單槍匹馬,把中國科幻提升到了世界水平,他成了無(wú)數人追捧的對象?!?月29日晚,瀟湘晨報記者、劉慈欣與科幻作家超俠(筆名)在湘西吉首燒烤店聚餐。這哪是想象的科幻作家7月29日傍晚,劉慈欣抵達湘西。粉絲們抱著(zhù)不同版本的《三體》,早早在酒店等待,希望得到劉慈欣的簽名和合影。劉慈欣所說(shuō)的責編,是《三體》的編審之一杜虹??苹米髌方o劉慈欣帶來(lái)的收入,有人預計達上億。

  • 湖南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李硯青:機車(chē)與青年

    富士康是李硯青文學(xué)起步的地方。他站在眾多旁觀(guān)者的一面,審視死亡帶來(lái)的意義。結果發(fā)現,現實(shí)和小說(shuō)本就互通。多年以后,當再次回想起那段日復一日、閉塞和近于麻木的生活時(shí),他仍心有余悸。他用自己的方式記錄著(zhù)曾經(jīng)的記憶,讓十萬(wàn)進(jìn)廠(chǎng)的青年工人在此刻交匯。

  • 湖南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青蓖:溫和的理想主義者

    青蓖適宜長(cháng)期自我封閉的生活,但在精神領(lǐng)域卻主張開(kāi)放性。在青蓖的作品中,沒(méi)有想要語(yǔ)不驚人死不休,而是娓娓道來(lái),通過(guò)用內容的尖銳來(lái)凸顯力量。這大概是一種閱讀經(jīng)驗,然后通過(guò)詩(shī)歌練習,還有性格使然,形成的審美趣味。她不喜歡張揚的事物,在處理語(yǔ)言和細節中會(huì )注意向內。

  • 羅長(cháng)江:把一曲鄉間葉笛奏成黃鐘大呂

    創(chuàng )新散文詩(shī)文體,是羅長(cháng)江的自覺(jué)追求?!洞蟮匚宀壳烽_(kāi)辟出散文詩(shī)的一條新路,也是他從初心出發(fā)收獲的碩果。

  • 湖南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海川:做好準備 隨時(shí)上場(chǎng)

    在海川看來(lái),自己僅僅是大街上很普通的一個(gè)人。而身為普通人,把眼下的生活過(guò)好就是極幸福的事情了。很多人會(huì )覺(jué)得普通、平淡一生好慘。但轉念一想這不就是人家該過(guò)的生活嗎?這何嘗又不是一種幸福:可以感知這個(gè)社會(huì )、看見(jiàn)自然,能有朋友。就海川而言,他可能有時(shí)候不太喜歡去宏大的敘事。

  • 張惠雯&宋明煒:在記憶宮殿中找到時(shí)間之心

    疫情以來(lái)學(xué)校改網(wǎng)課了,所以小孩兒天天在家待著(zhù),讀書(shū)變得比較困難,因為干擾的力量太大。不過(guò)這也許是一個(gè)借口。我讀的新書(shū)一直比較少。我現在想到的是扎加耶夫斯基的兩本詩(shī)集《永恒的敵人》《無(wú)形之手》,還有一本散文集《捍衛熱情》,我都非常喜歡。

  • 紀紅建:湖南作家逆行35天,只為記錄真實(shí)的武漢現場(chǎng)

    1月7日,紀紅建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大戰“疫”》品讀會(huì )在毛澤東文學(xué)院舉行。作家紀紅建在接受今日女報/鳳網(wǎng)記者采訪(fǎng)時(shí),回憶起兩年前的那一天:上午12點(diǎn)35分,G80次列車(chē)到達了武漢。一下車(chē),寂靜與冷清撲面而來(lái),街上車(chē)輛極少,要么是公務(wù)車(chē),要么是運送物資的車(chē)輛。一家名為“水神客舍”的賓館映入眼簾,紀紅建走了進(jìn)去,一年后,《大戰“疫”》面世。

  • 彭學(xué)明的湘西和湘西的彭學(xué)明

    故鄉,當人們第一次離開(kāi)她的時(shí)候,才會(huì )真正意義上的體會(huì )到這個(gè)詞語(yǔ)飽含的情感。文學(xué)像是給我們一個(gè)機會(huì ),一個(gè)含蓄又熱烈的表達的機會(huì )。作家們將文學(xué)萌芽于故土,乘以數倍的心力投入作品中,直到發(fā)枝結果。讀者們從他們的作品中汲取營(yíng)養,于是,那些關(guān)于湖泊江河流淌的印跡,大地山川褶皺的記憶,便悄然復活……

  • 王躍文:心下一喊,群山呼應

    以筆為帆,乘著(zhù)文字的扁舟駛進(jìn)中年。他依然住在一個(gè)木房子里,臥室的窗對著(zhù)山,客廳的窗對著(zhù)水,仿佛關(guān)于漫水村的一切還圍繞著(zhù)他,他可以在任何時(shí)候,安全地陷入童年。

  • 王蒙:我怎么能冷漠,我怎么能躺平

    十來(lái)歲時(shí),王蒙首次看了1938年敵偽時(shí)期上海拍就的電影《雷雨》。印象最深的是侍萍與周樸園重逢,侍萍提到三十年前的事,說(shuō):“那時(shí)候還沒(méi)有用洋火?!?/p>

  • 李修文:作家應成為寫(xiě)作的主人

    二十年前,李修文在很多讀者的印象中還是“暢銷(xiāo)書(shū)作家”,他在《收獲》刊發(fā)兩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滴淚痣》和《捆綁上天堂》均被改編成影視劇,一時(shí)間成為70后的代表作家。

  • 張戰:像捻一根羊毛繩,我用詩(shī)捻一條路

    以詩(shī)為路,完成她的“輕出逃”,探尋怎樣走出因愛(ài)而生的苦。她一直在尋路,并通過(guò)詩(shī)歌,完成個(gè)人獨特經(jīng)驗向世界的反射,開(kāi)辟一條通往他人內心的道路。

  • 【訪(fǎng)談】楊曉升:文學(xué)給了我充實(shí)幸福的人生 ▏《長(cháng)江叢刊》文學(xué)評論(作家觀(guān)點(diǎn))

    楊曉升,男,1961年生,廣東揭陽(yáng)市人,現居北京。曾任《北京文學(xué)》社長(cháng)兼執行主編。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報告文學(xué)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著(zhù)有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失獨,中國家庭之痛》等各類(lèi)作品近三百萬(wàn)字。出版中短篇小說(shuō)集《身不由己》《日出日落》《尋找葉麗雅》等。曾獲徐遲報告文學(xué)獎、新中國成立六十周年全國優(yōu)秀中短篇報告文學(xué)獎、浩然文學(xué)獎等獎項。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洛小陽(yáng):讀者喜歡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就是好作品

    因為一張火車(chē)票的票錢(qián)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結緣,再到之后的“暴肝”碼字、獲獎,洛小陽(yáng)已然在這條路上走了很久。第一屆長(cháng)沙市優(yōu)秀網(wǎng)絡(luò )文藝作品頒獎典禮上評委這樣評價(jià)他的作品:“《三尸語(yǔ)》書(shū)寫(xiě)了一座楚地村莊的百年災患秘史。文本構思精妙、草蛇灰線(xiàn)、伏脈千里,畫(huà)卷般呈現村莊內部嘈雜而沉重的生存格局。作者沿襲傳統志怪筆法,狀怪見(jiàn)人心之叵測、寫(xiě)鬼顯人性之幽微。作品立足個(gè)性化地理文化空間,是當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在地性書(shū)寫(xiě)的典范?!?/p>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康雪:好的詩(shī)歌總是能撫慰人心

    本次訪(fǎng)談對象是湖南詩(shī)人康雪,對談中,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她身上的純粹與清澈??笛┗仡欁约号c詩(shī)歌結緣、交流、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以詩(shī)作為引,將其劃分為“詩(shī)來(lái)找我”和“我來(lái)找詩(shī)”兩個(gè)創(chuàng )作階段。結合自身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分享對詩(shī)歌現狀的一些看法。詩(shī)評家草樹(shù)在“當代湖南詩(shī)人觀(guān)察”中評價(jià)道:康雪的詩(shī)是一種情感和理智的合成物。理性的聲音的介入使她的詩(shī)有了水晶般的質(zhì)感和光澤。最主要的是,這個(gè)理性的聲音是針對言說(shuō)之物發(fā)出,是來(lái)自于詩(shī)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 李穎:情感沉淀后的寫(xiě)作

    孟大鳴曾經(jīng)評價(jià)李穎的作品:“家族敘事,是有一定難度,也有一定的風(fēng)險。我以為,李穎的成功之處,就是她在家族敘事時(shí),筆下的父母兄妹,不僅僅是父母兄妹,而是父親這個(gè)人物,母親這個(gè)人物,還原了父母兄妹這些人物的社會(huì )屬性。她真誠地履行了文學(xué)作為揭秘真相的使命?!睂φ勚?,散文作家李穎以自己的文本和生活體驗為例,梳理出自己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和遇到的瓶頸問(wèn)題。我們可以從李穎的話(huà)語(yǔ)中看到她真誠的寫(xiě)作觀(guān)和真摯的情感,也看到家

  •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訪(fǎng)談| 韓生學(xué):在“情懷”里探尋報告文學(xué)的價(jià)值

    本次訪(fǎng)談對象是以創(chuàng )作計生題材成名的報告文學(xué)作家韓生學(xué)。對談中,韓生學(xué)以行走、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的親身經(jīng)歷為引,分享自己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和對一些時(shí)事熱點(diǎn)的理解與看法。如評論家龔旭東所言:在他身上,我們能夠看到“一位報告文學(xué)作家在全身心地投入到寫(xiě)作過(guò)程中,所產(chǎn)生的一種升華與超越?!?/p>

  • 葛水平:鄉村記憶的宏闊與深邃

    首先要感謝你慨然接受我的訪(fǎng)談。在一篇文章中,我曾經(jīng)做出過(guò)這樣一種判斷:“回首差不多已經(jīng)有一百年歷史的中國現當代文學(xué),就不難發(fā)現,實(shí)際上存在著(zhù)三種不同類(lèi)型的作家。一種是深受西方思想文化影響的,其思想具有突出的現代啟蒙色彩的作家,如魯迅、茅盾、巴金等,就都屬于這樣的一種類(lèi)型。一種是明顯地承繼了中國文化傳統影響的,在他們身上鮮明地存在著(zhù)中國傳統文人‘士大夫’趣味的作家,如郁達夫、孫犁、賈平凹等,皆屬于這

  • 何建明X丁曉原:何來(lái)今天的蔚為壯觀(guān)——關(guān)于報告文學(xué)的對話(huà)丨鳳凰書(shū)評

    我記得翻譯了基希報告文學(xué)名篇《秘密的中國》的周立波,在其《談?wù)剤蟾嫖膶W(xué)》一文中,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這樣的話(huà):“報告文學(xué)者的寫(xiě)字間是整個(gè)的社會(huì )”。這是一句很有闡釋空間的表述。文學(xué)有多種樣式,相應地也有種種的功能與價(jià)值。一代有一代的文學(xué),一種文體也有一種文體的規定性。報告文學(xué)這種特殊的“時(shí)代文體”,從某種意義上說(shuō),是一種獨特的社會(huì )寫(xiě)作方式。作為一種“時(shí)代報告”,它的基本價(jià)值體現為“記錄”和“報告”。

  • 鐵流:用雙腳丈量出細節

    著(zhù)名的戰地記者西蒙諾夫曾經(jīng)感慨:“(淮海戰役)是人類(lèi)戰爭史的一個(gè)偉大的奇跡,是真正的人民戰爭。 ”陳毅元帥也曾滿(mǎn)懷深情地說(shuō)過(guò):“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人民。他們用小米供養了革命,用小車(chē)把革命推過(guò)了長(cháng)江?!边@些充滿(mǎn)著(zhù)驚嘆、贊美的話(huà)語(yǔ)背后是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shí)期,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帶領(lǐng)和指揮下,創(chuàng )造的人類(lèi)戰爭史上的奇跡;同時(shí)也是543萬(wàn)的民工為解放軍織起的一條條強大的補給線(xiàn),在每一個(gè)指戰員的后面,

  • 報告文學(xué)之難:將真實(shí)事件轉化為文學(xué)敘述

    提起軍旅作家黃傳會(huì ),讀者們會(huì )想到他多年來(lái)創(chuàng )作的《托起明天的太陽(yáng)——希望工程紀實(shí)》《中國山村教師》《中國貧困警示錄》《發(fā)現青年》《中國海軍三部曲》《為了那渴望的目光——希望工程20年紀實(shí)》《中國婚姻調查》《我的課桌在哪里——農民工子女教育調查》《軍徽與五環(huán)輝映》《中國新生代農民工》《潛航》《國家的兒子》《中國海軍:1949—1955》《大國行動(dòng)——中國海軍也門(mén)撤僑》等一大批優(yōu)秀的報告文學(xué)作品。近期,

  • 韓東:光線(xiàn)一般刺入所寫(xiě)的世界

    在導演了一部電影、一部戲劇之后,韓東重返寫(xiě)作主戰場(chǎng)。他的最新詩(shī)集《奇跡》近日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收錄其近年創(chuàng )作的125首詩(shī)歌新作。這些作品直接、具體地觸及生活情狀,其中不乏詩(shī)人寫(xiě)給毛焰、楊黎、錢(qián)小華等朋友的詩(shī)歌,以清晰、樸素、簡(jiǎn)潔的語(yǔ)言敘寫(xiě)瑣屑平庸的“日常性”。

  • 因為天真,所以不老——專(zhuān)訪(fǎng)百歲詩(shī)人圣野

    “六一”兒童節前夕,記者拜訪(fǎng)了百歲“詩(shī)娃娃”——詩(shī)人圣野。盡管如今以居家為主、外出不多,但在詩(shī)的國度里,圣野一直是逍遙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有一個(gè)“詩(shī)化家鄉、詩(shī)化中國”的夢(mèng)想。蘇州河畔,光復西路,一間朝南的臥室兼書(shū)房,透亮的窗臺邊,那張壓著(zhù)透明玻璃板的柚木書(shū)桌,就是屬于圣野的詩(shī)的“園地”。不久前,圣野度過(guò)了自己的虛歲百歲生日,距離他“做一百歲到一百十五歲的詩(shī)娃娃”的目標,又近了一步。

  • 楚風(fēng)、女真:生活不在別處

    四十年前,1981年,對我們倆都很重要。那年我們參加高考,被北京大學(xué)中文系中國文學(xué)專(zhuān)業(yè)錄取。我離開(kāi)廣西的桂林,你離開(kāi)遼寧的鞍山,來(lái)到同一間女生宿舍,31樓213。這數字對嗎?我們居然一住就是四年,沒(méi)有挪窩。六個(gè)同屋也沒(méi)有換過(guò)人。我還記得我去北京那一天,是八月十五,中秋節。我家住在桂林靖江王城后門(mén)的貢后巷,我和我爸穿過(guò)王城步行去火車(chē)站。我爸用自行車(chē)推著(zhù)我的行李。月色很好,空氣清涼,庭院中花木茂盛,地

  • 王火:被光照亮,自己也要成為火炬

    2014年,作家王火開(kāi)始著(zhù)手整理自己的手稿、信札、字畫(huà)、著(zhù)作等4000多件珍貴文獻資料,決定捐贈給中國現代文學(xué)館。在他所剩不多的物品里,有一塊銘牌他十分看重:那是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時(shí),由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頒發(fā)給參加過(guò)抗日戰爭的老作家的,上面鐫刻有8個(gè)大字:“以筆為槍?zhuān)渡砜箲稹?。王火在《戰爭和人》第一部《月落烏啼霜滿(mǎn)天》卷首寫(xiě)下過(guò)這樣一句話(huà):“有時(shí)候,一個(gè)人或一家人的一

  • 何建明:一部不一樣的“文學(xué)黨史”

    我寫(xiě)《革命者》和馬上就要出版的《雨花臺》,除了時(shí)代需要,更多的是在參觀(guān)這些烈士紀念地時(shí),被我們的革命先烈精神與事跡真正感動(dòng)了。我認為,文學(xué)不去關(guān)注和重視一個(gè)國家、一個(gè)民族最主流的、最閃耀民族精神光芒的東西,是對文學(xué)和人性的失誤。作為一個(gè)報告文學(xué)家,40多年來(lái)我寫(xiě)過(guò)好幾部與黨史有關(guān)的作品,這次我想推出一部不一樣的“文學(xué)黨史”書(shū),用閃耀著(zhù)共產(chǎn)黨人黨性和人性光芒的敘事來(lái)講述那段崢嶸歲月。

  • 盛可以:我只能寫(xiě)觸動(dòng)內心的事

    不久前,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推出“70后”女作家盛可以的新作《女傭手記》。小說(shuō)用湖南益陽(yáng)方言書(shū)寫(xiě)進(jìn)城保姆的生存狀態(tài),她們以微薄的工資養家糊口,對生活充滿(mǎn)美好愿景,活得自在酣暢。盛可以不只寫(xiě)她們的生活之難,更為她們的尊嚴與價(jià)值辯護。

  • 陳彥:以生活之筆,點(diǎn)亮勞動(dòng)者的光榮與夢(mèng)想

    去年底,由陜西籍作家陳彥小說(shuō)改編的同名電視劇《裝臺》,在央視一套贏(yíng)得收視和口碑雙贏(yíng),自己替別人裝臺,別人給自己裝臺,人們相互搭臺,共同成就舞臺……一時(shí)間, “我們都是裝臺人”成了共同的心聲。

  • 梁曉聲:只想做一個(gè)時(shí)代的記錄者

    他是梁曉聲。四十年前,他已然獲得了累累的榮譽(yù),也樹(shù)立起自己的文學(xué)風(fēng)格。但四十年來(lái)他始終沒(méi)有中斷過(guò)觀(guān)察和創(chuàng )作,他是當代中國作家中當之無(wú)愧的“常青樹(shù)”、多面手。但接受本報獨家專(zhuān)訪(fǎng)時(shí),他卻說(shuō):“我只想做一個(gè)時(shí)代的書(shū)記員,用自己的筆,寫(xiě)形形色色的人,給更多的人看?!?/p>

  • 趙宏興:我有信心為美好歲月留下美好的畫(huà)卷

    趙宏興的老家在肥東,少年時(shí)他對合肥充滿(mǎn)了想象,所以特別想掙脫,想離開(kāi)。他的比喻是,如果家鄉是一個(gè)風(fēng)箏,他一定要把那條線(xiàn)剪斷,讓它不再在他的天空飛翔;如果家鄉是一艘輪船,他一定要把它鑿一個(gè)洞,讓它沉沒(méi),不再在他的生活海洋上漂浮。終于,他進(jìn)城了,把家鄉變成了故鄉,變成了他懷舊和減壓的地方,變成了他精神上追求的大地。但是,他的寫(xiě)作,從來(lái)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都是以那片土地為背景的。

  •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來(lái)吧,讓我編織你們……”

    何向陽(yáng):王蒙老師,您好!首先,祝賀您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獲得“人民藝術(shù)家”這一國家榮譽(yù)稱(chēng)號,2019年9月29日從央視直播中看到習近平主席為您親自頒發(fā)國家榮譽(yù)獎?wù)聲r(shí),我想這份榮譽(yù)固然是對您個(gè)人成就的肯定表彰,同時(shí)也是對您所代表的共和國培養的第一代作家的獎掖,以及對共和國成立之后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幾代作家的激勵。作為一個(gè)與時(shí)代同行、與祖國共命運的作家,從20世紀30年代開(kāi)始到21世紀20年代的今天,您經(jīng)

  • 一個(gè)傳奇的人——緬懷翟泰豐先生

    “他個(gè)性堅定、鐵腕、無(wú)私,理性、粗獷,但他時(shí)常是文藝的,幽默好玩的,看重友情的,宅心仁厚的?!苍S所有的糅合在一起,構成他豐富的人生境界,獨特的人格魅力?!?/p>

  • 陳詩(shī)哥:誰(shuí)是白日夢(mèng)想家,何處是童話(huà)的出發(fā)與抵達?

    哲學(xué)家席勒在《審美教育書(shū)簡(jiǎn)》中曾說(shuō):“只有當人是完全意義上的人,他才游戲;只有當人游戲時(shí),他才完全是人?!碑斘鞣綄W(xué)術(shù)界對傳統文化中的游戲精神一再深究研判并與當下現實(shí)聯(lián)系時(shí),在中國,也有這樣一位兒童文學(xué)作家,試圖讓“童話(huà)”展現它作為一種本源性的精神的形象,繼而對世界重新解釋和重新命名。這位“清醒時(shí)做夢(mèng)的夢(mèng)想家”就是陳詩(shī)哥,近期他推出了“史上最長(cháng)童話(huà)書(shū)名”的新作《一個(gè)迷路時(shí)才遇見(jiàn)的國家和一群清醒時(shí)做夢(mèng)

  • 蔣子龍、麥家談“改革開(kāi)放與文學(xué)”

    11月26日,“2020花地文學(xué)榜”年度盛典在深圳市福田區五洲賓館舉行。麥家獲得“年度作家”稱(chēng)號,鄧一光、葉兆言、于堅、李修文、孫紹振、蔡東等六人分獲年度長(cháng)篇小說(shuō)、年度短篇小說(shuō)、年度詩(shī)歌、年度散文、年度文學(xué)評論、年度新銳文學(xué)六大文學(xué)門(mén)類(lèi)年度作家(作品)稱(chēng)號。

  • 孔見(jiàn)vs郭文斌:保護黃河的人類(lèi)學(xué)意義

    主席好,我受寧夏電視臺臺長(cháng)馬宇楨先生和《黃河文學(xué)》雜志委托,主持這檔“黃河文化十人談”,開(kāi)欄急,時(shí)間緊,特別感謝您支持我的工作,接受我的采訪(fǎng)??催^(guò)您的大著(zhù)《赤貧的精神》《我們的不幸誰(shuí)來(lái)承擔》,還有詩(shī)集《水的滋味》、評論集《韓少功評傳》、小說(shuō)集《河豚》,等等,特別欣賞您對幾大文明的比較學(xué)研究;同時(shí)發(fā)現,您對水文化和文明的關(guān)系,有著(zhù)獨到的見(jiàn)解。說(shuō)起來(lái)也有意思,您在“天涯海角”,面朝大海;我在“塞上江南

  • 社團組織的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建設之路——訪(fǎng)中國詩(shī)歌學(xué)會(huì )

    日前,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接到全國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辦公室書(shū)面通知,中國詩(shī)歌學(xué)會(huì )申報的《百年中國兒童詩(shī)歌的演進(jìn)與發(fā)展研究》被立項,這是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的16家社團唯一獲得國家社科基金資助的主題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的課題,填補了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有史以來(lái)在社科社團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中的空白。

  • 劉慶邦:請不要叫我“短篇小說(shuō)之王”

    作家劉慶邦的名字總是和兩個(gè)關(guān)鍵詞聯(lián)系在一起,一是“煤礦”,二是“短篇”。前者是因為他在煤礦工作多年,真真切切下過(guò)井挖過(guò)礦,著(zhù)有多部煤礦題材的小說(shuō),僅長(cháng)篇——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女工繪》,就是第四部。據說(shuō)有句順口溜,“在陜北提路遙有人管你飯吃,到煤礦提劉慶邦有人管你酒喝”。

  • 丁東亞vs謝倫:故鄉是生命的底色,寫(xiě)作是為內心獲得安寧

    東亞好!其實(shí)“故鄉”是一個(gè)溫暖的話(huà)題,對我而言,也是一個(gè)說(shuō)不盡的話(huà)題,因為那里曾有著(zhù)我最純真、最美好的童年。我老家在襄陽(yáng)棗南,屬鄂西北地區。棗南的地貌很特殊,一半是綿延的丘陵,一半是黃土高岡;丘陵與高岡交接處是一條發(fā)源于隨州大洪山深處的倒淌河——滾河。我出生的那個(gè)村莊,就坐落在滾河北岸。

  • 阿來(lái):一場(chǎng)對消逝和重建的慰藉

    《云中記》的最后,阿來(lái)寫(xiě)下這兩行字:“201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十周年紀念日動(dòng)筆。2018年國慶假期完稿?!币槐颈灰暈椤鞍不昵钡臅?shū),就像一塊靜靜佇立的紀念碑。阿來(lái)曾剖白這段“失語(yǔ)”的時(shí)光,“我自己產(chǎn)生一種警惕,覺(jué)得在汶川地震的重大現實(shí)面前,文學(xué)應該寫(xiě)出更有價(jià)值、更值得探索和挖掘的東西。但究竟是什么,當時(shí)我沒(méi)有想得很清楚,但有一天我肯定會(huì )動(dòng)筆?!?/p>

  • 關(guān)于生命教育,童書(shū)作家有話(huà)要說(shuō)

    近日,一位四川女大學(xué)生進(jìn)入可可西里無(wú)人區失蹤的消息引發(fā)社會(huì )廣泛關(guān)注,一個(gè)花季生命的消逝,讓人痛心,同時(shí)也令人反思,正是因為生命教育的缺失,導致青少年心理防線(xiàn)和安全意識日趨薄弱,缺乏對大自然基本的敬畏之心,也讓類(lèi)似悲劇不斷上演。

  • 作家八人談:文學(xué),我們看見(jiàn)

    在本次專(zhuān)題中,我們特邀8位作家,他們中有詩(shī)人、小說(shuō)家、報告文學(xué)作家、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家等,每人以三個(gè)關(guān)鍵詞為標題,講述自己在新世紀20年中的觀(guān)察與體悟。既有對文學(xué)現象、思潮以及趨勢的判斷,也不乏個(gè)人創(chuàng )作的經(jīng)驗分享。從這些簡(jiǎn)短卻又極具力量的詞語(yǔ)中,我們能感受到作家敏銳而真實(shí)的思考,也能夠看到,在人類(lèi)文明的每段歷史時(shí)期,文學(xué)都在竭力捕捉著(zhù)新的時(shí)代精神。

  • 唐櫻:童年的時(shí)光里,有一個(gè)屬于自己的節日,那是絕美的

    近日,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了唐櫻新作《南瓜節》。這是一部長(cháng)篇兒童文學(xué)小說(shuō),已被納入“十三五”國家重點(diǎn)圖書(shū)出版規劃項目。小說(shuō)講述了去巖鷹寨調查鄉村民俗文化的大學(xué)生湘木偶然得知一個(gè)節日——南瓜節。南瓜節從農歷七月十五的中元節到八月十五的中秋節,長(cháng)達一個(gè)月,孩子們將自行選出南瓜節隊長(cháng),組成南瓜隊和油茶隊,一系列有趣的活動(dòng)都沒(méi)有大人參與,全都由孩子們做主,而在南瓜節中孩子之間產(chǎn)生的任何矛盾和面臨的問(wèn)題困

  • 甫躍輝:我更愿意關(guān)注個(gè)體如何面對這個(gè)世界

    也許你曾是少年,你有過(guò)夢(mèng)想,夢(mèng)醒時(shí)分,有人投降,有人假寐,有人把靈魂交給魔鬼,而你當去往何方?甫躍輝最新出版的小說(shuō)集《萬(wàn)重山》分為四輯,收入了近年來(lái)創(chuàng )作的17篇中短篇小說(shuō)。其中,“現實(shí)種種”以從鄉村來(lái)到大都市的青年學(xué)生、知識分子為主角,圍繞他們的愛(ài)與死、恐懼和孤獨,記錄其內心的成長(cháng)與掙扎;“父輩們”講述上代人的苦難;“孩子們”描寫(xiě)當下的舊日鄉村以及“外省青年”返鄉后見(jiàn)證的今昔變遷,有幾分魯迅《故鄉

  • 熊召政:寫(xiě)作是我抗疫的最好方式

    熊召政,湖北省英山縣人,系中國當代著(zhù)名作家、詩(shī)人、學(xué)者。已出版長(cháng)篇歷史小說(shuō)、中短篇小說(shuō)、散文、歷史札記、詩(shī)集四十余部。其中政治 抒情 詩(shī) 獲1979-1980年全國首屆中青年優(yōu)秀新詩(shī)獎;四卷本長(cháng)篇歷史小說(shuō)《張居正》2002年問(wèn)世后,被譽(yù)為中國新時(shí)期長(cháng)篇小說(shuō)的里程碑?,F系第十三屆全國政協(xié)委員、中華文化促進(jìn)會(huì )常務(wù)副主席、湖北省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文史研究所所長(cháng)。

  • 哈金:文學(xué)不是神童的事業(yè)

    近日,著(zhù)名美籍華人作家哈金推出了新著(zhù)《通天之路:李白傳》,以英文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教授聞名于當下文學(xué)界的他,這次為什么選了這個(gè)傳統的題材?穿越在虛構與非虛構之間,會(huì )有怎樣的特殊體驗?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更依賴(lài)于天賦還是后天的學(xué)習?家在波士頓的哈金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獨家訪(fǎng)談——

  • 六百年里找答案:故宮是什么

    故宮是什么?這個(gè)問(wèn)題很難回答,但祝勇仍想嘗試答一下。祝勇有很多身份,紀錄片導演、作家、學(xué)者、藝術(shù)家,但因為《故宮的隱秘角落》《故宮的古物之美》《在故宮尋找蘇東坡》……這些他寫(xiě)的關(guān)于故宮的書(shū),讓他不想在紫禁城建成六百周年的大日子里沉默。

  • 周大新談?wù)磉厱?shū)

    我的枕邊書(shū)有兩種,一種是需要在精力好、不想睡的時(shí)候讀的書(shū),通常是需要質(zhì)疑、思考和與作者暗中對話(huà)類(lèi)的書(shū)。比如美國威爾·杜蘭著(zhù)的《世界文明史》,英國彼得·沃森著(zhù)的《思想史》,《影響世界的著(zhù)名文獻·自然科學(xué)卷》,法國米歇爾·沃維爾著(zhù)的《死亡文化史》,德國弗里德里?!ず诟駹栔?zhù)的《美學(xué)》等等。另一種是在精力不好可又不愿睡下時(shí),用來(lái)進(jìn)行精神放松和享受的書(shū),通常是喜歡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或者散文集和詩(shī)集。

  • 弋舟:以孤獨之名,走近空巢老人

    “70后”小說(shuō)家弋舟從2000年開(kāi)始不斷發(fā)表小說(shuō)作品,長(cháng)中短篇均受業(yè)內肯定。但在他自己看來(lái),擁有最多讀者的,其實(shí)是一份不到15萬(wàn)字的非虛構作品。這份作品,有關(guān)我國的空巢老人。

  • 陳新華:我竟因漫長(cháng)而完成了《林徽因和她的時(shí)代》

    作家簡(jiǎn)介:陳新華,歷史學(xué)博士,2003年畢業(yè)于南開(kāi)大學(xué)歷史系。研究興趣在晚清以來(lái)的社會(huì )與文化?,F為深圳行政學(xué)院副教授。著(zhù)有《百年家族——林徽因》《留學(xué)舊蹤》《留美生與中國社會(huì )學(xué)》《中國留學(xué)教育通史 晚清卷》《風(fēng)雨琳瑯:林徽因和她的時(shí)代》等。

  • 紀紅建:抗擊疫情第一線(xiàn),我們應該在場(chǎng)

    新冠肺炎疫情發(fā)生以來(lái),湖南報告文學(xué)作家紀紅建的創(chuàng )作就一直沒(méi)有停止。從2月26日來(lái)到武漢開(kāi)始,他已連續在此采訪(fǎng)了一個(gè)多月時(shí)間?!坝肋h在路上,對于一個(gè)作家特別是報告文學(xué)作家來(lái)說(shuō),這是非常正常的。報告文學(xué)作家是時(shí)代的記錄者,抗擊疫情第一線(xiàn),我們應該在場(chǎng)?!奔o紅建說(shuō)。

  • “新女性寫(xiě)作專(zhuān)輯”:15位女作家談性別與寫(xiě)作

    我們曾在新文學(xué)百年歷史里多次遭遇“她們”和“她們”的寫(xiě)作,也曾在日常生活處境里感同身受“她們”筆下的細節,“女性”作為個(gè)體、群體、他者、自我,一直是不同歷史時(shí)空里社會(huì )總體意識的“性別”鏡像。2020年第2期,《十月》雜志邀請批評家張莉主持“新女性寫(xiě)作專(zhuān)輯”,包括張莉、賀桂梅兩位學(xué)者對當代“女性寫(xiě)作”的理論與創(chuàng )作梳理,翟永明、林白、葉彌、喬葉、金仁順、孫頻、文珍、蔡東、張天翼、淡豹、周瓚、戴濰娜、玉

  • 賈樟柯:用電影讓世人看到中國人仍然站立著(zhù)

    賈樟柯第一次來(lái)到柏林是1998年。那年,他帶著(zhù)處女作《小武》在柏林電影節論壇單元首映,一舉成名。

  • 潘剛強:一個(gè)喜歡與大自然對話(huà)的人——訪(fǎng)湖南省岳陽(yáng)市生態(tài)散文作家潘剛強

    潘剛強,男,1957年7月出生,湖南省平江縣人。當過(guò)知青、工人、教師,1981年起從事黨政機關(guān)工作。1992年開(kāi)始散文創(chuàng )作,現為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湖南省岳陽(yáng)市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

  • 寫(xiě)過(guò)《重癥監護室》的湖北孝感作家周芳:“我們不會(huì )投降”

    “今天,第一次和我的學(xué)生們上網(wǎng)課。網(wǎng)上點(diǎn)名。我說(shuō),周芳在。學(xué)生們一個(gè)接一個(gè)說(shuō)——在。忽然,淚水就落了一臉。我們不會(huì )投降?!?6歲的湖北作家周芳,本職工作是醫院附屬護士學(xué)校語(yǔ)文老師。去年,她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了兩部非虛構作品《重癥監護室》《在精神病院》,曾來(lái)上海與讀者交流。

  • 陳彥:舞臺小世界人生大舞臺

    陳彥,作家、劇作家,曾創(chuàng )作戲劇作品數十部,三次獲“曹禺戲劇文學(xué)獎”“文華編劇獎”,作品三度入選國家舞臺藝術(shù)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五次獲“五個(gè)一工程”獎。著(zhù)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西京故事》《裝臺》《主角》。

  • 懸疑作家蔡駿的“寫(xiě)作課”

    在國內懸疑小說(shuō)界,蔡駿是繞不過(guò)去的名字,有“懸疑小說(shuō)第一人”的名號和奠基性地位。蔡駿是位勤奮高產(chǎn)的作家,自2000年在文學(xué)網(wǎng)站上發(fā)表了第一篇小說(shuō)至今,一直筆耕不輟,已出版小說(shuō)三十余部,累計發(fā)行量1400萬(wàn)冊,是中國懸疑小說(shuō)暢銷(xiāo)紀錄保持者,多次登上福布斯作家富豪榜。最近,他總結自己二十年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出版了一部《蔡駿24堂寫(xiě)作課》(以下簡(jiǎn)稱(chēng)《寫(xiě)作課》),在書(shū)中分享了講故事的秘密。近日,蔡駿接受了記者采訪(fǎng)

  • 施議對:詞學(xué)研究與文化傳承

    澳門(mén)大學(xué)中文系教授施議對是當代著(zhù)名詞學(xué)研究學(xué)者,長(cháng)期致力中國古典詩(shī)學(xué)的教學(xué)與研究工作,學(xué)有專(zhuān)攻,述作宏富。所倡“詞體結構論”“中國詞學(xué)學(xué)”等議題,頗獲注視;在海內外推進(jìn)中華文化及中華詞學(xué)的傳播與普及,筆耕不輟、弦歌未歇,亦甚得贊賞。在澳門(mén)回歸祖國20周年之際,人民政協(xié)報學(xué)術(shù)周刊特別邀請施議對教授來(lái)談?wù)勚袊敶~學(xué)研究、澳門(mén)中華文化傳播及與內地學(xué)術(shù)交流等話(huà)題。

  • 楊克:“永遠在路上”的詩(shī)人

    楊克,《作品》雜志社社長(cháng),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席團委員,中國作協(xié)詩(shī)歌委員會(huì )副主任,中國詩(shī)歌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北京大學(xué)詩(shī)歌研究院研究員,廣東外語(yǔ)外貿大學(xué)創(chuàng )意寫(xiě)作中心云山講座教授,出版有《楊克的詩(shī)》《有關(guān)與無(wú)關(guān)》《我說(shuō)出了風(fēng)的形狀》等11部中文詩(shī)集、4部散文隨筆集和1本文集,并出版有6種外語(yǔ)詩(shī)集。

  • 夏伯嘉:在世界的歷史中思考中國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xué)的夏伯嘉教授長(cháng)年研究歐洲中近古史,中西文化交流史,是為數不多的海外研究西方歷史的中國學(xué)人。夏教授精通八國語(yǔ)言,近年來(lái)研究興趣轉向中西文化交流史并深有造詣,在世界史的視野中對重新認識中國歷史文化提出了新的見(jiàn)解。近日,《文匯學(xué)人》特約上海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文學(xué)研究所狄霞晨老師對夏伯嘉教授進(jìn)行了采訪(fǎng)。

  • 陳彥:作家要長(cháng)期深耕自己的土地

    陳彥,1963年生于陜西鎮安。一級編劇。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曾創(chuàng )作《遲開(kāi)的玫瑰》《大樹(shù)西遷》《西京故事》等戲劇作品數十部,三次獲“中國曹禺戲劇文學(xué)獎”“文華編劇獎”,作品三度入選國家舞臺藝術(shù)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著(zhù)有長(cháng)篇小說(shuō)《西京故事》《裝臺》《主角》(獲第十屆茅盾文學(xué)獎)?,F任中國戲劇家協(xié)會(huì )分黨組書(shū)記,駐會(huì )副主席。

  • 郭啟宏:一生干好一件事就值

    前不久上演的北京人藝年度大戲《杜甫》,因為呈現了一個(gè)不一樣的杜甫而引發(fā)關(guān)注。對該劇編劇郭啟宏而言,這也是他創(chuàng )作生涯中重要的一環(huán),從《李白》到《杜甫》,從“詩(shī)仙”到“詩(shī)圣”,他的詩(shī)之江湖完成了最重要的描摹。翻閱幾十年來(lái)的《北京日報》,我們曾用一篇篇新聞報道和評論,記錄著(zhù)這位潮州籍北京編劇的成長(cháng)之路,從京劇《司馬遷》到評劇《成兆才》、昆曲《南唐遺事》,再到話(huà)劇《李白》《知己》《杜甫》,沒(méi)有一部作品不曾

  • 黃孝陽(yáng):當長(cháng)夜襲來(lái),我還是寫(xiě)小說(shuō)的人

    黃孝陽(yáng)之特立獨行處,見(jiàn)其作品中,是他對現實(shí)的特別關(guān)注;同時(shí),他又不為所謂現實(shí)束縛住小說(shuō)家的創(chuàng )作靈魂,成為僅僅去描摹現實(shí)的寫(xiě)作者,而是“走在一條追求純粹真實(shí)的道路上”。他相信,現實(shí)就是政治、經(jīng)濟、科技、文化四座島嶼構建的一個(gè)整體,互為投影與隱喻。關(guān)注現實(shí),無(wú)法逃避現實(shí)的整體性,因此從2007年的寫(xiě)作中,他就試圖引入量子力學(xué)里的一些概念,“把它們統一于能夠自洽的坐標體系里。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員李淼譽(yù)之為

  • 對談:如何講好中國故事

    寫(xiě)作很簡(jiǎn)單,就是講故事,講故事是世界性的,就像體育運動(dòng),籃球足球,是世界性的,故事也是,是全人類(lèi)的東西。今天的話(huà)題是“講中國故事”,這讓我想起中國足球,可能是我們寫(xiě)作者不太爭氣,沒(méi)有把中國故事講好,就像我們說(shuō)要把中國足球踢好,有個(gè)隱藏意思在里面,就是我們中國足球不太好。

湖南省作家協(xié)會(huì )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